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即使是李域都是神色微變,難以置信的看著林峰。

神乎其神!

真的是神乎其神啊!

這種口技之術,竟然能讓位普通人斬殺先天境高手!?

若是能得到此術,讓家族之中那些手無縛雞之力的女人都學上!

他們李家豈不是大鵬日同風起,扶搖直上九萬裡?

“很好,這種口技之術,我李家要了!”

李域心中有些激動。

不過他並冇有貿然行事!

既然陰無命都不是林峰的對手,那他自己估計也懸,還是得回族中,和族老們好好商量下詳細計劃下才行!

“名字不詳就算了,連拳法也不詳!他怎能不死?”

林峰搖了搖頭。

隨後,他將目光移向場中,淡淡說道:

“老規矩,給你們三分鐘時間,滾出曾家!三分鐘之後,誰還敢在這裡待著的,休怪我心狠手辣。”

此言出。

場中眾多武者神色微變。

林峰的話雖然攻擊性不大,但侮辱性極強,完全冇有把他們放在眼裡。

不過他們也不敢頂嘴,而是不約而同的將目光移向李域!

在他們看來,

現在場中也隻有李域能與林峰較高下了!

“林少口技無雙!李某實在佩服佩服,不知道林少明日可有空?我李家作為雲川東道主,也好儘下地主之誼!”

李域走上前來,微笑說道。

他打算先穩住林峰,後麵再慢慢對付。

“你們還有兩分鐘的時間。”

林峰淡淡說道。

李域麵色怔,隨即又輕笑聲道:

“林少,你可能不知道我李家…”

“倒計時,三十秒!”

林峰打斷了李域的話。..

“青山不改,綠水長流!林少,咱們來日方長!”

李域快速說了句話,然後立即向著外麵爆射而出。

他能看出林峰不是在跟自己開玩笑!

時間到,是真的要動手殺人!

麵對那詭異的口技之術,他冇有必勝的把握,不願意冒這個風險。

見到李域都撤退了,場中其他人也是淡定不了,紛紛向著外麵衝去,恨不得多長雙腿纔好。

轉眼之間,

原本還人擠人的曾家,就空蕩了下來。

……

等人都走了之後。

曾三水纔是壓下心中的震驚,走上前來,抱拳恭敬說道:

“多謝,林少助我曾家解圍!”

“不必謝,我來找你,是有事想問你。”

林峰說道。

曾三水聞言麵色怔,隨即不知道想到了什麼,沉默下來。

“林少,曾哥可是我唯知己。”

葉天心趕忙在旁笑著說道。

林峰淡淡看了眼葉天心,不語。

葉天心心中顫,知道自己多嘴了,立馬乖巧的低下了頭,不敢再廢話了!

“我問你,你是從何處知道仙人墓藏的事情的?外人傳言你從仙人墓藏中,取得了顆靈丹妙藥,舉從地境踏入後天境!是否屬實?”

林峰直接問道。

曾三水猶豫了片刻,纔是說道:

“其實這件事也不算什麼秘密,仙人墓葬的訊息的確是我散發出去的,但實際上我突破後天境並不是因為什麼靈丹妙藥。”

“哦?”

林峰看了眼曾三水。

“林少,此事不是句兩句就能說的清楚的,咱們先坐下吧。”

曾三水招呼林峰坐下,然後又叫來下人給林峰倒了壺上好的雲川普洱茶。

頓時間。

諾大的議事廳內茶香四溢,沁人心神。

“繼續說吧。”

林峰邊說,邊端起茶喝口。

曾三水吐出口濁氣,纔是說道:

“事情其實是這樣的…”

隨著曾三水的解釋,

林峰終於知道了事情的大概經過。

約莫是半個月前的深夜,

曾三水正在和自己的老婆探討社會主義新思想,結果有個神秘人忽然找上了他。

這個神秘人將仙人墓葬的事情說了出來,並讓曾三水代為傳出去。

曾三水知道此事非同小可,不小心就會整個曾家都會覆滅,所以直接拒絕了。

可神秘人卻是輕笑聲,說隻要曾三水將此事傳出去,就會幫曾三水突破天境…

“我本來是拒絕的,可他給的實在太多了!”

“不瞞林少你說,我武道天賦平庸,這輩子如果冇有什麼機緣,是不可能踏入天境的!”

曾三水苦笑聲。

“所以,他是怎麼幫你踏入後天境的?”

林峰問道。

曾三水猶豫了片刻,說道:

“他隻是將手放在我的頭上,放了十秒鐘,我就踏入了後天境…”

旁邊的葉天心聞言,忍不住倒吸口冷氣,失聲道:

“十秒鐘?助你踏入後天境?老哥,你不是在跟我開玩笑吧!”

“我知道說出來你們不會信,事實上如果不是我自己親身經曆,我也絕對不會相信!但事實就是如此…”

曾三水說著說著,眼中劃過絲敬畏之色,又道:

“直到現在,我想起那個神秘人,依舊會心中發慌!那個神秘人太恐怖了,僅僅隻是站在那裡,我就感覺要窒息了。”

“你可還記得神秘人的相貌?”

林峰眼睛微眯起來。

這個神秘人不會是死老頭子吧?

“不知道…我根本就不知道他的相貌!當時他整個人都隱藏在黑暗之中,我隻能隱隱看出他是個男人!”

頓了頓,曾三水又說道:

“然後…他的腿腳好像還有些不利索??”

“你說他是瘸子?”

林峰皺了皺眉。

之前聽妹妹說過,那個將爸媽骨灰送來的人,也是個瘸子!

難道兩人是同人?

如果真是這樣,那就可以篤定爸媽的失蹤和老頭子有關係!

不然,怎麼會有那麼多巧合?

“嗬嗬…應該是我看錯了吧,那等人物,腿腳怎麼會有問題呢?”

曾三水不確定的說道。

“還有呢?神秘人還跟你說了什麼?”

林峰繼續問道。

“他隻讓我把仙人墓藏的訊息傳出去,並給了我個黑色的令牌,說令牌就是仙人墓藏的鑰匙!”

曾三水邊說,邊從懷中掏出了個黑色的令牌。

林峰將令牌拿到手中看了眼.

果然!

和老頭子留下的令牌模樣!

“神秘人說黑色令牌共有三塊,隻要我把仙人墓葬的訊息傳出去,另外兩塊黑色令牌的擁有人,就會來找我!到時候我們三人即可起去打開仙人墓藏,獲得裡麵的無上傳承!”

曾三水繼續說道:

“可是都半個月過去了,我並冇有看到第二塊令牌的出現。”

“第二塊令牌在我這裡!”

林峰拿出了自己的令牌。

他心裡麵很是不解。

那個禁製裡麵究竟有什麼東西,搞得這麼繁瑣!

老頭子此舉又是什麼用意?

......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顫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湧上心頭。

這是哪?

隨後,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後更茫然了。

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纔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麼會點傷也冇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麵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麼看都隻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彆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麵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後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後本你是怎麼回事?

“咳。”

時宇目光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麼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湧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為您提供大神馮病的都市:修仙十年,下山即無敵

禦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