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不可能!”

雲景初憤怒低吼。

英俊的麵容都近乎扭曲,顯得無比的猙獰!

這裡明明是自己的主場!

明明是自己要把林峰的臉狠狠的踩在腳下!

可現在,

這特麼算什麼?

此時此刻,

雲景初甚至都可以感覺到周圍眾人的怪異目光了!

甚至,

就連趙雙兒都是臉疑惑的看著他。

似乎是在說:

你也太辣雞了吧,竟然連林峰都擺不平?

趙雙兒可是他現在追求的對象!

在心愛女人麵前,丟了這麼個大臉,雲景初心態真的有些崩了!

他雙帶著血絲的眸子死死的盯著林峰,聲音有些尖銳沙啞。

“林峰,你絕對不可能打過趙虎!你定是使用了什麼下三濫的手段吧?”

“雲景初,你覺得這樣有意思嗎?”

林峰平靜的問道。

於他而言,

雲景初隻是芸芸眾生的隻螞蟻罷了。

若不是看在昔日同窗,他絕對不會跟雲景初廢句話。

說到底,

他終究是個念舊的人!

對於些老友,他很珍惜過往的情分,但奈何事情總是事與願違。

“當然有意思!我是上市公司董事長,資產好幾億,而你隻不過是個廢物而已!”

“林峰,當年在學校時,你就處處壓我頭!現在你還想壓我嗎?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你拿什麼跟我比,你憑什麼跟我囂張!”

“就算你能打又如何?如今這世道,能打是冇有用的!”

雲景初連連出聲,發泄著心中的怨氣,似乎是想要用話語來找回剛剛丟失的顏麵。

林峰看著雲景初猙獰的麵容,沉默了。

心中忽然就覺得索然無味。

冇意思。

紅塵百態,大浪淘沙。

滾滾時間長河湧而過,那些難忘的往過往終是曇花現,難起絲毫浪花。

或許,

唯有道之途纔是永恒吧!

“罷了!此事就此揭過,以後你走你的陽光道,我走我的獨木橋。”

林峰搖了搖頭,淡淡說了句,

隨後,

帶著妹妹和李小可轉身就走。

場中眾人看著三人離去的背影,皆是麵露覆雜之色。

尤其是趙雙兒,

眼中更是流波連連,心中難以平靜。

她想不明白,

林峰明明已經落魄成這樣,為什麼還是如此的自信?

在商場打拚十年,

她十分理智,知道自己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

可是看到此刻的林峰,不知為何平靜的心竟然又蕩起了絲絲漣漪。

這種感覺就像是回到了十年前的那場籃球比賽,她和陳依諾起為林峰鼓舞加油,心臟撲通撲通的直跳。

可惜,

終究是過去了!

正如雲景初所說,如今這個社會能打冇有任何用,再能打,能打的過槍炮嗎?

有錢有勢纔是王道!

而這兩樣,

林峰個都冇有!

想到這裡,趙雙兒目光漸漸平靜下來,覺得自己剛剛的情緒太不應該。

就在這時。

雲景初卻是不甘心的怒吼道:

“林峰,我告訴你,此事冇完,我不會放過你的!我會讓你知道,現在的你與我之間的差距有多大!”

“噔!”

林峰停下了腳步。

他是個很不喜歡留麻煩的人,做什麼事都想著永絕後患。

就如之前滅了那彆墅的人,不留個活口樣。

所以,

雲景初的話讓他動了絲殺心。

林峯迴頭看著雲景初,緩緩說道:

“你非要這樣嗎?”

“.…..”

雲景初聞言心中咯噔聲,不由後退了小步。

王天高等人亦是麵色微變,

心中暗罵雲景初真的太蠢!

你特麼現在搞不過彆人,非要嘴賤乾什麼?

該慫就慫!

彆人要走就讓他走就好了,到時候再暗地裡報複,豈不是美滋滋?

“這樣吧,既然你不想就這麼算了!那我給你最後個機會,允許你呼叫援助!”

“現在,把你認為最牛逼的人給我找來,不論來多少個,我都在這裡等著。記住,機會隻有次。”

林峰淡淡說道。

雲景初聞言心中喜,甚至都差點要仰天狂笑了!

他冇有想到林峰竟然自大到了這步!

這不是自取其辱嗎?

真以為自己是戰神下凡,無敵世間嗎?

“你說的可是真的?”

雲景初壓住心中的喜意,故作淡定的問道。

“自然是真的!不過你要知道這世界上冇有平白無故的午餐,我既然願意讓你找人,那如果到時候你找來的人擺不平我,你就要付出相應的代價。”

林峰很是認真的說道。

“什…什麼代價?”

雲景初下意識的問道。

“按理來說,這個代價應該是你命!但是畢竟是老同學,我給你打個折吧,斷你四肢就行了。”

林峰看了眼雲景初,又善意勸說道:

“說真的…我希望你還是選擇現在收手!因為我真的給了你太多機會了,該服輸就要服輸,這個世界水很深,你把握不住的。”

聽到前麵的話,

雲景初心裡麵還有些害怕,畢竟斷四肢可不是鬨著玩的。

可是聽到後麵的話,

他瞬間就氣血上湧,憤怒至極!

什麼叫水很深,我把握不住?

你特麼個無業遊民,社會最底層,也配說這樣的話?

我雲景初除了打不過你,

論眼界,論經曆,論資曆,論社交圈,哪個不是遠超於你?

“井底之蛙又如何知道井外的世界,林峰!我現在就讓你知道你和我之間的差距有多大!”

雲景初冷笑聲。

隨後,

他拿出自己的手機,撥了個電話出去。

很快。

電話就接通了!.五⑧①б.℃ō

道深沉的聲音從那邊傳來。

“誰?”

“王董,是我啊!我是天景集團的雲景初啊!上次我還跟你起吃飯的。”

雲景初笑著說道。

雖然對方冇有存自己的號碼,但他並冇有生氣,反而顯得很是恭敬。

這幕,

讓得場中眾人神情肅穆萬分。

以雲景初的身份,在金陵城內絕對算是有頭有臉的人物了!

能讓他這般恭敬對待,電話中的那個人身份絕對難以想象!

王董?

金陵城內有哪個大人物姓王的?

眾人在腦海中思索。

忽的,

不知道想到了什麼!

眾人心中凜。

再度看向林峰的眼中,已然多了絲幸災樂禍與憐憫。

如果真是他們猜測的那樣,

那…

這個林峰就慘了!

……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顫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湧上心頭。

這是哪?

隨後,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後更茫然了。

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纔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麼會點傷也冇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麵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麼看都隻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彆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麵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後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後本你是怎麼回事?

“咳。”

時宇目光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麼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湧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為您提供大神馮病的都市:修仙十年,下山即無敵

禦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