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今整體的戰略發生改變,風天行眼下的決策自然也要做出調整,第一個便是說服克家加入,而後是蔓延到其他的家族當中,籠絡這一股已經被伽羅放棄的勢力。

想要搶下這一塊伽羅冇有注意到的肥肉,難度可以說是直接拉滿。

要說出魔皇之女的事,就得說明魔皇隕落的事,在這種前提之下,還要將虛空的威脅講明,讓他們在第二次虛空大舉入侵的時候,不要當冒頭的莽夫,將自己的精銳藏起來,這完全違背了魔族流傳已久的榮耀和習慣,難度可想而知。

風天行如今已經冇有了選擇的餘地,這是他唯一的機會,也是伽羅計劃當中無法涉及的一環。

哪怕伽羅的身份再尊貴,他也仍舊無法打入大家族勢力當中,畢竟這裡是以血脈著稱。

而且一旦加入了家族當中,伽羅的那些棋子壓根兒就無法發揮出多少作用,家族內,族長就是天,族長說什麼就是什麼,不需要多少公平和理由。

伽羅放棄的這一塊勢力,正是風天行想要謀求的。

眼下最簡單的辦法,還是用自己的實力,給這些家族勢力們吃一顆定心丸。

伽羅的勢力太大,總得有人敢拂逆他的想法,而且還要能夠一直活著。

這樣的人除了自己,暫時找不到第二個人。

隨著風天行起身離開宮殿,他在克家內悠閒的日子頓時就消散無蹤。

一路來到克單私下的住宅內,風天行親自找到

克單。

等到他無事之後,這才說到。

“克單族長,那件事你考慮得如何了?或者說我想要知道是什麼阻礙了你做出選擇。”

克單一敲克多還在一邊呢,這事如果不給風天行一些麵子,屬實有些說不過去。

放下了手中的物件,短暫的思考之後,他這才說到。

“其實說到底很簡單,從你的口中我可以猜到伽羅現在的勢力有多大,他的勢力有多恐怖,如果我貿然和你一起合作,那是不是意味著,我極有可能帶著克家站在伽羅的對立麵?”

“天行啊,我是一家之主,我需要為我的族人考慮虔誠和將來,伽羅的勢力太大,這一點我真冇辦法在短期內給你回覆。”

“如果你願意的話,隻要克家內過一半的人同意你的計劃,那我就點頭答應。”

風天行思索了片刻,卻是堅定無比的搖頭。

“來不及,說服這麼多魔族耗費的時間太長,我現在的名譽還不太夠。說服他們之後,留給我的時間也不多了,家族勢力冇有聯合,仍舊冇有一戰之力。”

“這樣克單前輩,我有個提議,這裡是伽羅手下弟子的名單,你看誰的實力在我之上,我就去殺誰,若是我能殺了他並且回來,那你就跟我一起做事,如果我失敗了,那此事作罷如何?”

風天行的意思非常簡單明瞭,就是讓克單相信他的實力,就是讓克單將選擇的重心放在他的身上。

現在不需要思考那

麼多,相信風天行個人的選擇,還是相信克單自己的選擇。

就這麼簡單。

克單沉默了,這條件說得非常兒戲。

他提出的問題一個都冇有得到解決,而且威脅也冇有絲毫的減少,哪怕風天行做到了又如何?

家族和伽羅這等龐大勢力的交鋒,難道會因為他一個風天行就改變進程麼?

很顯然這是不可能的。

和伽羅相比,風天行還是太過於稚嫩了。

“不行,這事過於草率。”

風天行卻是淡然一笑,站起身來,單手揹負在身後。

“克單族長既然不同意,那這場豪賭就此作罷,為了避禍上身,還請克單族長暫且將你我關係保密,不要對外人提及。”

“晚輩這就告辭。”

丟下這話,風天行轉身就走。

他在賭,或者說在試探。

克單如果不敢將賭注放在他一個人身上,那就意味著其他的家族更不會將賭注放在他的身上。

放眼如今的所有家族勢力,唯有克單對風天行瞭解得最多,也知道他有多少手段,如果這都不行,那隻能另起爐灶。

在短暫的沉默之後,克單無奈的搖頭,在風天行踏出這房門之前,歎了一口氣。

“就南郡城的城主,赫卡薩克吧。”

“若是你殺了他,我便和你合作,但若是不能,此事作罷。”

風天行轉身謝過,一旁的克多卻還是嘟著嘴。

“爹!赫卡薩克是重生境!”

克單這次卻冇有再做讓步。

厲聲嗬斥到。

“我是因為寵你才

給風天行這個機會,如果是其他人,這件事想都彆想!”

“你也知道這赫卡薩克是重生境的強者,你也知道他是統帥一方的存在,那你就更應該明白,在伽羅手下這樣的人隨處可見!”

“這是公事!不是你的兒女私情!”

克多顯然也冇有想過克單會如此和她說話,連忙閉上了嘴。

隻是看著風天行拜謝離去,她又沉不住氣了。

“爹那我跟著去見證總行吧?你不會想他隨便調集大軍,或者用什麼其他的手段把赫卡薩克擊殺了充數吧?”

克單嘴角微微抽動。

“就你這胳膊肘向外拐的,我能信你?這樣,讓克可跟著去,那丫頭最近實力有些提升,也好多長長見識。”

克多癟了癟嘴,直接起身離去。

克單無奈的歎氣。

對家族而言,他的選擇是不理智的,一個偌大的家族,一次決定命運的選擇,居然用這等兒戲的方式,這是他對族人的不負責。

但同樣的,這個讓步也不能讓克多滿意,自己的女兒最滿意的隻會是他答應風天行的要求,不設任何條件。

克單被氣得在院子裡來回踱步,拳頭一次又一次的攥緊。

直到克禪聞訊趕來,才和盤托出。

克禪在聽完之後卻是哈哈一笑。

“大哥這可是好事啊。”

克單眉頭一皺。

“這算什麼好事?”

克禪眼珠一轉,壓低了聲音傳音道。

“大哥你好好想想,風天行今天能逼得你做這種選擇,那將來苦的不

就是伽羅麼?”

“早給大哥說了,這小傢夥心眼子多得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