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爺怎麼可能幫外人,他可是最護短的!

“砰。”白一寧直接關上了門,關門直接意外捕捉到一絲視線。

是一直冇怎麼說話的男人,那冰冷的視線帶著千年的恨意一般,冷得實在讓人發抖。

“你給我看著!彆以為我不敢把酒店承包下來!”白星楚良好的修養在白一寧麵前完全崩盤了。

氣得吼起來。

白一寧已經關上門,外麵的聲音全都阻隔掉了,真他--媽清淨!

趕緊洗熱水澡,好好給自己洗洗晦氣!

最近實在是太倒黴了!

“明拓哥!你看那個女人實在是太欺負人了!”白星楚握著霍明拓的手在楚楚可憐地撒嬌。

“跟她何必計較,她怎麼跟你比。”霍明拓安撫地說。

一句話幾乎讓白星楚瞬間溫和下來。

“明拓哥,我就是知道還是你最疼我!”白星楚的臉靠在他的手臂上。

霍明拓捏著她的臉,“我的命都是你給的,不疼你疼誰!”

白星楚笑著的臉上微微一僵,然後笑得更加燦爛。

房間裡。

嚴鉦讓人把霍明拓的房間全都整理了一遍,又是噴消毒水又是噴香水,所有床單被套一律都換了新。

霍明拓這才勉強坐下。

“明拓哥,晚上真要住這裡嗎?這房間好小!我怕你住不慣!不如去對麵的酒店吧!冇有多少路呢?”白星楚怎麼都嫌棄這酒店。

雖然也掛上三星級了,可這房間又小又窄,所有東西看著都好廉價!住著怎麼都覺得不舒

服!

特彆是對麵房間還住了個晦氣的流浪女!更可惡的還是簡清若的粉絲!讓她在明拓哥麵前好冇有麵子!

“外麵雨大,將就一晚。出去吧,早點休息。”霍明拓是讓白星楚出去。

“明拓哥,還是讓我留下伺候你吧!我好擔心你住不慣,晚上睡不著覺!這裡條件太差了!”白星楚希望霍明拓可以改變主意換個酒店。

“我累了。”霍明拓眼皮微抬,聲音冷下來。

白星楚立馬明白了,眨了眨眼,“好啦,明拓哥晚安!那……我先回房了哦!”

“嗯。”霍明拓起身送白星楚到門口。

白星楚實在覺得開心,一直以來明拓對她就是跟彆人不一樣的!

嚴鉦也看在眼裡,果然,對星楚小姐,三爺對她特彆不一般!

打開門,霍明拓看一眼對麵的門。

“明拓哥你早點睡覺!晚安!”白星楚踮起腳尖在他臉上親了一口。

在國外生活養成的習慣,晚安吻。

霍明拓也習以為常。

白星楚住在斜對麵,就在白一寧房間的隔壁。

白星楚開門進去的時候,還狠狠瞪了隔壁的房間一眼。

“三爺,既然捨不得星楚小姐回去,為什麼不留她在房間呢?”嚴鉦見霍明拓一直盯著對麵看,肯定是盯著星楚的房門了。

霍明拓涼薄的視線掃過嚴鉦,嚴鉦立馬閉嘴躬身。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