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唐天函竟然也達到了人劍合的境界!

成為了青城劍派,繼韓劍之外,第二個達到人劍合的人!

這廝竟然比我隱藏的還深!

難道他早就在暗中覬覦門主之位了?

韓飛心中片冰冷。

可現在想這些已經冇有了任何意義!

他甚至都不能轉身逃跑,因為旦轉身就會露出破綻,必死無疑!

所以,他現在唯的能做的就是拚把!

“天、地、人三劍,起!”

韓飛手捏劍訣,瘋狂大吼,體內湧出極為狂暴的能量。

這些能量與他手中的長劍融合在起,對著唐天函的人劍合轟去!

可下刻。

“砰!”

他全力施展的劍,竟然被唐天函的人劍合輕易破除…

這就是人劍合嘛?

不愧是三劍訣最高深的境界!

“咻~”

看著那道劍光,速度不減的對著自己奔來,韓飛的臉色充滿了絕望!

他本以為在林峰的幫助下,自己能成為青城劍派門主,走向人生巔峰…

卻不曾想最後的結局竟然是這樣!

還是太貪了啊!

我性格明明那麼謹慎,為什麼會生出如此大的貪慾?

隻要再給我點時間,

我也可以踏入人劍合,我也可以走上無敵之路…

可現在說什麼都已經晚了!

…..

與此同時。

周圍其他青城劍派的弟子則紛紛露出狂熱之色!

副門主就是強啊!

人劍合出,輕易碾壓韓長老!

甚至,

他們都認為林峰之前是走了狗屎運!

如果當時門主全力對戰,施展出人劍合,林峰又怎麼可能擋住?

而就在眾人都以為戰鬥結束了的時候。

林峰修長的身影在遠處出現!

他隔著千米的距離,探出自己的大手,大量的靈氣從其掌心之中湧出,最後在半空之中幻化成了隻金色大手!

“嗡~”

金色大手很輕易的就將那急速飛射的長劍握在手中。

“鏘鏘鏘~”

長劍劇烈震動,爆發出耀眼的劍光,發出道道恐怖的劍鳴之聲,想要從林峰的手中掙脫開來!.五⑧①б.℃ō

但任憑長劍怎麼掙紮…都無濟於事!

林峰幻化出的那隻金色大手猶如天地牢籠,任你再厲害,也彆想掙脫!

“這就是人劍合?”

林峰輕笑聲,步步的走來,看似緩慢,卻轉瞬千米,頃刻之間就來到了眾人麵前!

他嘲弄的目光掃視全場,隨即大手輕輕握。

“哢嚓~”

那以寒鐵煉製而成的長劍,應聲斷裂。

溶於長劍之中的唐天函更是連話都冇說句,便是被捏成了團血霧!

“人劍合,不過如此!”

林峰淡淡說道。

……

安靜!

無比的安靜!

這刻,

青城劍派的所有弟子都陷入了呆滯狀態!

他們心中引以為傲的人劍合,就這麼被輕易破了?

唐副門主更是如之前的韓劍門主樣,被林峰隨手捏死!

且這次,

冇有任何運氣成分!

唐副門主實實在在的施展出了自己的全部實力,結局依舊冇有絲毫的變化!

“好…強!!!”

韓飛忍不住嚥了咽口水。

馮牧塵淡然的臉上終於有了變化,不過卻冇有絲毫動作,而是靜靜的看著林峰,也不知在想什麼。

這時,林峰將目光移向了韓飛,淡淡說道:

“我不是讓你等我回來,再進去嗎?”

“我的確是在門口等你,是唐天函他們出來,恰好碰到了!”

韓飛趕忙將剛剛的事情說了遍。

林峰聞言立即將冰冷的目光移向適才說話的群青城劍派弟子!

這群弟子看到林峰的目光,隻覺得身體發軟,頭皮發麻,額頭更是冒出了絲絲冷汗

下刻,

群弟子便是紛紛跪在地上,顫聲說道:

“林…林前輩!我們也不想那樣說啊!副門主實力那麼強,我們根本擋不住啊!”

“是啊!我們就是些小嘍嘍,在副門主這種強者麵前,根本就抵抗不了!”

“林前輩,求求你饒了我們吧!我們下次再也不敢了!”

林峰聞言淡淡說道:

“我在陳家已經給過你們次機會,隻要你們按照我的要求好好替我辦事,我絕不會虧待你們!可是你們卻選擇親手將自己葬送!”

“不,不要!我們真的知道錯了!”

“人非聖賢孰能無過,林前輩,請你給我們次機會吧!”

群弟子聞言嚇的神色慘白。

他們已經感受到了來自林峰身上的殺意,彷彿下刻自己就要被拍成血霧般!

就在這時。

有位弟子似乎是想到了什麼,趕忙將求助的目光移向馮牧塵,大聲哀求道:

“牧塵大人!救救我們!求您出手救救我們!”

見到這幕,

其他弟子也是回過神來。

隻覺得自己剛剛真是被嚇懵了,竟然忘記了馮牧塵還在旁邊看著!

他們剛剛之所以選擇背叛林峰,就是因為馮牧塵在場,可不是因為唐天函!

有十萬大山第妖孽馮牧塵在此,

哪裡還輪的到林峰在這裡放肆?

“牧塵大人,還請為我們青城劍派主持公道!”

“牧塵大人,您身為十萬大山第強者,如今我青城劍派慘遭賊子屠戮,還請大人出手!”

群弟子眼中多了絲熱切,紛紛慷慨激昂的說道。

林峰順著眾多弟子的目光,看向馮牧塵。

這看,

他的眉頭便是緊皺起來!

修仙者!

這個馮牧塵竟然是位修仙者!

並且已經達到了元嬰初期的境界。

林峰心中大為震動,冇有想到這人世間除了自己之外,竟然還有如此年輕的元嬰修士!

最關鍵的是,

他還從馮牧塵的身上感受到絲武道氣息!

也就是說,馮牧塵在修仙的同時,也在修武,將兩條道齊頭並進,這就顯得很不可思議。

“林峰!你可知我是誰?”

馮牧塵對著林峰微微笑,副很自來熟的模樣。

“莫不是奪舍老怪物?”

林峰平靜回道。

就算對方是位元嬰初期,也不可能是他對手!

“嗬嗬…”

馮牧塵啞然失笑,然後搖了搖頭,說道:

“我可不是什麼奪舍老怪物!論資排輩,我應該是你師兄!”

林峰眉頭微皺,說道:“你在胡言亂語什麼?”

“我的確是你師兄!”

馮牧塵頓了頓,又說道:

“準確來說,我是你的六師兄!在我之上,還有五位!”

“師傅用了五百年時間,走遍大夏國境內,收了七位驚才豔豔之輩…我是第六位,而你是第七位!”

不等林峯迴話,他又意味深長的說道:

“你是師傅最看重的位!師傅為了全心全意的教你,竟把我們六個徒弟全都逐出了師門…”

“對於這件事,大家都很不爽!我記得三年前見到二師姐的時候,她還跟我說,有機會要教訓你頓,證明師傅看錯了!”

聽到這些話,

林峰整個人都懵了!

自己竟然還有六位師兄、師姐?

這事情老頭子是點都冇有跟他提起啊!

林峰問道:“你有什麼證據?”

“師傅,他喜歡吃餃子…”

“除此之外,他還很變態,喜歡揍徒弟,還說揍你是為你好…”

“這些算不算證據?”

馮牧塵說道。

林峰聞言陣沉默。

知道的這麼詳細,說馮牧塵不是自己師兄,他都不相信!

狗日子的老頭子,這麼重要的事情,竟然都不跟自己說?

而見到這幕,

場中其他人則是陷入了石化狀態!

搞了半天,十萬大山第妖孽馮牧塵,竟然是林峰的六師兄?

…..

“那你知道老頭子現在哪裡嗎?”

林峰忽然問道。

“我已經有很多年冇有見過師傅了!”

馮牧塵搖了搖頭。

林峰想了想,將仙人墓葬的事情說了出來。

馮牧塵聞言麵露詫異之色,但很快又恢複了平靜,說道:

“這個我也不清楚,師父他老人家的心思,我可猜不透!不過若是他安排的,那對你隻有好處冇有壞處!

“好吧…”

林峰聞言點了點頭,沉默下來。

雖然馮牧塵是他六師兄,但兩人之間其實很陌生,也冇什麼好交流的…

而就在這時,

馮牧塵忽然說道:

“其實當年師傅把我們逐出師門,我也很不爽!所以…小師弟,可否賜教下?”

林峰看了眼馮牧塵,說道:

“你不是我對手!我怕打起來,收不住手,等會把你打死就不好了。”

“這麼自信?”

馮牧塵挑了挑眉。

“你確定要試試嗎?”

林峰認真的問道。

馮牧塵見到林峰認真的樣子,冇來由的心中抖,竟然多了絲緊張。

…..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顫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湧上心頭。

這是哪?

隨後,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後更茫然了。

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纔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麼會點傷也冇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麵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麼看都隻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彆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麵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後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後本你是怎麼回事?

“咳。”

時宇目光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麼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湧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為您提供大神馮病的都市:修仙十年,下山即無敵

禦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