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隻巨手明顯在這一刻遲疑了一下,隨後便猛然抽了回去。

緊接著,整個巨大骨門都隨之消散在了這天地間!

這骨門突然消散,直接讓三個魔族皆是一愣,顯然這一幕都不在他們的意料之中。

而賀繁的臉上,則是在這一刻露出了一抹微微笑意。

隻見那裂開的縫隙並未直接消散,而是彷彿被什麼力量給拉得更大了一點,一道巨大的吸力也在這一刻從那縫隙之後傳來。

這一次,不光是對人,整片天地間的一切,都被這吸力吸引,開始向著那裂縫內流動而去。

這等吸力不僅是吸引,還有著一種強悍的威壓。

那三名魔族甚至都冇來得及反應到底是什麼情況,就已經被吸入了空間縫隙之中!

整個吸力一直持續了約莫半個時辰,這周遭方圓僅十裡都被完全吸成了平地,甚至連空氣中一直未曾消散的魔氣,都被徹底給吸乾淨了!

整片天地間,唯一冇有任何行動的,就隻有那停留在原地的賀繁一人了。

“嘿嘿,多謝!”

賀繁嘴角微微翹起,對著那空間縫隙朗聲喊道。

隨即,從那空間縫隙之中,便傳出了一陣輕微的鳴叫聲。

那聲音,正是那鯤鵬的聲音!

儘管隻是一聲叫聲,不過從其中,倒是能夠聽出來一點煩躁和無奈感。

下一刻,空間縫隙緩緩癒合。

賀繁身形上升,低頭朝著下方看了一眼,隨即便搖了搖頭,輕輕歎息了一聲。

現如今,整

個歸心門的山門都已經被夷為了一片平地,再也不剩絲毫存在過的證據。

方纔在那危機時刻,賀繁啟用血脈的唯一作用,便是呼喚同族。

這是鯤鵬傳承記憶之中流傳下來的東西,作用便是當一隻鯤鵬遇到危險需要幫助的時候,便可以啟用血脈,其餘虛空中的同族便會感受到召喚。

若在以往,賀繁興許還無法做到這一點,但是在當初突破元嬰時,在龍鱗的幫助下,賀繁已是徹底將鯤鵬血脈溶於自身。

也正是因為當初的這個舉動,今日算是救下了賀繁一命。

不過這個力量,賀繁也就隻能使用這一次了。

之前那鯤鵬並不清楚賀繁血脈之力的氣息,方纔被引過來了,但是察覺到是賀繁之後,就藏在了那空間縫隙後不出聲。

好在賀繁在被吸走之前威脅了一下那鯤鵬,這才讓他出了手。

但這之後,記住了賀繁血脈之力的這鯤鵬,恐怕就再也不會過來幫賀繁了……

但是對此賀繁倒是無所謂了,反正現在救了自己一命就好。

此刻的賀繁已是再度飛到了數千米的高空,頂著那高空罡風,向著來路飛去。

此行的目的他已是達到了,再留在這魔族領地之中,已經冇有任何意義了。

約莫飛到了接近修士營地後,賀繁的方向卻驟然一轉,在這魔族領域內橫向飛行了數十裡後,纔是飛了出去。

賀繁內心清楚,自己拿到了歸心寶鑒的事情,是瞞不過桃

天欽的。

身為一宗之主,又有著元嬰境巔峰的修為。

自己哪怕刻意隱瞞,也絕對會被對方察覺出不自然來。

因此,賀繁索性就直接回宗了。

反正隻要回去之後,想辦法調查清楚歸心寶鑒的具體資訊,到時候隻要這寶物認了主,一切就都好說了!

不過離開的時候,賀繁也敏銳的察覺到了,僅是這短短一日的時間,那魔氣的覆蓋範圍,便又向前推進了約莫一裡地。

照著這個勢頭下去,整個修行界遲早都要被這魔氣給徹底汙染掉!

畢竟對於大多數修士而言,百年不過彈指一揮,幾次閉關就過去了。

賀繁吐了口氣,心頭也暗道剷除這魔族,算是迫在眉睫之事了。

否則的話,就算他對於自己修行進境有信心,但興許尚未到飛昇之時,這世界就徹底淪陷了。

賀繁搖了搖頭,不再去想這些,直接拿出了雷星梭,徑直向著天一宗方向而去。

約莫十日之後,賀繁便再度來到了天一宗山門之外。

看得出來,他的提議天一宗還是完成得很快的。

如今在天一宗山門廣場上,已是多出了不少臨時建築。

這些臨時建築,自然便是天一宗境內,那些個小宗派小家族的臨時居所了。

賀繁舒了口氣,身形閃爍間,便進入到了天一宗之內。

一回來,他便直奔宗主大殿,準備好好彙報一下這次的發現。

不過纔剛剛到達宗主大殿,賀繁便敏銳的察覺到了,在這宗

主大殿之內,除卻呂青峰和化長老之外,還有著四名陌生的元嬰境巔峰修士的氣息!

“長老,您請進吧。”

正在賀繁猶豫著要不要進去的時候,殿外的小道童卻麵帶笑意的迎了上來。

聽得這話語,賀繁挑了挑眉,當下也唯有邁步走了進去。

走入殿中後,他這纔看到,在呂青峰的下首位,正端坐著一名看上去便格外德高望重的和尚。

另一側,則是一名身著道袍,髮鬚皆白,但卻格外精神的老者。

二者身側還各自帶著一名同樣裝束的人,看樣子,似乎另外兩個宗門的人。

“執事閣長老賀繁,參見宗主!”

賀繁走進來之後,便對著呂青峰抱拳一拜。

有著外人在場,他自然不能對呂青峰保持之前那等隨意的態度了。

“嗯,賀長老此行前往前線,除了你傳回來的資訊之外,可還有其他發現?”

呂青峰點了點頭,輕聲對著賀繁問道。

聽得此言,賀繁點點頭,直接將那魔氣依舊在不斷蔓延的訊息給說了出來。

此言一出,殿內幾人的麵色皆是凝重了幾分。

顯然,他們也冇想到,那魔氣的擴散力度會這麼強大。

“看樣子,咱們得加快進度了。”

那老和尚抬起頭,望向了呂青峰,沉聲道。

對麵的道士此刻也微微點了點頭,表示認可。

很明顯,這幾位的到來,似乎是為了完成某件事情的,莫非他們已經對魔族入侵有了對策了?

聽著幾人的對話

賀繁疑惑的眨了眨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