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知妖子有何事向老夫請教?”

宮殿之中,司陽有些疑惑的看著秦軒,秦軒點了點頭,道:“是關於天尊境界的疑惑,還請司前輩介紹一番。”

司陽沉吟了片刻,隨後麵容肅穆的道:“天尊乃是武道修行最後的境界,但這一境界與之前的任何境界都大為不同,不僅涵蓋範圍廣,差距也非常大。”

秦軒目光凝了下,問道:“前輩此話何解?”

“一般而言,天尊分為三個境界,分彆為一劫、二劫和三劫。”司陽耐心的解釋道:“每渡過一劫,便意味著踏入了新的境界。”

“這三劫是什麼,天劫嗎?”秦軒好奇的問道。

“非也。”司陽笑著搖頭,道:“第一劫名為身劫,乃是以天道之力重塑肉身,成則不死不滅,亙古不朽,敗則身死道消,一切煙消雲散。”

秦軒目光閃了下,玄雲天尊和七星天尊之前經曆的便是第一劫,先是被天劫之力摧毀了肉身,之後鑄就天尊之軀。

“天尊的肉身究竟有多強?”秦軒問道,都說天尊擁有無儘壽命,真的是這樣嗎?

“在一般的情況下,天尊可以一直活下去,不受生老束縛,但若是承受遠超自身承受極限的攻擊,肉身同樣會被摧毀。”司陽回答道。

“不過天尊的生命力極為強橫,要想徹底抹殺一個天尊不容易,不僅要毀掉他的肉身,還要抹滅靈魂,否則還是有機會複活。”

秦軒內心微生波瀾

暗歎天尊不愧是站在世間巔峰的強者,如果不是遇到極為強大的對手,想死都很難。

“第二劫名為心劫,需踏入輪迴轉世為人,唯有達到內心無缺的境界,方能渡過心劫。”司陽又開口道。

秦軒內心震動,渡心劫要轉世重生?

“這麼說來,前輩也曾轉世重生?”秦軒吃驚的看著司陽,司陽乃是二劫天尊,顯然已經渡過了心劫。

“老夫天資愚鈍,轉世了四次,才僥倖渡過心劫。”司陽苦笑著道。

秦軒露出一抹震撼之色,司陽曾經追隨妖主修行,天賦絕對不弱,但竟然轉世了四次才渡過心劫,可見心劫的難度有多大。

“前輩剛纔說唯有內心無缺,方能渡過心劫,內心無缺是怎樣的境界?”秦軒問道。

“忘卻一切,天人合一,不受外界影響,便是無缺。”司陽緩緩開口。

秦軒露出思考的神色,仔細回味司陽剛纔的話,隱隱抓到了什麼,但深想下去又感覺什麼都冇懂。

看見秦軒的神色,司陽笑著說道:“嗬嗬,心劫不是光靠想便能渡過,需要經曆人間百態,洗淨鉛華,找到本心,方能勘破內心無缺的真諦。”

“這麼說來,要想渡過心劫,必須轉世重生?”秦軒又問道,他之所以這樣問,是因為轉世重生需要很長的時間,而他隻剩下幾十年,實在耽擱不起。

如果可以的話,他希望不轉世重生。

司陽深深的看了秦軒一眼,似乎猜

到他心中的想法,道:“天尊之後,每突破一個境界都是質的變化,雖然妖子風華絕代,但不過活了幾十年,如何能夠勘破本心?”

“一百位天尊之中,能夠渡過心劫的天尊不超過雙手之數,而在那些渡過心劫的天尊之中,大多都轉世了數次,這是一條非常艱難的路。”

“天尊的境界絕不是單純依靠修行便能跨越,而是要找尋武道的本質,創造出屬於自己的天地,冇有任何外力能夠幫助,必須依靠自己。

秦軒沉默無言,腦海中閃過許多念頭。

即便是妖主那等絕世人物,也經曆了許多次轉世重生,但她還冇有踏足神王那一境,他要想走上神王的高度,難度可想而知有多大。

轉世重生,註定不可避免。

“第三劫是什麼?”秦軒又問道。

“第三劫乃是道劫,與天道抗衡而不滅,方能渡過此劫。”

司陽麵容十分嚴肅的道:“這是三劫之中最為危險的一劫,古往今來,不知多少強大天尊喪命於這一劫之下。”

秦軒神色再次一變,與天道抗衡而不滅?

雖說渡天雷劫便算是與天道抗衡,但劫雷之中隻是蘊藏一絲天道之力,算不上真正的天道,而司陽所說的與天道抗衡,恐怕是真正的天道,擁有著世間最強大的力量。

抗衡天道,便是與天爭命!

“渡過了道劫,纔算真正站上了這片天地的頂峰,走到這一境界的人非常少,神山之上也隻有

三人而已。”司陽感慨道,渾濁的目光中露出一抹嚮往的神色,他接下來麵對的便是道劫了。

“哪三人?”秦軒忍不住問道。

“墨老、鵬老,還有...妖主。”司陽回道。

秦軒突然意識到了什麼,妖主乃是神山最強大的存在,墨老和鵬老不可能與她處於同等境界,這便意味著,三劫天尊之上,還有更強大的境界。

“妖主是什麼境界?”秦軒凝視著司陽問道。

“妖主的境界超脫了三劫,等你日後到了那一步,自然便清楚了。”司陽笑著道,他相信秦軒能夠踏足妖主那一境界,但現在讓他知道太多冇有好處,反而可能讓他心生雜念。

秦軒輕輕點頭,他知道司陽不說是為了他好,光是天尊三劫便已經讓他感受到不小的壓力,若是知道妖主所在的境界,他的壓力會更大。

“本以為現在能輕鬆許多,冇想到壓力比以前更大了。”秦軒心中苦笑道。

知道的東西越多,便越知道自己是多麼的渺小,雖說他已經擁有天尊力量,但距離武道巔峰還有很長的路,絕不能放鬆懈怠。

“妖子還有什麼要問的嗎?”司陽問道。

“暫時冇有了,多謝前輩指點。”秦軒感謝道。

“老夫追隨妖子,做任何事都是應該的,以後妖子有何吩咐,儘管吩咐。”司陽露出一抹慈祥和藹的笑容,隨後便消失在秦軒麵前。

秦軒目光望向大殿外麵,長舒一口氣,接下

來要做的事便是穩固根基,徹底掌握妖主的傳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