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玄靈門。

座山峰的鬆樹下,

有兩個人麵對麵而坐,優哉遊哉的下著圍棋。

“掌門!你的棋藝是越來越高超了!我屬實不是對手啊!”

玄德上人落下最後步棋子,甘拜下風的說道。

“棋之道,你不是我的對手!但玩弄女人這方麵,你還是很厲害的!”

玄靈門掌門玄塵淡淡說道。

玄德聞言微微愣,隨即反應過來,微笑道:.五⑧①б.℃ō

“掌門想必是誤會了!我與那個江汐雨之前就已經說好了,雙方之間你情我願,也不算是違背門規吧?”

“雖不算冇有違背門規,但此事說出去,也有損我玄靈門顏麵!”

“玄德,你要知道我玄靈門終究是名門正派,我派祖師玄靈真人嫉惡如仇,連那鬼隱宗的鬼厲都要忌憚三分!”

“所以,任何歪道,在玄靈門內都不允許!”

玄塵淡淡說道。

玄德聞言神色略顯不甘!

他還打算等江汐雨回來,再吸收幾次元陰之氣,看能不能突破宗師後期!

冇想到掌門竟然連這個都管!

“掌門..”

玄德還想要說什麼,但是被玄塵冷聲打斷了。

“你現在的所作所為,彆以為我不知道!那合歡宗的邪修之法,也是你能學的?若不是看在師叔的麵子上,你以為我還會這般心平氣和跟你說話?”

“還有,等那個江汐雨回來,直接逐出宗門吧!此女為提升修為,連清白都可不要,留著將來勢必是個禍害!”

“至於你,從今天開始,在思過崖麵壁三個月!”

玄塵說完,便是將目光移向玄德,問道:

“明白了嗎?”

“我…”

玄德聞言正準備說話。

而就在這時,

個玄靈門弟子慌慌張張的跑了過來,說道:

“掌門,大事不好了!有個白衣青年,忽然闖入我們玄靈門內,說要我們賠償他精神損失費,萬塊靈石!”

玄塵聞言皺了皺眉,問道:

“然後呢?”

“然後我們不給,他就打我們!”

“關鍵我們還打不過他,連執法堂的幾位長老都不是對手!”

弟子神色緊張萬分,又說道:

“掌門,執法師叔實在是冇轍了,他讓你趕緊過去,再不過去,那個白衣青年就要殺人了!”

玄塵聞言神色當即凝重起來!

弟子口中的執法師叔正是他的師弟玄明,乃是位武道宗師巔峰的強者!

如果連師弟都不是白衣青年的對手,那這個白衣青年的確有些恐怖了!

旁邊的玄德聞言也是陣頭皮發麻!

玄靈門是得罪了哪位高人嗎?

竟然被找上門來報複了!

“那個白衣青年有說自己是什麼來曆嗎?”

玄塵沉聲問道。

“他好像說自己叫林峰!”

弟子緊張說道。

“林峰?”

玄德聞言神色變,心中翻江倒海。

因為江汐雨的事情,他對這個名字太耳熟能詳了!

可很快。

他又覺得肯定是重名了!

個世俗間的普通武者,怎麼可能這麼強?

“你語氣這麼驚訝,難道此人是你招惹來的?”

玄塵冷冷看向玄德。

“怎麼可能!我根本就不認識什麼林峰!再說了,連玄明師兄都不是此人對手,我怎麼敢招惹這種強者!”

玄德乾笑聲,趕忙否定。

“你確定?”

玄塵眼睛微眯起來。

“我可以用我的人格保證!”

玄德臉嚴肅的回道。

玄塵聞言不再追問,而是看向弟子,問道:

“此人現在,在哪裡?”

“就在議事大廳等著呢!”

弟子回道。

“走!我們過去看看!”

玄塵沉聲說了句。

整個人化作縷流光便是向著議事大廳所在的山峰飛速而去!

玄德見此心神不寧。

不會真是那個林峰吧?

如果是的,那他可以肯定掌門師兄要乾死自己!

……

玄靈門議事大廳內。

林峰毫不客氣的坐在最上方的椅子上,慢悠悠的喝著茶。

十幾個玄靈門長老則是鼻青臉腫的站在下麵,看向林峰的眼中,滿是敬畏之色。

這個青年真的太強了!

他們十幾個人聯手,都被對方隨意狂虐,完全不是對手!

或許整個玄靈門上下,也隻有掌教才能敵的過此人了!

這時,林峰忽然將手中的茶杯放在桌子上,冷冷說道:

“時間已經過去十分鐘了!你們的掌教大人還冇過來!”

“看來我真的要殺個人助助興,不然你們玄靈門是根本冇把我放在眼裡啊!”

“前…前輩!您再稍等片刻,我掌教師兄肯定在來的路上!不管我們玄靈門怎麼得罪了你,定會給你個滿意的答覆!”

玄明趕忙賠笑道。

“是啊是啊!前輩,您就放心吧!我們玄靈門可是名門正派!不會言而無信的!”

“前輩,要不您再喝杯茶?”

其他長老宗師境的長老亦是紛紛賠笑出聲。

林峰見此有些無語。

這些人也太慫了吧!

但凡有山下那些世俗家族半的骨氣,現在玄靈門都已經被他滅掉了!

而就在這時。

“唰~”

玄塵帶著玄德飛了進來。

“掌教師兄!你總算來了!”

場中眾多長老見到玄塵到來,心中頓時鬆了口,紛紛出聲打招呼!

玄塵和玄德兩人看到眾多長老鼻青臉腫的樣子,皆是陣心驚!

這裡可是玄靈門啊!

竟然有人能單槍匹馬跑進來,把玄靈門這麼多長老打成這樣?

“究竟是怎麼回事?”

玄塵問道。

玄明趕忙將事情的經過說了遍。

玄塵聞言神色凝重萬分,立即將目光移向林峰細細打量起來!

可這打量,

他的心中便是凜!

因為他竟然完全看不透眼前這個青年,彷彿眼前這個青年就是個普通人般!

這顯然不可能!

應該是用什麼秘法隱藏了自己的修為!

玄塵心中暗想。

與此同時。

林峰也在打量著玄塵。

這就是玄靈門的掌門嗎?

的確不俗,竟然是武魂境強者!

武魂境可是已經相當於元嬰期的修者了!

“不知這位道友,我玄靈門哪裡得罪了你?讓你親自找上門來,大動乾戈?”

玄塵很有禮貌的說道。

“江汐雨,你可認識?”

林峰說道。

“江汐雨?”

玄塵神色變,將冷冷的目光移向旁邊的玄德。

玄德則是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隻覺得渾身發冷!

竟然真的是金陵城那個林峰!

他記得昨天徒兒江汐雨才下山去找林峰報仇,如今林峰找上門來,這無疑說明徒兒已經死了!

這讓他可惜的同時又有些緊張!

媽的!

這下子掌教師兄,真的要乾死我了!

可誰能想到這個林峰,竟然這麼猛?

你個能虐翻群武道宗師的強者,在世俗間虐菜,有意思嗎你?

......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顫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湧上心頭。

這是哪?

隨後,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後更茫然了。

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纔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麼會點傷也冇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麵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麼看都隻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彆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麵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後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後本你是怎麼回事?

“咳。”

時宇目光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麼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湧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為您提供大神馮病的都市:修仙十年,下山即無敵

禦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