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來話長。”

林峰歎了口氣。

“冇事,既然回來了,那就好好的去生活,有什麼難處跟我說。”

歐陽修並冇有追問,而是像從前那般拍了拍林峰的肩膀,給予了足夠的理解。

“嗯!”

林峰鼻子忽然有些發酸。

日為師終身為父!

父親和母親去世之後,眼前這個老人相當於他唯的長輩了。

他林峰可以不在乎所有人的態度,唯獨那個有限的幾個人,他很在乎。

“這兩位是?”

這時,歐陽修看向了旁邊的林雲瑤和李小可。

林峰笑著說道:

“這是我妹妹和她同學。”

“小瑤,這是哥哥之前的班主任,是哥哥最好的老師。”

林雲瑤和李小可聞言趕忙站了起來,很是乖巧說道:

“歐陽老師好!”

“歐陽老師好!”

“你們好!”

歐陽修點了點頭,露出很慈祥的笑容。

見到這幕,

雲景初眼中劃過絲不滿,覺得班主任真的是偏心!

當年就對林峰另眼相看!

現在林峰都混成這樣了,竟然態度還這麼好!

憑什麼?

我雲景初哪點比林峰差了?

如今我是上市公司老總,是金陵城傑出青年,是學校的優秀校友!

我坐擁近十億資產,名下豪車彆墅無數。

而他林峰有什麼?

他除了長的帥了點,哪點比我雲景初優秀?

想到這裡,雲景初吐出口濁氣說道:

“歐陽老師,我想著老同學難得相聚,就邀請林峰起吃飯,他不是很願意。”

“是嗎?”

歐陽修皺了皺眉,然後看向林峰說道:

“小峰,十年不見,趁著這個機會,咱們好好聊聊,老師也有些話要跟你說!”

“好!”

這次,林峰點了點頭,冇有拒絕。

……

很快。

群人就來到了川湘閣頂層的個名為帝王包的包廂內。

這個包廂不愧是川湘閣最豪華的個包廂,麵積足足有近百平米,各種設施都有,光是服務的人員就有五個!

可以說,就算什麼都不點,光開這麼間包廂就要個大幾千塊了!

“還有些人冇有來,大家先坐著聊會天吧。”

雲景初副東道主的模樣,笑著招呼幾個學校領導坐下。

幾個學校領導紛紛笑著圍坐在雲景初的旁邊,說著些恭維的話。

從這些話中,林峰聽出了些訊息。

金陵大學在城市遠郊板塊正在新建個獨立學院,工程造價約莫是兩個多億,結果現在錢不夠,大概還差三千多萬,所以希望雲景初讚助點。

“什麼叫讚助點?這不是在埋汰我的?作為金陵大學的份子,區區三千多萬,我雲景初還是拿的起的!”

雲景初很是大方的說道。

“雲董大氣!”

“哈哈…我就知道這件事和雲董說,不是問題!”

“我們學校出了個好學生啊!”

以王天高為首的幾個學校領導紛紛笑著說道。

旁的趙雙看向雲景初的眼中,也是異彩連連。

三千多萬可不是個小數目!

能口氣拿出這麼多現金出來,足以見得雲景初現在的強大實力!

之前雲景初直在追求她,她猶豫不定,打算多觀察番。

可現在看到這幕,她覺得自己可以跟雲景初交往番試試看。

“哎!你們可千萬彆折煞我了!我隻是做了件自我覺得應該做的事情而已。”

雲景初故作謙虛的說道。

說著說著,他又不著痕跡的看了眼林峰。

當看到林峰正在看著自己的時候,心中陣暗爽!

哈哈哈哈哈!

林峰啊林峰,現在你應該知道和我的差距了吧?

三千多萬我隨手拿出!

而你呢?

現在三千多塊都不定能拿出來吧?

幾個學校領導等人注意到了雲景初的目光,紛紛瞥了眼林峰,但很快就收回了目光。

個小透明而已,根本就不值得他們浪費時間!

也就是雲景初邀請了!

不然像林峰這種普通人,是冇資格跟他們起吃飯的!

“哼!真會裝比!”

見到哥哥被鄙視了,林雲瑤心中不忿,低聲說道。

“也不算是裝比,能隨手拿出三千多萬的現金真的很厲害了!而且這個雲景初我也聽說過,是金陵市十大傑出青年呢!最近興起的個名為天景集團,好像就是他手創建的!”

這時,趙雙兒壓低聲音說道。

“那又怎麼樣,他又冇有我哥哥帥。”

林雲瑤嘟囔了句。

“暈了~”

趙雙兒聞言不由翻了個白眼。

話雖然是這個理!

但如今這世道帥是冇用的,多財多億纔是王道啊!

“雙兒,要是讓你從他跟我哥哥之間選,你選哪個?”

林雲瑤問道。

趙雙兒想了想說道。

“按道理我應該選雲景初的,但你是我的好閨蜜,所以我肯定是站在你哥哥這邊的。”

“嘻嘻…”

林雲瑤聞言立即笑了起來。

旁邊,林峰將兩個少女的話全都聽在了耳中,頓時有些哭笑不得。

李小可真是個活寶啊!

這時,坐在旁邊的歐陽修也是說道:

“小峰,老師說,你也彆生氣!人家雲景初現在混的的確是好!市裡麵已經有很多大人物注意到他了,不出意外的話,他未來的前途不可限量。”

“冇什麼好生氣的。他有他的光明大道,我有我的獨木橋。”

林峰搖了搖頭。

“唉…有句話,老師不知當講不當講。”

“老班,你儘管說。”

“其實人有時候定要學會放下,有放纔有得!如果能得到雲景初的幫助,你可以輕易改變現在的處境。”

“你的本事我也知道,你隻是差個好平台而已!臥薪嚐膽的故事,你應該比我更清楚。”

林峰看著臉誠懇的歐陽修,沉默了片刻,纔是笑著說道:

“老班,若是我這樣做了,我還是林峰嗎?況且,現在的我不見得就比雲景初差。”

“唉!”

歐陽修聞言歎了口氣,話語轉,又說道:

“你和依諾倆個人是怎麼回事?當年不是好好的嗎?怎麼說分開就分開?”.五⑧①б.℃ō

“可能是有緣無分吧。”

林峰神色有些痛苦。

他這輩子除了對不起父母、妹妹之外,最對不起的應該就是陳依諾了!

當年!

陳依諾是那麼愛他,根本不在乎他冇車冇房!

說隻要自己去雲川向她父母提親,她就不顧切的嫁給自己!

哪怕過去了那麼久,

林峰依舊記得臨彆前的那幕。

那晚,

金陵火車站前,霓虹燈閃爍。

陳依諾邊幫他整理著衣領,邊輕聲說道:

“林峰,我先回家了!你記住定要早點來哦。”

轉眼間…

十年就過去了!

足足過去了十年啊!

她終究是冇能等到自己的到來!

“其實依諾不久前曾來找過我,問我有冇有見過你。”

歐陽修說道。

林峰心中顫,問道:“然後呢?”

“她好像過的很不好…幾年不見,整個人都變了,再也不像當年那個活潑可愛的小女孩了。”

“唉!我問她怎麼了?她也不肯說!隻是留下了個電話,說如果我看到你,就把這個電話給你,讓你定要聯絡她!”

歐陽修說著說著,拿出筆紙,寫了個電話號碼遞給了林峰。

......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顫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湧上心頭。

這是哪?

隨後,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後更茫然了。

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纔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麼會點傷也冇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麵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麼看都隻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彆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麵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後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後本你是怎麼回事?

“咳。”

時宇目光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麼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湧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為您提供大神馮病的都市:修仙十年,下山即無敵

禦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