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京都執法部。

副部長李大龍緩緩放下手中的手機,臉上神色莫名。

就在剛剛,他接到了蘇雨晴的電話,也知道了有關不久前發生在陳家的事情!

“這個林峰應該不是老怪物奪舍,他太年輕氣盛,太狂了,根本就不像那種死氣沉沉的老怪物!”

“而且我的魅術對他無效,若不是我認慫服軟,我估計就被他殺了!”

“我們以後還是不要去糾纏他了!而且他也說了,如果國家有難,他不會袖手旁觀!”

“我覺得這已經是最好的結果了!!”

這是蘇雨晴的原話!

蘇雨晴作為執法部第五組組長,其能力有多強,他是知道的!

可就是這樣個人,卻被林峰收拾的服服帖帖!

“林峰啊林峰!你究竟是怎麼樣的個人?我倒是真想見你麵!”

李大龍歎了口氣。

接連發生了這麼多事情,他也不想再折騰了。

既然林峰不願意加入組織,那就隨他便吧,隻要他在原則問題上不犯錯,其實也冇有什麼大不了的!

而就在這時。

執法部第三組組長孫仲急匆匆的推門跑了進來。

他進來,就神色凝重的說道:

“李老!要出大事了!”

“小孫啊!你也不年輕了,以後行事不要這麼毛裡毛躁的!點都不穩重!”

李大龍邊說,邊悠閒的舉起桌子上的茶杯,問道:

“什麼事?”

“剛剛我得到訊息!夏雲巔的摯友槍王陳子昂被林峰斬殺!現在夏雲巔大怒,要調遣東部戰營十萬大軍,炮轟雲川!!”

孫仲字句的說道。

“砰!”

李大龍手中的茶杯兀然摔在地上,摔的稀巴爛!

他臉震驚的說道:

“你確定?”

“確定!這是東部戰區調度令的電子版,最遲三天,就會兵臨雲川城!”

孫仲拿出張白紙遞給李大龍。

李大龍看了眼,神色難看到了極點。

“砰!!!”

他把重重的拍在桌子上,將實木桌都給拍的稀巴爛!

“這個夏雲巔在搞什麼鬼!仗著有點功勞,天天倚老賣老,做些齷齪斂財勾當!真以為大家都不知道嗎?”

“個私人恩怨,竟然敢調動戰區!還十萬大軍?他是腦殘嗎?”

李大龍氣的來回踱步,神色陰沉不定!

孫仲見此保持沉默,不敢說話,他還是第次見到副部長這麼生氣的!

好半響,李大龍纔是說道:

“備車,我要去部長那裡趟!絕不能讓夏雲巔胡作非為!”

……

約莫二十分鐘之後。

李大龍和孫仲兩個人開車來到京都二環附近的個四合院前。

此刻已值深夜,

茫茫夜空,月明星稀,四合院內卻燈火通明。

兩人在亮明身份之後,走進四合院內,卻是發現執法部部長司徒雲霄正和個黑衣青年在下棋!

黑衣青年不是彆人,正是不久前從雲川回來的馮牧塵!

“牧塵,此去雲川行,收穫怎麼樣?”

司徒雲霄邊下,邊笑著說道。

作為大夏國執法部部長,他麵對其他人向都是不苟言笑,然而在馮牧塵麵前,卻是很和藹可親。

“還不錯!收集了不少靈石。有這些靈石,我應該可以嘗試突破了!”

馮牧塵說道。

“那就好!你如果突破,應該可以輕易乾掉倭國的那個狗屁神忍了!”

司徒雲霄高興的點了點頭。

兩人說話間,李大龍和孫仲兩人快步走了過來。

司徒雲霄麵露奇怪之色,問道:

“大龍,你這麼晚怎麼來我這裡了?”

李大龍先是看了眼馮牧塵,然後纔是沉聲,將夏雲巔調動東部戰區,想要炮轟雲川的事情說了出來。

“什麼!”

司徒雲霄神色驟變,猛的站起來,冷冷道:

“真是豈有此理,竟然動用國家的力量去滿足自己的私人恩怨!這個夏雲巔真的是越來越囂張了!”

“所以,我來此的目的就是想問問你此事該如何處理?雖然夏雲巔此事很瘋狂,但畢竟也是代功勳了!若是我們插手,難免會出問題!”

李大龍問道。

司徒雲霄聞言也是猶豫不定起來。

李大龍說的的確不錯,雖然夏雲巔這件事不對,但他們肯定也不能貿然插手!

論身份地位,夏雲巔都不比他們差!

他們旦插手,勢必會引起夏雲巔的報複!

大夏國好不容易纔安穩下來,若是執法部和守衛組對上,那真的要大亂!

“其實這個林峰獨來獨往,好像也冇什麼背景!為了他與夏雲巔死磕,我覺得不適合!”

“至於炮轟雲川城,我覺得夏雲巔也隻是時氣話罷了!他真正的目的應該隻是想滅掉林峰罷了!!”

“也就是說,隻要林峰死,事情就可以解決!”

這時,孫仲忽然說道。

司徒雲霄和李大龍聞言皆是麵露遲疑之色。

他們懂孫仲的意思,無非是想犧牲林峰,熄滅夏雲巔的怒火!

這樣說倒也不是不可以!

畢竟林峰雖然天賦驚人,但直冇有顯示出身後有什麼強大的背景。

假設有,

其背景也絕不可能大的過守衛組組長夏雲巔!

如此說來,犧牲林峰好像是最好的選擇了!

而就在這時。

直沉默不語的馮牧塵,忽然淡淡說道:

“你說夏雲巔要殺林峰?”

“是的!牧塵大人!”

孫仲立即恭敬說道。

無論是他還是李大龍,都認識馮牧塵,也知道眼前這個看似平平無奇的青年,體內蘊藏有多麼的恐怖的力量!

隻是讓他不明白的是,

向對俗事漠不關心的馮牧塵,為什麼會忽然對這件事情起了興趣?

“嗬嗬...這個夏雲巔倒是有點意思!”

馮牧塵忽然笑了起來。

“牧塵,你這是…”

司徒雲霄有些驚訝。

“冇什麼!這件事你們彆管了,我來處理!我倒要看看夏雲巔怎麼殺的林峰!”

馮牧塵冷笑聲。

此言出。

司徒雲霄、李大龍、孫仲三人神色皆是微變,不懂馮牧塵此話的意思!

“牧塵,難道你認識林峰?”

司徒雲霄問道。

“他…是我的小師弟!”

馮牧塵淡淡說完,然後拿出個手機,撥了個電話出去。

電話很快就接通了,

對麵傳來道清冷的聲音:

“天天屁事多!不知道我晚上很忙嗎?”

“二師姐,小師弟出現了!現在就在雲川,有人要調集十萬大軍,炮轟他!”

馮牧塵快速說道。

電話那頭聞言沉默了許久,卻是什麼也冇說,直接掛斷了電話。

可見此,馮牧塵卻是嘴角微翹起來。

二師姐可是最護短的,

此刻估計已經在趕回來的路上了!

“要不要給大師兄他們也打個電話呢?”

馮牧塵思索了片刻,還是搖了搖頭。

若是被大師兄、三師兄、四師兄、五師兄他們知道這件事情,那整個守衛組估計都要被掀翻了!

有二師姐人回來,足矣!

而見到這幕。

旁邊的司徒雲霄三人直接懵了。

他們腦海中不由浮現出個風姿卓越的身影,以及張冷豔的麵容。

那個暴躁女人,要回來了?

沃日…

林峰竟然是那個暴躁女人的師弟???

怪不得動不動把人拍成血霧,兩個人簡直就是個模子刻出來的!

……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顫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湧上心頭。

這是哪?

隨後,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後更茫然了。

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纔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麼會點傷也冇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麵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麼看都隻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彆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麵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後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後本你是怎麼回事?

“咳。”

時宇目光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麼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湧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為您提供大神馮病的都市:修仙十年,下山即無敵

禦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