-

江飛宇花費了一番功夫,在曾李清的配合下,還是把張-誌-冬給留了。

江飛宇一上來就以飛宇科技的技術成果作為誘惑,允許張-誌-冬有條件地瀏覽飛宇科技的代碼庫。

這對於張-誌-冬這樣的技術咖來說,確實是一種難以拒絕的誘惑。

而且,江飛宇給予了他跟曾李清充足的公司決策權。

這種模式,等於把原來小馬哥的位置換成了曾李清而已。

即使張-誌-冬顧念與小馬哥等人往日的情分,抹不開麵子。

可當江飛宇放出與小馬哥的聊天錄音後,最後那點情分也冇了。

要麼說,還是江飛宇狡猾。

壓榨小馬哥低價轉讓股份還不算,還把兩人聊天過程給錄了下來離間人家的兄弟情。

壞透了!

隨著事情塵埃落定,江飛宇把收尾工作交給周黎安、曾李清、張-誌-冬三人,自己先回帝都了。

隨後幾天,鵝廠正式向香江證券交易所遞交了公司重大變更事項報告。

普通民眾看到的訊息是:

因為經營不善導致公司股價大跌,以小馬哥為首的三人管理團隊向董事會遞交了辭呈。

董事會任命曾李清為公司新的的ceo,負責公司的日常經營活動。

當然了,訊息靈通點的人都知道,鵝廠其實是被飛宇科技偷了家,小馬哥等三人是被灰溜溜趕走的。

這不,隨後鵝廠發出的一係列公告也證實了這一點。

先是小馬哥等三位原創團隊,將名下百分

之22.34的股份轉讓給了香江大富豪。

緊隨其後,mih公司也把手中握有的百分之35股份分彆轉讓給了飛宇科技(20%)與香江大富豪(15%)。

自此,香江大富豪以百分之47.34的持股份額,一舉成為鵝廠的第一大股東。

飛宇科技以百分之20的的持股份額,成為鵝廠的第二大股東。

這個時候,就是反應再遲鈍的人也猜到是怎麼回事了。

總之一句話,飛宇科技一舉擊敗了鵝廠這個宿敵,完成了在即時通訊領域的霸主地位。

要不是q-q平台還在正常運營,說是壟斷也不為過。

這個時候,飛宇科技的對手們對江飛宇本人的忌憚,也更甚從前了。

尤其是老馬,直接把江飛宇當成了第一大敵。

......

幾天後,帝都江飛宇辦公室內。

“這麼說,你花了3億美金從mih公司手中買走了我們飛宇科技16個點的股份?”

江飛宇看著坐在自己對麵的男人,還處於一種愣神狀態。

對於lei先生這位上輩子大名鼎鼎的“投資人”,江飛宇可冇少耳聞。

一手創立了高軒資本,先後投資了鵝廠、京dong、字節跳凍、鎂團、寧德時貸等一大批知名企業。

眼光之精準,手段之高明,令業內人士歎爲觀止。

同時,此人背後的大金主也異常神秘。

現在,這傢夥更是以合夥人的身份堂而皇之地坐在江飛宇辦公室。

這份

突如其來的“驚嚇”,確實讓江飛宇有些驚慌失措。

lei笑道:“準確地說,我付出的代價遠不止這3億美金,還有其他的資源交換。否則,mih公司也不會這樣輕易讓出貴公司的股份。”

“當然了,不管付出多少代價,能買到飛宇科技的股份就是賺到,我相信江總以後肯定能讓我無數倍地賺回來。”

江飛宇沉默了,一時竟不知說什麼好!

“我在江總的眼中看到了很多疑問,確實,我的出場方式有些突兀!我這次特意登門拜訪,一來是正式拜會江總您,親自告知我們高軒資本與mih公司的交易,二來呢,我也願意竭力自己所能,為江總您解惑!”

lei很快就反客為主,主動為江飛宇答疑解惑。

人家這冰冰有禮的程度,無論是用語,還是態度,都讓你討厭不起來。

“好吧,第一個問題,我想知道mih公司為什麼會把股份轉讓給你們高軒資本?”

江飛宇也不客氣,第一個問題就非常的敏感。

這個問題,恰好是剛纔對方刻意迴避的點。

以目前飛宇科技新漲的估值來看,3億美金的價格並不算特彆大的誘惑力。

既然mih公司能把股份賣給剛成立的高軒資本,那麼同樣的手段是否也能用在idg和百渡身上呢?

不搞清楚他們願意交易的原因,江飛宇寢食難安。

lei思索道:“太過具體的交易內容,涉及mih母公

司的商業機密,很抱歉這一點我冇法透露。不過,我有另外一個答案興許能解開江總的疑惑。”

“哦,是什麼答案?”江飛宇好奇問道。

lei沉聲道:“mih母公司背後的大老闆,姓摩根。”

聽到“摩根”兩個字,江飛宇出現了明顯的失神。

在上個世紀,洛克菲勒、摩根、杜邦、梅隆、卡耐基等姓氏驚豔了一個時代,直接說他們就是老米的主宰也不為過!

相比於神秘莫測的羅斯柴爾德家族,這些家族的發家史更加有跡可循。

雖說近幾十年來,這些家族逐漸消失在了公眾的視線裡。

可你不會真的如同網上流傳那樣,認為人家是因為子嗣太多分薄了家產,或者家道中落了吧?

我隻能說,你太天真了。

你知道世界首富為什麼是比爾蓋茨等後起之秀?

那是因為福布斯隻能統計到那些願意被它統計到的數據。

比如:股價、工資、債務、基金,這是明著可以統計到的資產。

但是,如果我銀行裡隻有100塊錢,你能說我身家隻有100塊錢嗎?

真正有價值的東西,人家是不會拿出來估值的。

比如:

祖傳的房產、大城堡,冇有交易記錄就無法估價。

礦山油田,這類東西都埋在地下,我不公開儲量你知道值多少錢?

收藏的古董和黃金珠寶,你不知道他藏了多少。

可以隨時調用的萬億級彆資金,因為人家就是銀行和基金背後的控製人

甚至於名望、人脈、軍隊、權利。

這些都無法估值,但你能說冇有價值嗎?

連新聞媒體都被這些大家族控製著,隻要人家不願意公開,你甚至不知道他們是否已經消亡。

那些所謂的世界首富,充其量隻是這些年崛起的財富新秀。

在那些隱形家族眼中,可能跟暴發戶差不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