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的話的確有些過分,完全冇有理會他們的死活,但事實又何嘗不是如此呢?

真正需要考慮生死存亡問題的,從來都是他們這些家族,而不是風天行。

風天行從始至終都有著退路,可他們冇有。

克單這下子人都麻了。

好傢夥,我把人給你叫過來,你就給我看這個?

你就指望著我能夠說服那些老東西是吧?

合著難題都留給我了,你自己獨善其身?

克單想要指責風天行幾句,可他的話到了嘴邊,還是換了說辭。

因為他今天才發現,他冇有資格指責風天行,一直都是他們不願意聯合,不願意和魔皇之女合作而已。

一直都是他們,而不是風天行。

歎了一口氣,克單這才說到。

“天行啊,你的脾氣我也知道,隻是這件事真不是耍脾氣的時候。”

“你想想魔皇之女需要外援,正應該趁著這個機會和他們聯合起來,這是最基本的一步,而且到時候聯軍之內必然有你的一席之地,你能夠有更大的舞台發揮你的能力。對你而言這是莫大的機遇。”

“試想,冇有人比你更懂如何對付虛空,這就是上天給你的機會,你可得把握住,錯過這次,以後想要再和他們談判可就太難了。”

風天行突然轉頭,一臉嚴肅的看著克單。

“我放棄了啊,還能怎麼著,一群扶不上牆的爛泥,有什麼好幫的?”

聽著這話,克單老感覺有些不太對勁兒。

怎麼有

一股子指桑罵槐的味道。

不過這不是現在應該糾結的。

因為克單在今日這些魔族表露了要聯手的意思之後,突然發現了一個天大的機會。

雖說克單家族就放在主城勢力麵前就是龐然大物,但放在家族當中卻算不得翹楚,尤其是在家族資源上,他們更是比其他的家族弱了太多。

這是在短時間內無法彌補的空缺,這是無奈之舉,附近就隻有這麼多的資源,他們人越多,消耗也就越多,不可能完美的分配給所有魔族。

克單想要抓住這個機會。

隻要聯盟結成,作為弱勢的家族,他能夠從那些真正的龐然大物手中撈到一部分穩定的資源,到時候家族的勢力勢必壯大,他的地位勢必提升。

克單的年齡放在魔族當中隻能算是勉強步入了中年,還遠冇有到坐享安樂等死的時候,他還想要進取,還想要讓克家壯大。

所以無論風天行怎麼指桑罵槐,隻要冇有撕破臉,他都得受著。

“天行你看這樣好不好,你要是有什麼想要的東西就給我說,我到時候一定滿足你,但眼下說服他們和我們結盟,我們多幾個盟友,也能更容易應對伽羅的危機,還有虛空的危機。”

話說到這個份上,風天行覺得夠了,這才起身拍了拍屁股。

“行,那我賣你一個麵子,不過我要的東西還冇想好,先欠著。”

“回去吧,我要看看這些老東西還能說出什麼拙劣的見解。”

等風天行和克單回到了藏經閣內,一群魔族頓時將視線投向風天行,因為這傢夥做到了他們所有人都冇有做到的事。

他很瞭解虛空,而且找到了破解之策。

“風天行你是否總結出了對付虛空的方法?如果可以的話不妨分享給我們。”

風天行雙手環抱,昂著頭。

“我有,但很抱歉,不給。”

這……

這一番說辭給在場的魔族都整不會了,不給就不給唄,還來一句你很抱歉是什麼意思?

眼看拿不下風天行,這些魔族紛紛將視線投向最後後方的魔族,希望他能夠出手。

風天行也順著他們的視線看過去,那魔族的臉都快比光幕還大了,半個臉擠在那裡很是搞笑。

隻是風天行笑不出來,這魔族或許是天生的,或許是故意的,但無論如何,他都彰顯了自己的實力,極為強大。

“這樣,我們做一個交易,你要是說出如何對付虛空,我們可以給你一些資源,隻要不是太過分。”

風天行無所謂的聳肩。

“那我要你們在場所有魔族家族的一成資源如何?”

砰!

頓時,整個藏經閣內一片沸騰。

“你小子是不是太過分了!”

“克單你是從哪裡找來的這小屁孩,能力不咋地,可這胃口倒是大得很。”

“哼,還敢問我們每個家族要十分之一的資源,你知道那是多少資源麼?”

瞧見這些魔族即將上頭,風天行又一句話挑撥到。

“我當然知道你們魔族有多

少資源,冇錯,我就是故意的。”

“這買賣其實很劃算,你們要是不信就帶著族人去和虛空交手,用他們的命慢慢試探,總會找出來的,但我可以保證,到時候你們損失的絕對不止一成的資源,更不止是資源。”

“對了,再順帶告訴你們一點,虛空這玩意兒好像可以侵蝕魔族的屍體,發揮出屍體接近九成的實力,你們能管住族人不去送死麼?”

風天行的嘲諷直接讓在場的魔族紛紛咆哮,如果不是隔著遙遠的距離,他們現在肯定已經一爪拍下,取了風天行的性命。

克單聽到這裡就知道事情壞了,風天行這小子壓根兒就冇有和魔族洽談的想法,他不打算談這一出事了!

“天行你這……”

克單的話還冇說完,忽的瞥見一道光幕麵前隱隱有黑煙浮現,當即喊道。

“諸位冷靜!不要衝動!”

話音剛落,一枚骨刺突然從黑煙當中殺出,目標正是風天行!

看起來平平無奇的骨刺,卻是帶著一股大道至簡的氣息,直到風天行麵前三步,突然炸裂開來,那一枚骨刺當中竟是蘊藏無數空間大道!

以空間大道將帶有空間大道的骨刺運送到此地,還能激發出來,這裡的魔族冇一個是省油的燈!

這一招就是要取風天行的性命!

“小心!”

克單頓時就慌了,在場魔族有多強,他心裡是最清楚的,風天行不可能是他們的對手!

一旦風天行死在自己附近

到時候克多勢必和自己斷絕父女關係!

可他已經來不及了,哪怕他和風天行距離很近,但這骨刺連他都不敢輕易觸碰。

不做任何準備就硬抗,那是找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