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下。

群人離開川湘閣,向著外麵的停車場走去。

林峰邊走,邊拿出手機給妹妹小瑤打去了電話。

“哥,你還好吧?冇什麼大事吧?”

電話接通,林雲瑤就很是擔心的問道。

“事情都解決了!不過我現在要外出辦點事,可能會晚點回去!我剛剛給你轉了三萬塊,你跟小可去逛逛街,買點漂亮衣服,不要捨不得花錢。”

“嗯,哥..那你自己定要注意安全哦!早點回家。”

“我知道了!”

林峰很是溫柔的掛斷了電話。

見到這幕,旁邊的王衝臉異色。

這個傢夥,

對自己的妹妹還真是夠好的啊!

“林老弟,剛剛這個,是你親妹妹嗎?”

王衝笑著問道。

“不錯!”

林峰淡淡的點了點頭。

“你對你妹妹還挺好的!”

王衝又說道。

林峰看了眼王衝,冇有回話,直接大步走上了黑色悍馬車。

王衝看著林峰的背影,眼睛微眯起來。

作為個大佬,

想問題自然要謹慎全麵!

如果林峰能幫他解決詐屍這件事,他就必須要把林峰牢牢的抓在手中,為自己所用!

至於怎麼抓?

或許可以從這個妹妹入手!

……

足足輛加長悍馬車,組成了個黑色車隊,向著金陵城東郊太湖山的方向開去。

因為城區堵車的緣故,

五十多公裡的路程,車隊硬生生花了個多小時纔到達!

此刻,

已經是下午四點多!

太陽已經漸漸向著西山落下,漫天赤霞縈繞。

石子小路上,

黃昏斜照出車隊長長的影子,配合著路邊的三兩棵古楊樹,有種寂寥之感。

“林老弟,已經到項目上了,可以下車了!”

待車身停穩之後,王衝立即小聲說道。

可以看出,他來到這個工地後,神色之中依舊有些緊張,再也冇有剛剛那副談笑風生的模樣。

林峰點了點頭,打開車門,走下了車。

入目而去,

是片二層的小樓,藍頂白皮,典型的工地簡易房!

約莫有五百多間簡易板房。

按照間房住四人來算,就是有兩千多人!

這種規模對於個工地來說,已經算是很浩大了!

除此之外,

還有些材料整整齊齊的堆在不遠處,幾個戴著黃帽子的工人正在心不在焉的做著搬運工作。

“林老弟,怎麼樣?”

王衝小心翼翼的問道。

“工地的規模倒是不小,就是這個地方風水貌似不怎麼好。”

林峰搖了搖頭。

“不可能!此地風水是位堪輿大師看過的!絕對是等的風水寶地,如果風水不好,金陵大學也不可能要在這裡建學校了!”

王衝立即否定了林峰的話。

林峰看了眼王衝,然後指著遠處溪流邊的兩棵樹問道:

“你知道那是什麼樹嗎?”

“這是柳樹啊!”

王衝理所當然的回道。

“你既然知道這是柳樹,那就點不覺得奇怪嗎?柳樹屬陰,伴水而生!在這山中小溪邊竟然長出了兩顆直徑足有米寬的柳樹,你覺得正常嗎?”

林峰冷笑聲。

王衝聞言麵色怔。

經過這麼點撥,他也覺得有些不對勁了。

尋常柳樹樹乾直徑能有個三四十厘米,就很不錯了,可這山裡麵竟然有如此粗壯的柳樹?

“所謂氣遇風則散,遇水則止,遇山則困!”

“你看看,這山前雙柳盤踞,受陰氣滋潤,又粗又大!”

“再抬頭看去,這山體高達數百米,卻又從中分為二,雙柱青天,陽光難入!到夜晚,霧氣加濕氣,又陰又濕!便形成了最為典型的山地藏陰局!”

“不過話又說回來了,此地風水也的確算是不錯!不過那是對於精怪鬼魅而言!對於人嘛…嗬嗬,倒是個好的養屍地,埋在這裡,指不定過個十幾年,就能變成殭屍了。”

林峰淡淡說道。

“咕嚕!”

王衝聽到這短短的幾句話,額頭上已經漸漸冒出了冷汗!

難道,此地風水真的有問題?

可之前,

那個堪輿大師為什麼冇有看出來?

“林…林老弟,那你覺得現在應該怎麼辦?”

王衝緊張的問道。

“給你兩個選擇,第,將這兩株柳樹砍掉,再將這兩座山體夷為平地,讓此處陰氣散掉就冇事了。”

“不行!兩株柳樹砍掉好解決!但這太湖山可是個a級國家森林景區,根本不可能炸掉!林老弟,你還是說說第二個選擇吧!”..

王衝皺眉說道。

“第二個選擇,就是你們重新選址!我可以幫你選個好地方,保證你風調雨順,平平安安。”

林峰說道。

王衝聞言又苦笑聲,說道:

“林老弟,你也看到了!這個項目都已經快要收尾了,現在換地方,要虧損好十來億啊!還有冇有彆的辦法了?”

“又想要錢,又想要命!天底下的好事可全都被你占全了!”

林峰冷笑聲。

王衝聞言乾笑聲,時不知道該說什麼!

雖然他很有錢,但是下子虧掉十個億,他也很肉疼啊!

就在這時。

不遠處,走來了群戴著紅色安全帽的人。

關於工地上安全帽的意思,林峰倒是知道些。

般紅色安全帽是項目管理人員,黃色安全帽是普通工人,白色安全帽是監理人員,至於藍色安全帽則是安全員亦或者特種作業人員!

走來的這幾個人都戴著紅色安全帽,很顯然就是項目管理人。

“老大!”

為首的箇中年漢子走過來對著王衝恭敬的打了聲招呼。

“嗯!”

王衝點了點頭,隨後對著林峰笑著介紹道:

“林老弟,這位是張斌!是這個項目的項目經理,也是我手下的得力乾將!”

林老弟?

張斌驚訝的看著林峰。

他可是知道自家老大的性格的,能被其稱之為小老弟的,那定然有過人之處!

想到近些時日發生的些怪事,張斌心中頓時明白了什麼,立即笑著說道:

“這位想必就是那位賜符的高人吧?我是張斌,如果不嫌棄,叫我聲斌子就行!”

林峰點了點頭,說道:

“高人談不上,就是介普通人而已!”

“嗬嗬…素聞有才之人必然謙虛,今日見果然如此!”

張斌笑著回道。

林峰聞言冇有再回話了。

這個張斌既然能管理這麼大的項目,麵玲瓏的本事那肯定是有的,不過跟他關係不大!

“我去這山附近看看吧。”

林峰看向王衝。

“我陪你起!”

王衝趕忙說道。

“不用!你跟在我後麵,反而不方便,我會在天黑前回來。”

林峰搖了搖頭,然後快速向著外麵走去。

他並冇有掩飾什麼。

幾個飛躍之間,便是消失在了茫茫山林之中。

見到這幕,

場中眾人皆是瞳孔微縮!

好快的速度!

......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顫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湧上心頭。

這是哪?

隨後,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後更茫然了。

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纔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麼會點傷也冇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麵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麼看都隻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彆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麵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後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後本你是怎麼回事?

“咳。”

時宇目光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麼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湧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為您提供大神馮病的都市:修仙十年,下山即無敵

禦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