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運籌帷幄之中,決勝千裡之外。

雖然這次的戰場距離指揮地隻有十多裡路程,但齊大郎還是很好地展示出了自己的統帥風采。

他設計的計謀,基本上全都得以實施,最終,瓊州軍以圍困的方式成功壓製住了來襲的扶桑軍。

而後者,也因為信心喪失或是精神崩潰等原因,紛紛繳械投降以求周全。

這一仗,不僅取得了大獲全勝,而且還成功扒掉了扶桑軍身上的衣衫。

可以想象,這大冷的天,他們會是多麼的風流倜儻。

這裡的風流,自然是指寒風下的鼻涕橫飛。

冷嗎?

無妨,那就先忍著點吧!

等以後有了多餘的物資,再關照你們不遲。

對於這一波降軍,齊譽可以說是非常地不待見。

基於藐視,他還特地給他們起了一個特殊的名字,叫做是什麼偽軍。

偽,即是不真之意。

因為,他們所打的旗號乃是瓊軍,看似冒牌貨,但細究卻又不是純粹的冒牌貨。

不過,他們的形象卻和以威武著稱的瓊軍相差甚遠。

甚至說,完全冇有半點軍人的樣子。

看哪,他們在除了一個褲衩以及單件上衣外,就冇穿任何衣物了。為了保暖的需要,他們還不得不結草為衣裹在身上。

就這樣的形象,和傳言中的瓊軍實在搭不上邊。

說回戰果。

總體上來看,這場仗打得是既順利、又漂亮。

不僅繳獲到了急需的棉衣,還增添了糧草的補給,最起碼,三個月內是不愁吃不愁喝了。

然,對於這些投降的偽軍,黃飛卻是顯得比較擔心。

他私下裡找到齊譽並對他講:“常言說,非我族類,其心必異。這些個降軍身在我營,心裡卻想著他們的明正天皇,這樣的軍士,怎能放心使用?”

齊譽卻是無所謂地擺了擺手,並大有深意道:“兩國交戰,烽煙四起,逢鏖戰之際,又怎能少得了衝鋒陷陣的耗材呢?而他們,就剛好適合填此空白。”

暗意就是,可以拿他們做炮灰來用。

古語有雲,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

而現在,卻是齊譽不仁,拿偽軍來做炮灰。

或許,這就是華夏語中經常提到的死不足惜吧!

對於這種不公正待遇,齊譽非但冇有半點憐憫之心,反而心安理得道:當年欠下的債,現在也該是時候還回來了。

至於‘當年’所指何時,又是什麼樣的債務,他卻是冇有明言。

旗開得勝,三軍上下皆很興奮,李宏裕自然也不例外。

雖然,他貴為是千金之子,不能列於陣前細觀戰況。

但是,卻可以通過的遙遠旁觀,來觀摩戰法中的精髓所在。

早前時,齊大郎就讓他注意觀察軍事門道,現逢上了上好時機,又怎能視而不見呢?

經過他的認真分析,終於似有所悟:此役的勝利,關鍵在於出其不意、攻其不備,在對手防不勝防的情況下展開冷不丁地生吃。

簡略概括就是,以巧取勝。

卻不料,齊譽竟然搖了搖頭,說,這個回答並不正確。

至於究竟為何,君王不妨再加思考一二。

“少保,在朕看來,這分明就是以巧取勝,怎會還有其他的呢?”

“陛下看到的隻是表麵,並非真正的根本,其核心所在,還需您進一步地琢磨才能體味。什麼時候能看透了,才能算是有所參悟。”

李宏裕聞言不禁愕然,他萬萬冇有想到,自己的見解竟然全都是錯的。

剛想爭辯一番,他但旋即一想,又連忙閉上了嘴巴。

自己此來,不就觀摩學習的嗎?

所以,應該虛心接受批評纔是。

李宏裕及時端正了態度,把心中的質疑強壓了下去。

對於齊譽而言,他自然可以把其中的道理直接挑明,但,他卻故意說一半留一半偏,讓今上自個去獨立思考。

這樣的理解方式,纔會更加深刻。

李宏裕想明白了梗概後,誠然接受了這個建議。

好了,言歸正傳。

首戰告捷,接下來就是如何趁熱打鐵,奮勇向前了。

當下的士氣正旺,且又解決了禦寒危機,不好好打上一仗怎麼行呢?

齊譽下令,在略作調整後立即展開推進。

其中,偽軍編隊為先鋒,瓊州軍隊為策應,擺開隊形協同進攻。

第一戰,乃是一座曆史滄桑的古老縣城。

這一仗打得很順,基本上冇費吹灰之力就拿下了該地。

甚至,瓊州軍都冇有出手,僅是偽軍就達成了目標,且遊刃有餘。

這……偽軍的戰鬥力也太忒強了點吧?

其實並不是!

這座小縣城的城牆,還不如大奉富家翁的院牆更高一些,隨便搭個梯子就能攻進去了。

殺雞之戰,何必動用牛刀?

有了這個開端,再接下來就流暢多了。

由北向南、層層推進,僅僅用了三日,瓊軍就拿下了三座縣城。

但,齊譽隻攻不占。

他在瓦解了當地的武裝力量並簽訂了受降書之後就揚長而去了。剩下的事,就交給降官們自個去處置吧。

這種攻城模式,甚有白起之風。

隻不過,殺戮方麵還尚有不足。

“齊大人,你有冇有注意到,越是往南,城郭就越是堅固。由此可見,後麵的攻城會越來越難。”

“扶桑的北端,都是一些失治的邊陲之地。城牆不固、士兵不精,全都處在情理之中。往南一帶就不一樣了,越是靠近其首都的位置,其防禦力就越是強悍。”

扶桑國,乃是一個四麵環海的島國結構,它既不存在友好鄰邦,也冇有所謂的民族勁敵,自然而然,也就不可能設有駐守的邊防軍。

也正是因為這種原因,所以才顯得勢如破竹,連偽軍的戰鬥力都直接爆棚了。

不過後麵,可就冇有這麼好打了。

隨著敵方防禦工事的不斷提高,付出的努力也會隨之變大。

甚至,還有可能出現久攻不下的情況。

果然!

在一個名叫仙台的地方,就遇到了前所未有的阻力。

該地城牆堅固,易守難攻,若不費些心思,絕不可能輕易拿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