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昏暗的路燈下。

“吳齊,你想乾什麼?”

陳依水立即打掉了吳齊的鹹豬手,俏臉冰寒的說道。

不知是因為太過憤怒,還是害怕,可以看到她嬌弱的身體都在微微發抖。

“陳依水,你說我想乾什麼?”

名為吳齊的青年輕笑聲,又臉不在意的說道:

“伯母已經將你許配給我,你遲早都是我的人,我碰下你又怎麼了?”

“要我說,今晚就是個好時機倆咱倆痛痛快快來場,滿足了我,也爽了你!何樂而不為?”

“你…無恥!”

陳依水看著吳齊,氣的話語都說不連貫了,眼中更是積蓄著淚花。

好半響,

她纔是冷靜下來,揉了揉眼睛,說道:

“你給我滾!!!我媽同意,我可不會同意!誰要嫁給你這種噁心的男人!你做夢去吧,我就算是嫁給豬嫁給狗,也不會嫁給你!”

吳齊聞言臉上的笑容瞬間散去,冷冰冰的說道:

“陳依水,你可彆不知好歹!我吳齊能看上你,是你的福氣,是你陳家的福氣!你可彆不要因為自己的時衝動,為你們陳家引來大禍!”

聽到此話,

陳依水死咬嘴唇,神色刹那間蒼白起來。

她是在次逛街的時候,偶然碰到這個叫做吳齊的青年!

吳齊見到她,就雙眼發光,對她陣調戲,說想睡她,要成為她的第個男人…

陳依水最討厭這種噁心紈絝子弟,隻覺得噁心壞了,當即嚴詞拒絕,並返回家族。

本以為隻是件很普通的事情,

畢竟以她的容貌,逛街被男孩子搭訕很正常,隻是吳齊比較噁心罷了。

可不曾想,

第二天,吳齊就帶著群武道高手來到了陳家,強行下聘禮說要娶她。

而從那天起,

陳依水才知道了這個吳齊的身份!

十萬大山,青城劍派,

太上長老吳狂的親孫子!

陳依水並不知道青城劍派有多強,但個隱世宗門,能弱到哪裡去?

並且,從當時父親和母親畢恭畢敬的反應來看,也證明瞭這個吳齊比自己想象的要尊貴!

更為誇張的是。

她的母親為了攀附吳齊,竟然不顧她的反對,毫不猶豫就答應了這門親事。

她的父親雖然心疼,但也不敢得罪青城劍派!

而今晚。

她之所以會和吳齊在這裡交談,也是母親手安排的!

母親張妙是藥王穀的位外門弟子,個小時前從藥王穀回來,將吳齊也並帶了回來。

她問母親這麼大晚上,把吳齊帶回陳家做什麼?

母親美名其曰,

讓兩人趁著夜晚涼快,散散步,深入交流下,促進下感情。

陳依水本來是拒絕的,但是轉而想,何不趁著這個機會和吳齊說清楚?

再然後。

就發生了剛剛那幕。

兩人冇說幾句話,吳齊就開始對她伸出了鹹豬手,想要脫她衣服,睡她,還說什麼天為被,地為床的感覺最好!

想到這裡,

陳依水緊咬嘴唇,神色愈加蒼白了。

自己該怎麼辦啊?

母親對著眼前這個青年臉諂媚,父親不敢得罪青城劍派,諾大的陳家在吳齊麵前彷彿不堪擊…

而從吳齊剛剛的話來看,自己今晚若是拒絕,對方定會報複陳家!

“你…能不能放過我?比我漂亮的女人多的是,你為什麼就要盯著我不放?”

陳依水語氣軟了七分,甚至可以說是在哀求了。

“你說的不錯,比你漂亮的女人的確是有!但我總得個個去嘗試,你說對不對?”

吳齊知道陳依水的內心防線已經漸漸被自己攻破,心中不免有些得意。

以他尊貴的身份,對付個世俗間武道世家的小女孩,還不是輕輕鬆鬆?

他隻需要隨意威脅下,就能輕易得逞!

這種辦法,屢試不爽!

至於娶陳依水?

那不過是表麵上這樣說罷了!

他可是隱世宗門的真傳弟子,爺爺更是青城劍派的大長老!

又怎麼可能會娶個世俗間的女人?

切隻是為了玩玩而已,玩過了,膩了,也就丟掉了。

“這樣吧,你今晚從了我!”

“我很快,隻要十分鐘,十分鐘之後,我立馬離開!並且保證以後都不再打擾你如何?”

吳齊臉上露出絲溫柔之色。

陳依水聞言嘴唇發白,冇有回話。

吳齊見此嘴角微翹。

他知道時機到了,眼前這個女孩子已經被他幾句話輕易攻下!

現在,他隻需要伸出手去解開陳依水的衣服,然後推倒即可…

“乖!我很快,十分鐘就好。”

吳齊邊說,邊伸手去解陳依水脖子上的蝴蝶結。

“不…不行!”

陳依水回過神來,把推開了吳齊。

吳齊見此神色驟然冰冷下來,冷聲說道:

“媽的,臭婊子,給臉不要臉,你信不信我句話,就能讓你以及整個陳家死無葬身之地?”

陳依水聞言,神色絕望至極。

而就在這時,

道淡淡的聲音傳到了她的耳邊。

“哦?你這麼**的?”

陳依水和吳齊兩人聞言,齊齊扭頭看去。

當看到林峰緩步走過來之時,

陳依水的先是麵色怔,隨即就委屈的哭了起來。

淚如雨下,哭的極為傷心!

“嗚嗚…”

陳依水聲音哽咽,隻覺得心中難受到了極點。

為什麼?

為什麼每次,總在自己最狼狽的時候,都見到姐夫?

“哭什麼,有我在!到我身後來。”

林峰皺眉說道。

陳依水猶豫了片刻,還是走到了林峰的身後。

見到這幕。

吳齊神色冰冷到了極點,陳依水可是他看上的女人!

可現在他看上的女人竟然躲到了其他男人的身後?這簡直就是把他的臉按在地上,使勁的摩擦!

“你是誰?敢管我的閒事?”

吳齊冷聲說道。

“啪!”

林峰直接巴掌就拍了出去,將吳齊整張臉都拍成了豬頭,嘴角更是溢位,吐出了幾顆牙齒。

“你算個卵啊?我管了,你能拿我怎麼辦?”

林峰淡淡說道。

“你找…”

吳齊指著林峰,氣的渾身都在發抖。

“砰!”

林峰不等吳齊說完,又是腳踹了過去,將吳齊踹翻倒地,口中噴出的鮮血直接染紅了胸前的衣服。

當然,

林峰隻是為了羞辱吳齊罷了。

不然第次巴掌,吳齊就已經成了團血霧了!

......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顫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湧上心頭。

這是哪?

隨後,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後更茫然了。

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纔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麼會點傷也冇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麵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麼看都隻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彆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麵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後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後本你是怎麼回事?

“咳。”

時宇目光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麼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湧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為您提供大神馮病的都市:修仙十年,下山即無敵

禦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