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來場?”

林峰嘴角噙著淡淡的笑意。

他雙深邃的眸子上下打量了眼薑言溪,用種極為古怪的語氣說道:

“二師姐,我林峰可不是什麼隨便的人。”

“咯咯…”

“二師姐我就喜歡你這種膽大包天的小男人,不像你其他幾位師兄在其他人麵前重拳出擊,在我麵前卻總是唯唯諾諾。”

薑言溪說完,又神色驟冷:

“不過膽子大,往往可不是什麼好事情!”

“當年師傅為了你,將我們六位同時逐出師門,我倒要看看這些年,他教了你什麼本事!”

“轟!”

薑言溪直接抬起纖纖玉手,浩瀚的靈氣從半空之中形成了隻巨大手掌,對著林峰拍去。

林峰神色不變,單腳輕輕點,便是躲過了這掌!

“這裡不方便,去海上吧!隨你怎麼折騰!”

林峰說完,

整個人便是化作縷流光向著南海的方向飛奔而去!

薑言溪見此毫不猶豫,也是化作縷流光跟了上去!

雲川地域往南約莫百裡,便是南海北部灣。

北部灣海麵空曠,海域麵積近3萬平方公裡,拿來當做戰場最適合不過!

不然以兩人的實力,

旦在這裡認真打起來,以陳家為中心,方圓百裡都要被夷為平地!!!

不稍片刻,兩人便前後來到了北部灣的海麵上。

此時已至深夜!

輪圓月掛在空蕩蕩的夜空之上!

海水輕輕湧動,倒映出明月的影子,顯得如夢似幻!

“二師姐,你的速度好像不怎麼行啊?”

林峰懸於海麵之上,調侃了句。

“速度快有什麼用?實力強纔是硬道理!況且,有時候男人快,可不是什麼好事情!”

薑言溪回道。

“是嗎?在我看來,男人該快的時候就得快!唯唯諾諾,磨磨唧唧,隻會讓大家都不爽!”

林峰冷笑聲,

整個身體竟然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下刻。

他就出現在薑言溪的麵前,拳對著薑言溪的胸口狠狠轟去!

“嗡~”

這拳明顯很不凡!

碩大的拳頭之上綻放著淡淡的金光!

那是靈氣在燃燒,是林峰超強實力的體現!

僅這拳便足以轟碎座小山!

可以看出,對於這個二師姐,林峰也不敢小覷,上來就動用了點真實戰力!

“砰!”

薑言溪伸出玉手,很輕易的便是擋住了林峰的拳頭,淡淡說道:

“小師弟,這些年你就學了這些?堂堂修仙者,上來就跟我肉搏戰?”

“怎麼?你不喜歡肉搏戰?”

林峰輕笑聲,拳頭猛的用力,便是將薑言溪震飛出去了好幾百米!

“肉搏可不是正道!吾輩修仙,當以術法證道!”

薑言溪說完,雙纖細玉手快速結印。

“嘩~”

道道璀璨的光束於她手心綻放,最後於夜空之中形成了輪烈日。

烈日光輝璀璨,靈氣瀰漫,浩瀚的能量讓得虛空都在陣陣扭曲,彷彿隨時會破開般!

“日照光華!”

“嗡!”

隨著薑言溪話語落下,那由靈氣組成的烈日迅速對林峰轟去!

“什麼術法證道?我從上山開始便以各種靈草淬體,日月精光貫穿吾身!”

“我體質無雙,金剛不壞!”

“就算是再強的術法又能奈我何?”

林峰冷笑聲。

整個人直接化作道光束,猶如利劍般,對著那巨大的烈日衝去!

“轟!”

頃刻之間!

林峰的身體與靈氣烈日對碰到了起,發出道震天巨響!

產生的餘波席捲方圓百裡,讓得空曠的海麵都是掀起了高達百米的浪花!

下刻。

林峰又從那浪花中飛而出,猶如離弦之箭,對著薑言溪爆射而去!

“砰!”

“轟!”

“轟!”

兩人瞬間大戰在起,

眨眼間,

便是對碰了數百招!

每擊都是次大碰撞!

每次對碰都是場大破滅!

薑言溪太強了,各種術法信手拈來,不管林峰怎麼攻擊,都被她輕易擋下,難以傷她分毫!

再反觀林峰,

久攻不下,他的鼻息間已經開始微微喘著粗氣!

但他不僅冇有半點的驚慌,雙眼眸中反而綻放著熱切的光澤,渾身上下更充滿了強烈的戰意!

爽!!!

真的太爽了!

和二師姐在這海上瘋狂大戰,讓他感到酣暢淋漓,隻覺得渾身的骨骼都被重新磨鍊了番,讓得他的身體愈加硬朗!

同時,他之前因為接連突破而虛浮的根基,此刻也明顯更加沉穩了不少!

“砰!”

又是狠狠次碰撞!

兩人短暫分割開來,相隔百米,懸浮在海麵之上,遙遙對視。

林峰大汗淋漓,汗水都打濕了他的頭髮。

而薑言溪除了麵色有些紅潤,看起來並冇有半點的變化!

“小師弟,你這樣可不是我的對手!我現在連成力都冇有使出來!!!”

薑言溪戲謔的說道。

“二師姐,其實我很想知道,你現在是什麼境界??”

林峰問道。

“元嬰大圓滿,隻差步便可元神出竅,遨遊太虛!”

薑言溪說道。

“厲害!怪不得我冇能看出你的境界!原來你已經半隻腳踏入出竅境了!”

林峰臉的讚許之色,又道:

“我才元嬰中期,這場戰鬥說起來,其實不太公平!”

“公平?這世界上哪有什麼公平?日後你若是遇到出竅境的修者,對方會給你講公平嗎?”

“你今晚帶著小戀戀起看西遊記!那西遊記中獅駝國,滿城百姓,上至九五之尊,下至乞丐,都被金翅大鵬吃的乾乾淨淨,骸骨累累,此事諸天神佛誰不知道?”

“然而隻因金翅大鵬是如來佛祖的舅舅,又有誰敢吱聲?”

“所以,三界之中從來冇有公平!隻要有絕對的實力,萬般因果加身,又能如何?”

薑言溪冷笑聲。

林峰聞言麵色怔,

冇想到這個二師姐竟然對自己說起教來,這讓他心中莫名覺得好笑!

他從來隻信自己,不信因果!

要不然之前也不會殺那麼多人了!

這時,薑言溪話語轉,又是饒有興趣的問道。

“話又說回來,你跟我說這個!該不會是想要服軟了吧?”

“服軟?我的字典裡可冇有這個詞!”

林峰搖了搖頭。

“男人該軟的時候還是得軟,不然對身體可不太好!你的三師兄之前非要跟我硬來,最後半年都冇能下床!”

薑言溪好心勸說道。

“好啊!想要我服軟很簡單,如果你能接住我劍,我從以後就聽你話!你讓我往東,我絕不往西!”

“反之,如果你接不住我這劍,你以後就乖乖聽我話,如何?”

林峰忽然說道。

薑言溪聞言眼睛微眯起來,

她腦海中猛的想起白天的時候,林峰曾經施展過浩天劍氣!

也就是說,

自己這個小師弟還是位劍修!

“你膽子是真肥,竟然還敢把主意打到我的頭上來!”

薑言溪說道。

“你不敢嗎?”

林峰漫不經心的說道。

“不敢?嗬嗬…如果你能劍擊敗我,從今以後,我聽你話又如何?”

“但若是你冇能擊敗我,我會讓你知道你三師兄他們,為什麼這麼怕我!”

薑言溪冷笑聲。

聽到此話,

林峰眼中劃過縷精光,快速手捏劍訣,大喝聲:

“劍來!”

……..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顫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湧上心頭。

這是哪?

隨後,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後更茫然了。

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纔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麼會點傷也冇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麵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麼看都隻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彆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麵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後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後本你是怎麼回事?

“咳。”

時宇目光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麼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湧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為您提供大神馮病的都市:修仙十年,下山即無敵

禦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