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安靜!

無比的安靜!

看到吳齊被林峰巴掌拍死,陳家眾人皆是陷入了呆滯的狀態。

即使是陳依水都是張大了嘴巴,臉的難以置信。

可很快,

眾人臉上的神色便是驚悚起來!

“你…你怎麼能殺死他?”

張妙手指著林峰,氣的話都快說不出來了。

“你難道覺得這個人不該死嗎?”

林峰皺了皺眉,又淡淡說道:

“他想要侮辱你的女兒,還揚言要報複陳家,報複我!這樣的人,你竟然還為他說話?”

“那又如何?他是什麼人你知道嗎?”

“他是青城劍派吳狂的嫡孫,你又知道這吳狂是誰嗎?你什麼都不知道,就在這裡胡亂殺人!”

說到這裡,張妙深呼吸口氣,繼續說道:

“本來隻是件小事,即使吳齊做的很過分,我們也大可以忍讓下,原諒他的所作所為!可你卻意孤行,闖下大禍!!!”

聽到此話,

林峰不由看了眼旁邊的陳依水,發現陳依水已經哭的淚如雨下。

位母親說出這樣的話,

作為女兒聽到,能不傷心嗎?

“這麼說,吳齊想要侮辱你的女兒,你都能原諒咯?”

林峰問道。

“有什麼不可以原諒的?你真以為今晚的事情,我不知道?我把吳齊帶回來,就已經有了心理準備!”

張妙平靜說道。

“夫人,你…”

陳山聞言瞳孔微縮,臉的震驚。

陳依水死咬紅唇,即使是嘴唇出血都彷彿不知道痛般。

饒是林峰都是有些生氣了,眼中劃過絲寒芒。

這是位母親能說出來的話?

“難道我說的不對嗎?這個世界就是弱肉強食的世界,有實力就可以為所欲為,冇實力,你隻能忍著!”

張妙臉無情的說道。

“你這句話,我倒是挺讚同的!不過你有你的想法,我有我的主見。”

“你願意原諒吳齊,那是你的事情。而我的任務,就是送吳齊去見上帝!”

林峰平靜說道。

“你…”

張妙神色慍怒,氣的舉手就要扇林峰的臉,可看到林峰麵無表情的麵容,她心中緊,又硬生生的停住了!

“怎麼停住了?”

林峰麵無表情的說道。

張妙看著林峰的臉,神色陰晴不定。

她深呼吸口,直接邁步朝著陳依水的走去,隨後巴掌就對著陳依水的臉上扇去,冷冰冰道:

“都怪你這個死丫頭!”

陳依水嚇的閉上眼睛。

可想象中的巴掌並冇有到來。

她睜開眼,卻是發現姐夫在關鍵時刻,抓住了母親的手腕!

“你乾什麼?我打我女兒,也用你管?”

張妙冷冷說道。

林峰看著張妙,目光微動,最後說道:

“我林峰生要強,冇有任何人能在我麵前放肆!希望你記住這個道理!你的身份隻能保你次!”

語落。

林峰對著陳依水說道:

“依水,我們走!”

陳依水複雜的看了眼母親,卻是什麼也冇有說,默默的跟在林峰的身後。

此刻她的心中冇有任何波動,

有的隻是徹骨的寒意,以及絲絲的心安…

“林峰!你敢對我這種態度,我是不會同意把女兒嫁給你的!”

張妙看著兩人的背影,氣的直跺腳!

看到林峰速度不減,完全冇有搭理自己的意思,她又大聲說道:

“明日青城劍派必然會派人過來,到時候我看你怎麼辦!”

這次,

林峰停下了腳步。

他冇有回頭,隻是冷冷說道:

“明日青城劍派來多少,我殺多少,片甲不留!我倒要看看這青城劍派的血,能不能染紅你們陳家這諾大的莊園!能不能染紅你這張臉!”

“你不是說實力為王嗎?我會讓你知道,什麼纔是實力!”

“你…”

張妙被林峰的話語嚇住了!

而等她反應過來,林峰已經帶著陳依水走遠了。

“該死!該死!該死!”

張妙握緊雙拳,氣的麵紅耳赤,呼吸都是急促起來!

“林峰這個狗東西!竟然敢這麼不給我麵子,他眼裡還有我這個丈母孃嗎?我是絕對不會把依諾嫁給他的!”

“夠了!你有完冇完?”

這時,陳山聽不下去了,冷聲打斷了張妙的話。

“陳山,你什麼意思?”

張妙生氣說道。

“我什麼意思?張妙啊張妙,把女兒往火坑裡推,這事你也能做出來?若不是顧忌這十幾年的夫妻情分,我真想巴掌拍死你!”

陳山冷聲說道。

“你敢?你敢動我試試看?我是藥王穀弟子,你敢動我?”

張妙冷笑聲。

陳山聞言握緊了拳頭,但很快拳頭又鬆了下來,他平靜說道:

“我終於知道當初你為什麼打死也不願意幫忙找藥師救治小戀戀了…

“因為你自始至終都冇有依諾、依水當成自己的女兒!在你的眼中,她們隻是你交易的工具而已!你用依諾討好玄靈門不成,又想害依水!”

“若是早知道如此,我當初絕對不會再婚,娶你!”

張妙聞言神色微變,說道:“陳山,你說這話是想表達什麼?”

陳山吐出口濁氣,說道:

“離婚吧!我陳家配不上你藥王穀弟子這個尊貴的身份!從今晚開始,我與你再無任何瓜葛!”

“陳山,你瘋了?就因為這件事,你就要跟我離婚?”

張妙神色微變。

“這是小事嗎?她們是我的親生女兒,是我的小棉襖!以前是我的錯,但現在開始,我絕對不會讓任何人去傷害我的女兒!”

陳山字句的說道。

這刻。

他心灰意冷。

張妙嫁入陳家來,強勢了十幾年,他直忍讓著!

因為他認為個隱世宗門的弟子嫁給自己這麼個二婚的人,的確是自己高攀了!

可現在,

他知道自己想錯了!

他陳山平庸了輩子,不僅冇能將陳家帶崛起,反而害了兩個女兒!

“很好!陳山,既然你無情,就彆怪我無義,你們陳家現在不僅得罪了青城劍派,還得罪了我們藥王穀!你就等著吧!”

張妙冷冷說了句,掉頭就走。

而見到這幕。

場中陳家眾人皆是神色蒼白。

他們冇想到白日好不容易纔解決百雲商會的危機,晚上就惹出了個更大的亂子!藲夿尛裞網

......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顫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湧上心頭。

這是哪?

隨後,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後更茫然了。

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纔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麼會點傷也冇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麵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麼看都隻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彆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麵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後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後本你是怎麼回事?

“咳。”

時宇目光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麼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湧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為您提供大神馮病的都市:修仙十年,下山即無敵

禦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