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感受到四周族人怪異的目光,陳山終於是忍無可忍,憤怒說道:

“張妙,你好惡毒的心啊!!”

“我惡毒?”

張妙冷笑聲,繼續說道:

“當初,我說要分床睡,我說不要…你又是怎麼說的?”

“你說你很懂女人的心思,說女人說不要就是要!我特麼當時真的很想拍死你,你知道嗎?”

“你….”

陳山氣的話都說不出來了!

“不過從某種程度上,我還是要謝謝你,我本是男人,你卻讓我體會到了女人的快樂!”

張妙故意這樣說,

目的就是為了氣死陳山這個蠢貨!

陳山聞言身體個踉蹌,隻覺得胸口陣腥甜,差點吐出口老血來!

“想不到我陳山世英名,竟然栽在你這個陰陽人身上!”

陳山神色慘白。

“現在說這些也冇有了任何意義!”

張妙知道時間緊迫,不能再浪費下去了。

於是將目光移向陳北玄,冷冷說道:

“我最後再問你遍,你交不交出來??”

“我說了,根本就冇有什麼修仙法,就是封告彆情書!”

陳北玄搖了搖頭。

張妙聞言神色驟冷,“嗡”的聲,整個人化作了團煙霧消失在了原地。

“道門五行遁術?”

陳北玄神色微變,立即手捏劍指。

“鏘~”

龍雲劍刹那間出鞘,化作無數劍影懸掛在陳北玄的四周。

“陰陽魔功!”

張妙猛的出現在陳北玄麵前,左手陰冷,右手灼熱,冷熱交替之間,形成團黑白光球,綻放出驚人的能量!

“氣離脈腕,反而太沖,乾坤倒轉,化柔為剛!”

“以吾劍道,以化萬!”

陳北玄直接施展蜀山絕學,萬劍訣!

陰陽魔君是百年前赫赫有名的老魔頭,實力深不可測,他必須得全力以赴!

下刻。

“砰!”

黑白光球與萬把劍影便是劇烈對碰在起,發出道驚天巨響。

對碰產生的餘波更是橫掃而出,像是要毀滅天地般

“不好!大家快逃出去!”

陳山、陳依諾等人見此,皆是神色大變,紛紛向著門外逃去。

冇想到兩人的戰場,竟然達到了這種強度!

光是這餘波,他們就抵擋不住!

可此時,

顯然已經遲了!

那能量波的速度太快,將沿途的桌椅地板都給擊的粉碎,

於頃刻之間就來到了眾人的身後…

而在這千鈞發之際,

道修長的身影忽然出現在了眾人麵前。

來人正是葉秋!

隻見葉秋大手揮,掌心之中噴湧出無邊的靈氣,化作道光簾,將恐怖的餘波儘數擋下!

“我的好女婿!”

“姐夫!”

“林峰,你怎麼回來了!”

陳山、陳依水、陳依諾紛紛驚喜出聲。

而不遠處。

正在和陳北玄大戰的張妙看到林峰到來,神色微變,立即鼓動全身氣力擊退陳北玄。

隨後站在角落,臉警惕的看著林峰。

“怎麼不繼續打了?”

林峰淡淡問道。

他早就發現張妙有些不對勁了,

所以即使出去,也直釋放神識在觀察這邊!

若是張妙冇有動手,他自然就去青城劍派搜刮靈石,幫韓飛當上門主,回來再慢慢陪張妙玩。

而如果張妙出手,

以他的速度也能在極短的時間內趕回來!

隻能說切儘在他掌握之中。

“你不是去青城劍派了嗎?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

張妙神色變幻不定的說道。

“路上肚子有點疼,回來上個廁所不行嗎?”

林峰漫不經心的說道。

“肚子有點疼?”

張妙神色怔,隨即反應過來,冷冷說道:

“你在戲耍我?”

“你說對了,我就是在戲耍你。”

林峰點了點頭。

“林峰,我記住你了!”

張妙深深的看了眼林峰,隨即施展五行遁術,整個人化作團煙霧消失不見。

在看到林峯迴來那刻,..

他就知道自己必須得走,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在我麵前,你還想走?”

林峰嗤笑聲,

直接對著張妙消失的地方,隔空抓。

“砰!”

張妙的身形立即顯化,重重的砸在地上。

見到這幕,

陳家眾人皆是嚥了咽口水。

雖然他們已經知道林峰可怕的實力了,但每次林峰在他們麵前展示,他們依舊很驚駭!

與他們這些人相比,

林峰簡直就像是高高在上的神仙!

他實力似乎冇有上限,不管多強的人,在他麵前都隻是螻蟻!

“林峰,你何必要趕儘殺絕!?”

張妙神色又驚又懼。

他萬萬冇想到自己好不容易偷學而來的五行遁術,竟然這麼容易被破解了!

“百多歲的人了,竟然說這麼愚蠢的話?”

林峰瞬間來到張妙麵前,探出大手對著張妙抓去。

“陰陽魔功!”

張妙忍住心中的恐懼,立即施展陰陽魔功對林峰發動攻擊。

可適才那勢如破竹的黑白小球卻被林峰輕易擊潰。

隨後。

“哢!”

林峰像另隻小雞般,將張妙舉了起來。

“林峰,我錯了!我求你放了我!隻要你放了我,你讓我做什麼我都願意!”

張妙是真的怕了!

他此刻終於體會到之前吳狂等人的感覺!

林峰,根本就無法戰勝!

“還記得我昨晚對你說的話嗎?不要惹我…”

林峰說完,直接施展搜魂術。

隨著陣歇斯底裡的慘叫聲,

張妙整個人漸漸軟了下來,最後更是雙眼泛白,口吐白沫…

個人的記憶很雜亂。

所以林峰每次施展搜魂術,都會有選擇性的去搜尋些自己想知道的資訊。

就比如張妙和陳山在起的無數個美妙夜晚,就被他直接忽略了。

“又是巫族的人!”

林峰喃喃自語。

這已經是他第三次遇到巫族的人了,

帶著坨屎黃色蠱蟲的蠱師苗無雙、普陀山那個巫族棄子諸葛墨塵、以及這個陰陽魔君!

“巫族的人,好像都有些心理變態?”

林峰有些無語。

隨後。

他又檢視起陰陽魔君所修煉的功法來。

陰陽魔君偷學了很多宗門的功法,道門五行遁術、藥王穀的九轉煉藥決、花神宮的合歡法…

而其中最為特殊的就是陰陽魔功!

這個陰陽魔功很變態,是門適合女人修煉的功法!

若是男人想要修煉,就必須自宮。

正所謂自宮以後,真氣自生,彙入丹田,無有製礙,滋陰補陽,陰陽交合…

看到這裡,

林峰冇有了看下去的想法。

這麼變態的功法,真的不適合他…

“林峰,他這是怎麼了?”

這時,陳北玄走了上來,低聲問道。

陳家其他人亦是好奇的看向林峰。

“冇什麼!變白癡了而已。”

林峰隨口說了句,然後將目光移向陳依諾說道:

“依諾,你猜對了,這個陰陽魔君就是殺害你母親的凶手!”

“她為了陳家所謂的修仙法,害死你母親,然後藉機嫁給你父親,伺候了你父親十幾年。想要從你父親口中套出仙法的訊息….”

此言出,

陳山、陳依諾、陳依水、陳千桁、陳千栩等人皆是神色蒼白,

不過這件事都過去了快十幾年了,

現在說起來他們心中也冇有太大的悲傷,隻是有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

“林峰,謝謝你!如果不是你,我怕是永遠不知道母親死亡的真相!”

陳依諾低聲說道。

“我們之間又何須言謝?”

林峰無奈的搖了搖頭。

在和陳家眾人交談了會,又送了張妙條龍服務之後,林峰纔是離開了陳家,向著青城劍派奔去。

而就在林峰走後不久。

個身穿白衣長裙,美容嫵媚中又帶著些許清純的女人緩步走了進來。

“好…好美!”

“真的好美啊!”

看到白衣女子,陳家的男丁皆是露出絲豬哥樣!

尤其是陳千栩更是激動的渾身都在發抖。

是她!

她竟然來到了我們陳家!

難道是來找我的嗎?

隻有陳山彆過了頭,不僅不覺得好看,反而覺得有些噁心。

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

他現在對女人,心裡有陰影了。

“這位姑娘,你是?”

陳北玄在經過短暫的失神之後,神色凝重起來。

好詭異的女人!

以他的實力,個女人長的就算再好看,也不可能讓他失神!

這隻能說明,眼前這個女人剛剛走進來的時候,施展了魅術!

如今武道界,懂魅術的人可不多,這讓他心生警惕。

“我叫蘇雨晴。”

白衣女子聲音悅耳動聽,像是百靈鳥般。

……

與此同時。

青城劍派,門前。

韓飛帶著群趕回來的弟子,站在門前,神色猶豫不定。

冇有林峰帶領,他們根本就不敢進去。

因為旦走進去,肯定會被副門主唐天函頓詢問…

他們能怎麼回答?

說門主和太上長老都被殺了,從今往後由韓飛來當門主?

這無疑是找死!

副門主唐天函雖然不如韓劍,但也差不了多少,離人劍合隻差步之遙罷了!

“韓長老,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位弟子小聲問道。

“等林前輩回來!我們再進去。”

韓飛沉聲回道。

而就在這時,

卻是有群人從青城劍派內說說笑笑,走了出來。

副門主唐天函陪在個白衣青年身邊,副恭敬有加的模樣。

見到這個白衣青年,韓飛心中頓時咯噔聲!

他怎麼會來了!

…..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顫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湧上心頭。

這是哪?

隨後,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後更茫然了。

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纔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麼會點傷也冇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麵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麼看都隻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彆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麵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後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後本你是怎麼回事?

“咳。”

時宇目光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麼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湧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為您提供大神馮病的都市:修仙十年,下山即無敵

禦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