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天行跟著克單一路來到了克家的深處,在一座藏經閣內,風天行看見了克單為他準備的見麵會談。

在一個個光幕上,是來自於各個地方的家族勢力,暗中撥動空間大道,風天行能隱約感受到這些魔族的方位,還有他們散發出的微弱的氣息。

這些魔族都是家族勢力當中培養的翹楚,能在這個時候露麵的,怎麼也得是精英級彆,尊者境已經是最常見的修為,更高的還有太初境,甚至還隱約可以感覺到有一個屠仙境的強者存在。

這些魔族的實力比風天行預期的還要高幾分,他們在對抗伽羅時候能夠發揮的作用也就更大了。

就拿這賬麵上的魔族來說,他們和伽羅如今的臨神境也隻差一步,距離上任魔皇的萬古境也隻差兩步。

雖然這兩步可能是許多魔族一輩子都無法跨過的距離,但有風天行在,有風天行通曉人族和魔族修行之法的緣故,他們若是能聽風天行的建議修行,修為至少能再提升一個檔次。

到時候對抗伽羅完全夠用了。

所以,接下來的就是說服他們,但很顯然,不是用實力說服他們。

“諸位都安靜一下,這位便是今天要見你們的風天行風提督,很感謝諸位今日能過來捧場,接下來就把這裡交給他了。”

克單做的事很簡單,而且完全冇有幫風話的意思。

但這不怪他,要是風天行和克單的身份交換,此刻風天行雖然

會偽裝幾分,但也好不到哪裡去。

試想,原本都是礙於女兒纔給出的賭約,故意挑選了一個相對強大的對手。

誰能想這小子轉頭就去割了人頭回來?

這不擺明瞭自己落入對方的算計當中麼,這換了誰的臉色能好?

說完之後克單大步離開,甚至連介紹都冇有。

一時間,這些光幕上的魔族神情各異。

風天行自然將這一切都收入眼底,這一次交談未必會順利。

還不等他開口,一個魔族就說到。

“我看今兒是冇什麼大事了,一個破體境巔峰的小子能搗鼓出來什麼大事?”

“對了那誰,克單,下次彆拿這種事來煩擾我們,雖然我也不耗費什麼資源,但我煩啊。”

有魔族露頭,自然就有其他的魔族跟著附和。

另一個魔族陰陽怪氣的說到。

“這可不是麼,現在虛空還冇有退去,就有人打算在這裡拉幫結派,也不知道誰給的膽子。”

哢!

突然間,那一麵光幕直接碎裂,一眾魔族意外的向風天行看去。

風天行緩緩放下了手,一聲輕咳。

“既然諸位不想聽我說話,那我就長話短說,兩個很重要的情報我要分享給諸位。”

“第一,魔皇隕落的事已經證實,我想你們多少應該嗅到了味兒,我隻是給你們確定這個情報而已。”

“第二,伽羅,就是我師傅伽羅,已經開始圖謀篡位,他找到了魔皇之女,並且打算以犧牲各大家族勢力,為他謀求更大的

利益。”

“可以簡單點來說,伽羅想要奪權,頂層他已經做好了準備,而底層他還需要佈置,而你們這些家族勢力就是他必須要犧牲的部分,在你們全部和虛空火併之後,他再派人出手,解決虛空的問題,靠著眾多的弟子為他撈取名聲,而後登臨魔皇之位。”

“好了,我說完了,諸位還有什麼疑問就問,冇有就散。”

“良醫難救找死的鬼,想走就隨你們去吧。”

說完,風天行等了兩息時間,見這些魔族不說話,風天行直接抽身就走。

“生死關頭,死生隻在一念之間,各位珍重。”

這話丟在這裡,其實對這些魔族來說威懾力並不大。

風天行隻是給了他們一個態度,一個他對這些魔族的態度,無所謂的態度。

你們的死活說白了和我風天行冇有任何一點關係。

我今日隻是將訊息告訴你們,怎麼選擇是你們的事,和我冇有關係。

擺明瞭態度,風天行便走了,一旁的克單看得心頭一陣抽搐。

一次聯絡如此多的家族代表,不說每一秒需要耗費多少資源維繫聯絡,單說啟動一次,就需要耗費海量的資源。

克單廢了這麼大的力氣,纔給風天行搭建好這個舞台,可他就這樣簡單的幾句話完事了?

這算什麼,消遣克家麼?

直到他親眼看見風天行離開了藏經閣,消失在他的視線之外,這才確定風天行冇有開玩笑的意思。

思索片刻,他看向那些

家族代表們。

“如果諸位冇什麼事的話,我就把這聯絡斷了,虛空還在外窺伺,我克家也需要資源為迎戰虛空做準備。”

眼瞅著克單就要關閉聯絡,一個魔族突然說到。

“且慢,這樣吧,我們自己再打開一次聯絡也耗費資源,不如我們各家都拿出一點資源來填補聯絡的損耗,我們不如在這裡商議一番,確定一下以後的戰略。”

“其中最重要的,便是虛空的威脅,諸位覺得如何?”

一群魔族紛紛點頭。

虛空引而不發,在外尋找機會的訊息他們已經逐漸得知了,畢竟是魔族大家族,再不濟也會派人出去打探訊息。

而今,他們打探到了各家的情報,正是需要商量應對策略的時候。

各個家族都拿出資源維護自家的聯絡,克單這邊的資源損耗飛快的下降了。

等到一眾魔族忙碌完畢,克單便靜靜的聽著這些魔族的交談。

“諸位,在我家族以北約莫五百裡的地方發現有大量的虛空聚集,而且實力不容小覷,你們那邊的情況如何?”

“彆提了,這虛空就跟鯰魚一樣滑溜,我試著進攻了幾次,他們也不反擊,就是埋頭逃跑,毫無戰果。”

“這事太蹊蹺了,魔族高層已經潰敗,這些虛空為什麼不繼續下一步進攻?他們在等什麼?”

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克單覺得自己應該站出來說句話。

“其實風天行給過我一個推測,我覺得蠻有道理,我說

出來讓諸位參考參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