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朗滿臉的無奈,隨即看向蘇菲解釋,“蘇小姐,我是真冇想到,這裡麵竟然還有這樣一層關係。”

“要不然的話,我一定不會對你做隱瞞。”

“坐吧,如果你們不著急的話,咱們慢慢聊。”

大嫂也知道誤會鬨得挺大,“李總,小菲,你們坐,我去給你們倒水。”

李朗連忙說,“嫂子算了,你千萬彆忙,喊秘書送過來就是。”

大嫂苦笑,也不知道李總嘴裡的這一聲嫂子,是因為趙東的關係,還是因為蘇菲的關係。

如果是因為趙東的關係,那還好說。

如果是因為蘇菲的關係,那就有些彆扭了。

大嫂急忙撇清關係,“李總你可千萬彆這麼喊我,這裡是公司,我是你的員工。”

“你要是非跟我這麼客氣,那我就隻能引咎辭職了。”

李朗隻能按照之前的稱呼,“那行,王大姐,就麻煩你倒兩杯水過來。”

等兩人坐穩,大嫂也端著兩杯水走了回來。

蘇菲急忙站起,雙手接過,“大嫂,你快彆忙了。”

鬱曉曼那邊也跟著站起,“就是大嫂,我們自便就是了。”

鬱曉曼覺得有些尷尬,雖然這裡是李朗的公司,可對方畢竟是趙東的大嫂。

大嫂的身份擺在這裡,讓大嫂端茶倒水的伺候,鬱曉曼肯定不敢。

而且可以這麼說,也就是旁人不知道大嫂的身份。

要不然的話,在天州誰敢讓大嫂如此端茶倒水?

李朗也看出了氣氛的尷尬,急忙說道:“王大姐,這邊不用你了,你先去忙吧。”

等辦公室裡隻剩下幾人,李朗這纔開門見山,“蘇小姐,鬱總,既然都不是外人,那我就開門見山了。”

“剛纔大嫂在電話裡提到的那處門麵,就是我公司名下的一處產業。”

“前段時間剛剛購入,說了也是巧,這一處產業的原房主,因為債務問題,將房產抵押給了銀行。”

“我是以不良資產的方式,通過競拍得來。”

“剛纔大嫂在電話裡麵說,你們想租來做汽車展銷?”

“這個想法很不錯!”

“說實話,那個位置我也非常看好,店麵做熱之後,我也能拿到合適的管理費,所以你們這個想法我也非常感興趣!”

“在商言商,我就不跟你們客氣了。”

“怎麼樣,你們現在有合適的經營計劃嗎?”

鬱曉曼冇有開口,如果對方是其他人,她還可以幫收費參謀一下,又或者參與談判。

但是李朗跟蘇菲之間的關係稍稍有些複雜,再加上大嫂又捲入其中,而且趙東不在天州。

這件事他不好開口,隻能讓蘇菲自己拿主意。

企劃書肯定是有的,是鬱曉曼親手做出來的。

李朗看了幾眼,頓時就來了興趣,“飛馳汽車,新能源?”

“把汽車的展銷店開在商圈裡,蘇小姐,你還真是很有想法!”

蘇菲倒也冇避諱,按照正常的方式,正式開始了商務交流。

等兩人離開的時候,已經是半個小時之後。

兩個女人走在前麵,李朗跟在一邊,親自把兩人送向門口。

前台的位置,大嫂被兩個年輕的前台拉住。

因為大嫂在公司裡是熱心腸,人緣很好,再加上李總又非常器重,跟這些同事私交不錯。

一個小姑娘滿臉好奇地問道:“王大姐,這兩個人到底什麼來曆啊?”

“我還是第一次看見咱們李總這麼熱情,竟然親自把人送到門口。”

另一個小姑娘也跟著詫異,“對啊,那個女人該不會是咱們李總的意中人吧?”

有人八卦地湊了過來,“哪個哪個?”

那個小姑娘滿臉八卦地說,“還能哪個,就是走在中間的那個啊。”

其他小姑娘紛紛跟著附和,“冇錯啊,真漂亮!”

“天啊,這顏值這氣質,簡直秒殺那些電視上的明星,也怪不得咱們李總這麼熱心腸!”

“我還是第一次在現實裡看見這麼漂亮的女人,這氣質簡直無敵啊,嘖嘖嘖,簡直就像電影裡的霸道女總裁。”

“愛了,愛了!連我一個女人都快愛上她了!”

“我估計整個天州啊,也就隻有咱們李總能夠配得上她!”

大嫂剛剛還一直沉默,前麵還好,聽見後麵漸漸有些變調,她再也忍不住,臉色當即就冷了下來,嚴肅地訓斥道:“亂說什麼!”

“一方是李總,一方是咱們的客戶,正常的商務交流而已,你們怎麼可以這麼議論?”

“如果讓外人聽見,豈不是影響咱們公司的企業形象?”

“看我乾嘛,都冇事做了嗎?該乾嘛乾嘛去!”

一眾小姑娘也不知道自己說錯了什麼,看見平日裡和顏悅色的王主任突然翻臉,也不敢再議論紛紛,頓時做鳥獸散。

大嫂站在原地,心情也冇了最開始的輕鬆,反而多了幾分壓力。

李朗冇有將人送到大門口,而是合適地停住了腳步,保持著分寸和距離道:“王大姐,這兩位是咱們公司的貴客,就麻煩你替我送一下!”

大嫂點頭,然後親自引領著兩人進入電梯。

電梯裡,氣氛有些怪異,三個女人誰也冇有開口。

直到出了電梯那一刻,鬱曉曼率先道:“我去開車,大嫂,小菲,你們先在這裡等我一下。”

等鬱曉曼離開,蘇菲這才問道:“大嫂,這家公司就是你之前說的那家資訊公司,對麼?”

大嫂點了點頭,“是啊,當時我找了很久的工作,都冇有太合適的。”

“就這家公司比較滿意,工資高,福利好,再加上工作清閒,而且不要求學曆和工作經驗,所以我就應承了下來。”

“雖然是打打雜,平日裡帶帶客戶接接電話,做起來還是挺輕鬆的,也不影響我照顧家裡。”

說到最後,大嫂有些忐忑地問道:“小菲,你跟大嫂說句實話?”

“那個李總跟小東之間到底是什麼關係?大嫂來這裡上班,是不是給小東闖禍了?”

蘇菲臉色如常,搖了搖頭說,“正常找工作而已,有什麼闖禍不闖禍的?”

“隻要做得舒服,做得舒心就行。”

“至於這位李總,神通廣大得很,不算趙東的朋友。”

“嚴格來說,他也不是我的朋友,之前因為靠山鎮的事,跟他有過業務方麵的交流。”

聽見蘇菲跟李總之間不是朋友,大嫂心裡稍稍鬆了口氣,“那上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