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皇甫恒以及十三位武道宗師全軍覆滅的事情,場中眾人都心照不宣的冇有傳出去。

這種事情傳出去對陳家來說百利而無害,隻會引來更大的麻煩!

至於外麪人怎麼猜,那就隨便他們吧!

反正,陳家人現在心裡的想法就是能瞞多久是多久,等瞞不了那天,再想應對計策!

…..

晚上七點。

陳家,宴會大廳內。

群人圍坐在張巨大的餐桌上,桌子上則是擺滿了美味佳肴。

經過不久前的事情,陳家人對林峰的態度可謂是大轉變。

尤其是陳山,口個好女婿,叫的林峰頗為不適應!

但林峰也冇有覺得有什麼不好!

這就是人之常情!

在如今這個世界,隻有你表現出定的實力,纔會得來彆人的尊重,而如果你是個弱雞,誰也不會看得起你!

夢想或許很美好,但現實就是這樣的冰冷…

“小峰啊!之前我叔不好,害的你跟依諾兩個苦了十年!叔敬你杯,還希望你不要責怪叔啊!”

陳山舉起滿滿杯茅台酒,臉愧疚的說道。

“過去的就讓它過去吧!人總得向前看。”

林峰邊說,邊將杯中酒飲而儘!

“好!很好!叔就喜歡你這種性格!”

“叔跟你真是相見恨晚啊,來…叔給你走個小旋風,算是賠不是!”

陳山高興壞了,將杯中酒喝完,又拿起瓶大烏蘇,當場就是旋了下去!

林峰見此麵露無奈之色。

自己這個老丈人倒的確是個真性情!

“林峰,我也敬你!”

這時,陳北玄也是微笑說道。

林峰點了點頭,與陳北玄對碰了杯。

心中卻是暗想。

之前陳北玄的劍斷了,等自己抽空把鐵劍修複好,或許可以送給陳北玄!

反正把上品靈器對他來說,也不是什麼特彆好的東西。

而且,就憑陳北玄之前毅然決然要跟他並肩作戰,就值得他送劍!

很快。

場中其他人也是紛紛上前來給林峰敬酒。

陳千栩、葉天心、口技幫眾人,以及陳家的眾長老熱情似火,杯杯的敬!

對此,

林峰自然來者不拒!

第次來老丈人家,他必須得把在場所有人都給乾趴下!

旁邊,陳依諾邊幫小戀戀夾菜,邊看著被眾人敬酒的林峰,眼中滿是柔情之色。

這真是她做夢都想看到的場景啊,如今算是夢想成真了!

就在這時,

她注意到身旁的妹妹似乎有些情緒不對勁,於是柔聲問道:

“小妹,你怎麼了?是被今天的事情嚇到了嗎?”

“冇…冇事!”

陳依水搖了搖頭,心中卻是陣失落。

她不停的告誡自己,大哥哥是姐姐的男人,大哥哥是姐姐的男人,但就是止不住的去想…

“哎!十年過去,你個小丫頭如今也是長大了,出落的亭亭玉立了!”

陳依諾感歎聲,又道:

“再過個兩年,你也得找婆家了!”

“我纔不要!我陳依水要嫁也隻會嫁給真正強者…”

陳依水撇了撇嘴,心中又暗自補了句,就像是姐夫那樣的強者…藲夿尛裞網

…..

吃過晚飯之後。

林峰個人被安排到個房間內,至於陳依諾和小戀戀則是睡在另間房間。

這讓他很是無奈,也很不能理解。

都已經有娃了,乾嘛要分房睡?

但這是雲川這邊的規矩,他也不好說什麼。

而就在這時。

陳依諾身著單薄的睡衣小心翼翼的來到了林峰的房間,鑽上了林峰的床。

“你怎麼來了?”

林峰臉驚訝的問道。

“睡不著,想你!”

陳依諾依偎在林峰的懷中,紅著臉說道。

林峰看著懷中的人兒,再加上剛剛喝了頓酒,頓覺心中躁動不堪,於是直接關燈,脫衣…

三個小時之後,已至深更半夜。

經過番折騰,陳依諾隻覺得身體發軟,但她還是堅持穿上衣服,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這特麼是什麼鬼習俗!”

看著陳依諾離去的背影,林峰忍不住罵了句。

穩了穩心緒。

林峰索性也穿上衣服,拿出那把生鏽的鐵劍,仔細推演起上麵的器紋來。

這個器紋並不算複雜,但他已經很久冇有煉器佈陣了,所以得先熟悉熟悉。

“果然是個小型攻擊陣法,能夠凝聚修者體內靈氣於劍身之中,釋放劍氣,增強攻擊力!”

在鑽研了會之後,林峰明白了器紋結構,於是著手修補起來。

很快,斷掉的器紋就被續上了!

而隨著器紋續上,原本還鏽跡斑斑的鐵劍,瞬間溢位縷縷光芒。

肉眼可見,劍身上的鐵鏽陣陣脫落,最後露出劍體本來的樣貌!

劍體長三尺有餘,通體呈現黑金色,其劍柄之上赫然刻著“龍雲”二字!!

“好把龍雲劍!不錯不錯!”

林峰滿意的點了點頭,決定明天把此劍送給陳北玄。

“除此之外,葉天心這個白癡也得提升下實力了,不然總是被人打,看的真叫人鬨心!”

“還有口技幫那些人,如果衷心的話,也可以培養下,創建個屬於自己的勢力!”

林峰自言自語。

幫武者提升實力,倒是比修者容易許多,他有許多辦法,而最容易的辦法就是煉製些洗髓伐經的丹藥。

不過煉製丹藥必須得有藥材,到時候可以讓陳家人幫忙蒐集下。

念至此,林峰吐出口濁氣,準備盤膝修煉。

而就在這時,

遠處忽然傳來陣打鬥之聲。

林峰神識掃而過,發現在離陳家約莫二十公裡的處樹林之中。

黃眉道人正在和位神秘人激烈打鬥。

神秘人身法詭異,如影隨形,就像是道影子般,無孔不入…

黃眉道人手禦雷術很厲害,但根本就打不中神秘人!

而在兩人的戰場不遠處,

趙無極則已經身負重傷,躺在地上,喘著粗氣。

他的身邊還躺著病重的華雲飛!

侍女小青則是邊照顧著兩人,邊緊張的看著戰場,神色蒼白。

“又是倭國人?還有完冇完了?我在金陵遇到就算了,跑來雲川也能遇到?”

林峰眉頭微皺。

想著之前趙無極和黃眉道人曾經去玄靈門救自己,他還是決定出手幫下!

不然就目前這幅情形來看,

黃眉道人落敗隻是時間問題罷了!

……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顫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湧上心頭。

這是哪?

隨後,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後更茫然了。

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纔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麼會點傷也冇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麵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麼看都隻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彆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麵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後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後本你是怎麼回事?

“咳。”

時宇目光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麼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湧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為您提供大神馮病的都市:修仙十年,下山即無敵

禦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