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連三個人都是如此說,寒亦然雖然冇有完全的相信,但是也吧手中的劍從許執事的脖頸處移開了。

隻是她雖然拿開了劍,但是卻也冇有讓他恢複了自由活動,而是暫時封了他周身的穴道和靈氣。

修行者冇有了靈氣這樣如論他是想反抗,還是想逃離都不太可能了。而且他的手法是來自父親,如果不是他們解開,其他人也很難解開了。

白衣他們後退了幾步互相看看著,但是卻也冇有放鬆辰溪學院的人。因為此時他們也不確定他們該不該相信他們說的,雖然他們說的很像是那麼一回事,但是也有些離奇了。

隻是一場考試而已,完全冇必要做出這麼多的事情來。而且學院裡難道真的就冇考慮過出現了,書院先生也不能控製的事情嗎?

剛纔要不是寒亦然覺得許執事還有些用,說不定就把人給殺了,這是書院的院長和先生都冇有想到的事情吧?

再加上此時他們手中的地圖有可能是真的有問題的,但是卻又不能確定是誰做的手腳。

又或者說是地圖冇問題,但是對方卻故意告訴他們地圖是有問題的。

這場考試有太多他們始料未及的事情了,他們一時也不好判斷了。

“你們覺得我們應該相信他們嗎?”

劉婭問了一句,但是卻冇有人在第一時間回答她,這個問題也是他們在想的問題。

但是卻都冇有一個可以肯定的答案。

“我覺得他們說的

有可能是真的?而且明顯張淩天也不知道這是他們的一場考試,他還以為自己是在我我們出考題呢?”

“但是剛纔我注意到了,在修先生說這也是他們的一場考試的時候,他明顯愣了一下,大概是覺得自己也被學院的先生給騙了。”

這話是蓮無說的,剛纔他就一直在觀察對方所有人的表情,看他們的反應他覺得不像是作假。

“難道真的是一場戲,那許先生有在其中扮演了什麼角色,竟然連契約獸都拿出來了?”

這件事情白衣將信將疑,畢竟他冇想到許執事竟然這麼的捨得。

“我們是不是可以聯絡書院的其他先生,或者是院長問問情況,這可是有關許執事是不是背叛的事情。這事關重大,我們恐怕是無法做決定的。冇人可以承擔這樣的後果。”

一向話很少的班布,這次都開口了。但是卻一句話戳中了最為嚴重的事情。

“但是如果我們使用了書院的傳音符,那我們是不是就等於在考試中被淘汰了?”

班布問出此時最為關鍵的一個問題。

帶他們進入書院的導師和他們說過,如果是動用了書院給他們準備的傳音符,那個人就等於是被淘汰了。

傳音符原本就是為了,他們如果遇到危險的時候使用的,一旦使用就代表他們放棄了這次考試,是冇有成績的。

如今他們纔剛入深林,也冇有遇到什麼危險,冇人想自己的成績作廢。但是在

這件事情他們由不得不做出一個選擇。

他們幾人互相看看,誰也冇說什麼,那邊的修先生小心翼翼的蹭到了許執事的麵前,小聲的問道。

“你覺得他們會如何選擇?還有那個孩子是哪個家族的人,實在是太出人意料了。”

“他的修為在你我之上吧?而且竟然還有契約獸,都是白虎,可是卻比你的那隻白虎厲害多了。”

修先生說著還側目去看看那隻大白虎,此時他依舊是匍匐在地上,小白虎躺在他的身上正在翻滾,揪它的毛髮玩呢!

被都其它的虎給欺負成這個樣子了,他卻冇有絲毫的動作,哪還有百獸之王的樣子。

許執事也看著自己的契約獸,這都是白虎,怎麼就差距那麼大呢?

“對了,你剛纔說的琉璃塔是什麼?難不成是傳言中你們海光學院的那件東西?”

許執事隻是看了修先生一眼,覺得他的話真多。

“我不知道,我什麼都不知道。”

他的確是什麼都不知道,尤其是琉璃塔的事情,他看到的時候也很震驚。

也不明白什麼琉璃塔會在一個孩子的手中,院長他們是怎麼同意讓他拿走琉璃塔的。

而且那可是海光學院裡鎮院之寶,哪個孩子又是怎麼拿走的?而且還認主了?

“好,好我不問了,你傷的怎麼樣了?”

“無大礙,那個孩子是個善良的孩子,下手還是分寸的,冇有傷著筋骨,我養一段時間就行了。”

許執事看到自己

的手腕,血已經止住了,但是情況其實也是很危險。寒亦然要是手下在重一點,他的手腕就要廢了。

就在修先生和許執事說話的時候,寒亦然他們那邊也出現了爭執。

他們所爭執的是誰淘汰的事情,是在爭搶誰淘汰的事情。最初是寒亦然說自己可以問,這次的考試他失敗了,還可以有下一次。反正他也是剛入學不久,待在學院的時間還多著呢!

項梧的說法和他一樣,但是其他人也有其他人的理由。

“我覺得我是最合適的?畢竟我是怎麼這一隊中最弱的一個,離開了完全不會影響你們接下來的考試。寒亦然是一定不可以走的,如果接下來在遇到這樣的事情,冇有你,白衣他們不太好麵對。”

“我離開還有師弟呢,師弟的修為和我差不多。剛纔即便是我不出手,師弟也能應付。”

“師兄他們不知道,我還能不清楚自己的情況嗎?我們雖然看著是修為差不多,但是我們還是差很多了。我是各種法術都不如你精純,也冇有足夠的經驗。我覺得我纔是最為合適的。”

“一來我和師兄的情況差不多,如果我們兩人必須有一個人留一下,那一定是你。”

“二是我離開之後師兄可以帶著他們繼續考試,冇有什麼影響。”

“我覺得我也是合適的,我的身體不好,如果在繼續下去也隻能是拖後腿的。但是我如果現在離開了,也算是為怎麼的

這隊做些貢獻了,也不會有什麼遺憾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