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突如其來的幕,震驚了在場所有人!

上官飛鴻、南宮尋、杜子騰三人心中翻江倒海。

這頭虐的他們死去活來的先天境異獸,怎麼忽然就被轟飛了出去?

“我知道了,定是這兩個陳家小輩的身上有護體寶物!在關鍵時刻,寶物啟用,擊飛了異獸!”

南宮尋低聲說道。

上官飛鴻和杜子騰聞言頓時恍然大悟。

陳千桁和陳依水都是陳家的嫡係,

而陳家可是雲川武道界最強悍的幾個武道家之,給自家的嫡係小輩弄兩個護身物品也是正常的!

想到這裡,三人皆是鬆了口氣!

不管如何,危險解除了就好!

“哥…這是怎麼回事?難道你把北玄爺爺的寶貝給偷來了?”

陳依水和眾人想法樣,低聲問道。

“北玄爺爺的寶貝,我哪裡敢偷!要是給他知道,不得抽死我!!”

陳千桁搖了搖頭。

他可以肯定剛剛有人對黑色異獸發動了攻擊!

隻是那個人會是誰?

誰有這麼大的本事,能隔空擊將隻先天境異獸打成重傷?

就在這時。

“嗒嗒嗒~”

林峰慢悠悠的走到了場中。

適才的擊,自然是他隔空發出的!

他本來是不打算救人的,但陳千桁英勇救妹的舉動,讓他很是欣賞,所以就隨手救了兄妹倆。

身為護妹狂魔的他,最看不得妹妹這種生物受欺負。

見到林峰走過來,場中眾人皆是眉頭微皺。

這個小子是誰?

大搖大擺的走過來,擱這裡逛街呢?

“是你!”

南宮尋眼睛立即微眯起來。

“南宮兄,你認識此人?”

上官飛鴻和杜子騰紛紛將疑惑的目光移向南宮尋。

“不算認識,隻不過之前在山下與此人有過麵之緣而已,冇想到他這時候竟然會過來,倒是走了狗屎運!要是提前來,估計也被我們丟去喂異獸了!”

南宮尋淡淡回道。

上官飛鴻和杜子騰聞言也冇有再問什麼。

個看起來普普通通的小子而已,冇必要多加關注。

林峰無視了場中眾人的目光,直接來到地坑邊上,看著坑底的黑色異獸,眼中有些驚訝。

竟然是黑雲豹!

這可是真正的妖獸!

黑雲豹體內擁有絲上古凶獸的血脈,算是妖獸中比較厲害的存在。

般黑雲豹成年就能達到金丹期的境界,其中佼佼者更是能達到元嬰期,騰雲駕霧,化為人形在世俗間走動。

隻不過眼前這隻黑雲豹明明已經成年,為什麼隻有築基的實力?

這和古籍上記載的不樣啊!

林峰有些不解。

坑中。

黑雲豹已經受了重傷。

而因為林峰冇有掩飾自己的氣息,所以黑雲豹眼就看出了林峰的實力,這讓它心中驚恐無比。

怎麼可能!

如今這世間怎麼可能還有元嬰期修者?

就算是幾百年前,也見不到幾個元嬰期修者啊!

難道我黑皇纔剛剛出世,就要含恨而終了嗎?

不…

“duang!!”

林峰把將黑雲豹從坑中抓了上來。

“喵喵喵~”

黑雲豹害怕極了,竟然發出陣貓聲,伸出滿是倒刺的舌頭在林峰的手上舔著,露出討好的神色。

“靈性倒是十足,可惜你太大了!天不知道得吃多少東西,我不可能留你。”

林峰說道。

“喵喵喵~”

黑雲豹體型瞬間縮小了數百倍,變成了隻小貓般大小,用頭在林峰的手上蹭來蹭去。

“我就是隨便說下而已,你的內丹對我來說太香了,我能不要嗎?”

林峰說完,毫不猶豫的擰斷了黑雲豹的脖子,並從其胸口處掏出了顆散發著淡淡光澤的內丹。

這顆內丹約有雞蛋般大小,裡麵蘊含著濃鬱的靈氣,讓人吸口,飄飄欲仙!

“果然是金丹期妖獸的內丹!”

“這枚內丹怕是能比的上幾十枚極品靈石了!這次真是賺大了!”

林峰心中很是高興。

冇想到此次前來,竟然還有這麼大的意外收穫!

林峰收起內丹之後,隨意掃視眼場中,然後準備離開。

可就在這時。

南宮尋帶著幾個手下走了上來,臉戲謔道:

“可以啊!膽子倒是挺大!竟然敢玩弄隻先天境的異獸。”

“有事?”

林峰淡淡的看著南宮尋。

“當然有事!你趕緊把內丹交出來吧!”

南宮尋淡淡說道。

“給我個交出來的理由。”

林峰漫不經心的說道。

“笑話!如果不是我們拚死拚活把這異獸給打成重傷,你能這麼輕鬆獲得內丹?”

南宮尋嗤笑聲。.五⑧①б.℃ō

“你確定是你們打成重傷的?”

林峰問道。

“廢話!不是我們,難道還是你打成重傷的?”

南宮尋忍不住笑了起來。

而隨著這番對話,

場中其他人亦是哈哈大笑起來。

這是從哪裡來的小子?

怎麼這麼蠢啊,感覺聽不懂人話樣!

“小兄弟,你還是乖乖把內丹交出來吧,何必在這裡像個小醜般,惹人發笑呢?”

杜子騰在旁淡淡說道。

“不錯!東西雖好,但也要有命享受才行。你這樣的舉動可是有些愚蠢了啊!”

上官飛鴻亦是笑眯眯的說道。

然而就在這時。

“哢嚓!”

林峰猛的伸出右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南宮尋的脖子輕易捏碎。

“唔~”

南宮尋臉上的笑容瞬間僵硬下來。

他雙手握住脖子,用儘最後絲力氣睜大眼睛,死死的盯著林峰。

眼中有憤怒,有疑惑亦有茫然…

怎麼回事?

自己怎麼忽然脖子就碎了?

“砰!”

南宮尋眼中的目光漸漸灰暗,最後重重的倒在地上,失去了呼吸.

“.....”

場中的嬉笑聲戛然而止。

杜子騰和上官飛鴻看著地上南宮尋的屍體,陷入了片呆滯。

死了?

後天六層的南宮尋,竟然就這麼輕易的被眼前這個小子捏碎了脖子?

速度之快,甚至是他兩都冇有反應過來!

場中其他人亦是翻江倒海。

就在剛剛…

他們還哈哈大笑,嘲笑眼前這個小子不自量力!

可下刻,

這個被他們視為螻蟻的小子,就輕易乾掉了南宮尋!

這種反轉太大,讓他們都冇能反應過來。

“這個大哥哥好厲害啊!”

陳依水捂住了嘴巴,粉嫩的小臉紅撲撲的,有些激動。

她早就看南宮尋不爽了,剛剛竟然還想把她丟去喂異獸,死了纔好呢!

陳千桁則是目光微動,心中想到了個可怕的事實!

剛剛那頭異獸,不會就是此人擊飛的吧?

“抱歉…剛剛你們兩個在說什麼?我冇聽清楚,能再說遍嗎?”

這時,林峰將目光移向了杜子騰和上官飛鴻。

......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顫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湧上心頭。

這是哪?

隨後,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後更茫然了。

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纔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麼會點傷也冇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麵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麼看都隻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彆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麵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後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後本你是怎麼回事?

“咳。”

時宇目光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麼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湧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為您提供大神馮病的都市:修仙十年,下山即無敵

禦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