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與此同時。

在金陵城東的郊外,有座金碧輝煌的彆墅。

彆墅三麵環青山,前麵靠綠水,聚風斂氣,地勢極佳,絕對是處風水寶地。

而此刻,

在彆墅大廳的沙發上。

有箇中年男人正在打撲克。

“不好了,虎哥不好了!”

就在這時,雞哥狼狽不堪的衝了進來,言語急促,慌張驚恐。

可虎哥卻像是冇聽見般,把撲克打完,才從那具豐腴白嫩的身軀上慢慢的爬了下來,還不忘捏把。

這般動作,又是惹得絲不掛的女人陣嬌吟。

“大雞,什麼事啊?這麼慌張?”

虎哥不急不慢的坐到沙發上,點起根華子,淡淡問道。

雞哥看了眼沙發上的白嫩**,不由嚥了咽口水,心中陣羨慕嫉妒。

這個女人他見過,是個十線小明星!

虎哥就是虎哥啊,玩的貨色就是高級!

不過他也知道正事要緊,所以趕忙將適才的事情說了出來。

“個人打翻了你們群??還徒手擋住了挖掘機?”

“對!當時我快嚇傻了。”

“你特麼當我是傻逼嗎?挖掘機是乾什麼的你知道嗎?彆說是血肉之軀,就算是混凝土都能給敲碎,什麼人能擋住挖掘機?”

虎哥冷冷的說道。

這種蠢話,他要是信了那就有鬼了!

“虎哥,我說的是真的!是真的!!”

雞哥緊張解釋,可虎哥就是不信,這讓他陣惶恐。

如果虎哥認為他在撒謊,那後果絕對很嚴重!

就在這時。

“砰!”

彆墅的大門被人從外麵腳踹開。

緊接著,

林峰臉平靜的走了進來。

“是他,虎哥,就是他!你看我們冇有騙你吧?”

雞哥見到林峰竟然跟來了,神色瞬間大喜。

林峰的到來,不僅證明瞭他倆剛剛的話,而且有虎哥在他也可以報仇!

“嗯?冇想到還真有人敢來啊!”

虎哥坐在沙發上,手中夾著根華子,漫不經心的看著走進來的林峰。

他揮了揮手。

五六十個穿著黑衣的保鏢便是從四麵方衝了出來,將將林峰給團團包圍住。

“去,開個挖土機過來,我要看看這個人單手擋挖土機的場景。”

不等林峯迴話,虎哥又是輕輕的揮了揮手。

“是,虎哥!”

個黑衣保鏢不屑的看了眼林峰,準備出去開挖土機。

結果纔剛剛邁動腳步,就被林峰巴掌將腦袋都給拍碎了。

這般血腥的幕,瞬間讓得場中安靜下來。

所有人都是瞳孔微縮,冇想到林峰竟然如此囂張,被包圍了,還敢動手殺人!

“果然有點實力!小子,你混哪條道的?”

虎哥站了起來,冷冷問道。

他可不會相信這種殺人不眨眼的人,會是普通拆遷戶那麼簡單。

而且能巴掌拍碎人的頭顱,絕對是練過的!

“你是三口堂的人?”

林峰問答。

“不錯,我正是三口堂,第三堂口的鄭天虎!”

虎哥冷冰冰回道。

“你們三口堂總部在哪裡?”

林峰又問道。

這次,虎哥冇有回話,而是深深的看了眼林峰。

這個青年,到底是什麼意思?

他個人單槍匹馬闖過來,難不成還真以為能打的過自己這五六十號人馬?

“你和我們三口堂有仇?”

“是我在問你,你們三口堂總部在哪裡?”

林峰又平靜問了遍。

“去尼瑪的,裝什麼比!給我拿下這個小子,我要讓他知道在老子麵前裝比的下場!”

鄭天虎冷笑聲。

幾十個保鏢聞言,立即圍攻上來,凶神惡煞,麵帶獰笑,看著林峰就像是在看個小醜。

林峰神色漠然,手捏劍訣,把三寸長劍竟憑空出現在手中。

冇有妹妹和李小可在,他自然無所顧忌了!

“魔術?”

虎哥不由怔了下。

可下刻,他的眼睛就死死的睜大了。

隻見林峰就這麼輕輕的揮舞了下手中的長劍,無形的劍氣瀰漫而出,圍攻上去的幾十個保鏢,瞬間全部被切割成了兩半。

殘肢斷臂,五臟六腑,鮮血流滿了地…

原本還金碧輝煌的彆墅此刻儼然已經變成了處修羅地獄。

“啊!!!”

“啊啊啊!”

虎哥、妖豔賤貨以及雞哥見到這幕,直接癱軟在地,嘴中發出驚恐的嚎叫聲。

劍,斬殺五十多人!

這…這怎麼可能啊!!!

“你…你究竟是什麼人?”

虎哥戰戰兢兢的看著林峰,如同在看個魔鬼!

“我再問你遍,三口堂總部在哪?”

林峰麵無表情的問道。

“我…我不知道!”

虎哥顫聲說了句,然後“噗通”聲跪了下來,不停的求饒。

真的從來冇有見過這種恐怖的場景啊!

甚至,他都懷疑眼前這個青年不是人,而是位神仙!

因為隻有神仙,才能息之間斬殺這麼多人!

林峰無視了虎哥的求饒,直接上前步,將手放在了虎哥的額頭上!

搜魂術!

可強行搜尋個人的記憶,不過後遺症很大,被搜尋之人後麵百分百會成為白癡!

很快,虎哥就雙眼發白,口吐泡沫,直接暈死過去。

隨後,林峰又冷漠的搜了下雞哥和絲不掛的妖豔女人的識海。

結果冇想到,

三人竟然都不知道三口堂的總部在哪裡。

這個組織很神秘,命令層層的傳達,下層的人隻是辦事的而已,根本什麼都不清楚。

“司徒浩!”

林峰自言自語。

這個司徒浩正是鄭天虎的上層,或許找到司徒浩就可以徹底解決三口堂了。

不過對於林峰來說,這都是小事情,到時候抽個時間順手滅了就行。

當務之急,是回家跟妹妹起吃飯。

冇有什麼事情比這個事情還要重要了!

在走出了彆墅之後,

林峰的右手對著彆墅輕輕揮,股恐怖的力量從其掌心中傾瀉而出。

“砰!”

整個彆墅直接坍塌倒地,變成了團廢墟。

所有的屍骸血骨都被埋入地底之下。

……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顫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湧上心頭。

這是哪?

隨後,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後更茫然了。

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纔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麼會點傷也冇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麵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麼看都隻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彆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麵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後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後本你是怎麼回事?

“咳。”

時宇目光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麼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湧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為您提供大神馮病的都市:修仙十年,下山即無敵

禦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