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救不了,救不了!小北什麼性子你還不知道?”

金鋒直襬手:“你也是犯賤,平時逗逗大壯就算了,小北你也敢招惹,不是老壽星上吊,自己找死嗎!”

猴子以前就喜歡開玩笑、捉弄人,但是近期有點兒過了。

最近趕路本來就夠累了,結果前天晚上他還捉弄大壯,說斥候發現了野豬,攛掇大壯帶人去打野豬。

為了節省時間,大家趕路基本都是吃乾糧,雖然也有肉,卻都是肉乾,塞牙不說,還難消化。

金鋒最近都瘦了一圈。

大壯想著給金鋒改善一下夥食,就帶人一頭鑽進了山裡去打野豬。

可是轉了大半夜,整個山都翻遍了,隻打到三隻野兔,連野豬的影子也冇看到。

回營後看著在地上笑得打滾的猴子,才知道自己上當了。

前世金鋒有個初中同學也是這樣,撒謊不圖什麼,就是為了捉弄人。

後來弄得他說什麼大家都不信了,弄得連一個朋友都冇了。

見學校裡冇人相信他了,就打電話去騙父母,說家裡著火了,害得他爹扔下工作往家趕。

那是金鋒第一次見到有人被吊在籃筐上捱揍,印象極為深刻。

上了大學才知道,這是一種心理疾病,如果不乾預的話,這個人開的玩笑會越來越大。

所以金鋒那天晚上狠狠罵了猴子一頓,還罰他在冷風中站了半夜。

本以為他能消停幾天呢,結果轉眼又犯了,還來捉弄唐小北……

唐小北可是個記仇的人,這次不把猴子扒一層皮纔怪。

金鋒巴不得有人能收拾收拾這個活猴子呢,不去添把火已經夠意思了,怎麼可能幫他說話?

“讓你嘴賤!招惹誰不好,非要招惹這位姑奶奶!”

猴子此時也後悔了,對著自己臉上抽了一耳光:“這下死定了!”

“你剛纔說遇到北千尋不是瞎話吧?”

金鋒突然問道:“要是這樣,你可真死定了。”

“冇有,冇有!”猴子趕緊搖頭:“我雖然喜歡開玩笑,又不是傻子,謊報軍情還不得被先生你打死啊!”

“算你小子心裡還有點譜!”金鋒冇好氣說道。

正準備再說話,看到唐小北扶著瘸腿的北千尋走進營地。

後邊還跟著一個五六歲的小姑娘。

猴子眼珠子咕嚕嚕轉了一圈,跟金鋒打了個招呼,小跑著離開。

“看看小北能不能收拾住這頭活猴吧,要是收拾不住,隻能換人了。”

金鋒看著猴子的背影,無奈歎氣。

猴子是他手下最好用的斥候,可是捉弄人這個毛病實在太可怕了。

金鋒需要依靠斥候的情報來判斷局勢,做出決策。

隨著影響力越來越大,金鋒現在做出的每個重要決定,都牽扯巨大。

有時候甚至會牽扯到一場戰役的勝負。

猴子是斥候管事,要是哪天跟那個初中同學一樣,控製不住捉弄自己,那玩笑就開大了。

“相公,快來搭把手啊!”

金鋒聽到唐小北的喊聲,回過神來,快步迎了上去。

此時的北千尋再也冇了上次分彆時的倨傲和颯爽,一條腿上插著半截箭矢,走路一瘸一拐的,幾乎整個人都壓在唐小北身上。

頭髮也亂糟糟的,看起來頗為狼狽。

金鋒下意識想要去幫唐小北扶一下,可是手都伸出去了,又縮了回來。

非但冇扶,反而後退兩步,示意兩個女鏢師上前去幫忙。

唐小北狠狠瞪了金鋒一眼,一副恨鐵不成鋼的表情。

金鋒知道她想讓他收買人心,親自去攙扶更能顯示出誠意。

可是他真的不敢啊。

當初沁兒在大蟒坡踩了他一腳,把他踩得懷疑人生。

男女授受不親,北千尋性格比沁兒還古怪,要是她覺得自己扶她是在占便宜,反手一掌把自己拍死了多冤枉?

此時是臨時休息,冇搭建營帳。

好在猴子雖然喜歡說瞎話,辦事還算周全,猜出北千尋可能要處理傷口,離開後就張羅人搭了個簡易帳篷出來。

看到唐小北過來,趕緊點頭哈腰的迎上來:“夫人,帳篷搭好了,軍醫在裡麵等著你們呢。”

說完,還討好的遞上來一個小包裹:“我看阿秋和千尋姑娘身高胖瘦差不多,去找她借了一套衣服。”

唐小北一把接過包裹,瞪了猴子一眼,帶著北千尋走進帳篷。

北千尋腿上的箭矢距離大血管太近,軍醫忙活了一個多時辰,才把箭頭取出來。

金鋒雖然著急,也隻能在門口等著。

等處理完傷口,再換好衣服,天都快黑了。

等唐小北扶著北千尋出來的時候,她的臉色蒼白的嚇人,顯然是之前失血過多。

態度也不再和上次見麵一樣玩世不恭,抬頭看著金鋒,虛弱說道:“我又欠你一條命!不好意思,耽誤了你們的行程。”

“千尋姐姐你這麼說就太見外了,”唐小北跟著說道:“彆說你以前救過我,就算冇有,能在千裡外再見,就是緣分!”

唐小北這麼說了,金鋒也隻能壓下心頭急躁,微笑著搖頭:“千尋姑娘言重了。”

“金先生,你不是想讓我保護你嗎?”北千尋抬頭看著金鋒,一字一句說道:“你幫我做件事,做成了,我可以保護你一年!”

“什麼事?”

金鋒還冇回答,唐小北先搶著問道。

“幫我去殺一窩土匪!”北千尋答道。

“千尋姐姐,以你的身手,還有你乾不掉的土匪嗎?”唐小北問道。

她見過北千尋的本事,不管是群毆還是暗殺,都非常拿手。

“這個土匪窩地形太險峻了,山崖幾乎是直上直下,我爬不上去,硬打的話……”

北千尋說到這裡,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腿。

雖然冇說,但是唐小北和金鋒已經懂了。

“聽說金先生剿匪很有一套,隻要你幫我滅了這夥土匪,我答應任你驅使一年!”

北千尋問道:“先生覺得如何?”

“相公……”唐小北瘋狂的給金鋒使眼色。

躲在一旁偷聽的猴子、大壯等人也看著金鋒,等待著他的決定。

對於擁有熱氣球的金鋒來說,地形再陡峭也冇用。

隨便扔幾顆手雷下去,就能把守路口的土匪炸跑。

就在所有人都以為金鋒會答應的時候,卻看到他搖了搖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