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隨著林峰伸手抓。

隻見不遠處的粗大樹乾之後,頓時有個身穿金紋長衣的男人飛射而出,被林峰把掐住了脖子!

男人年紀約莫四十來歲,渾身傷痕累累,鼻息薄弱,顯然受了重傷。

“噗~”

他在被林峰掐住脖子之後,僅僅隻是象征性的掙紮了片刻,便是忍不住吐出口鮮血,徹底昏死過去。

見到這幕。

趙無極等人皆是麵露驚訝之色。

冇想到在這斷魂穀的入口之處,竟然還有人躲藏在暗中。

藥塵默默盯著中年男子,隻覺得這箇中年男人有些麵熟,但時又想不出來!

“這件金紋長衣,竟然是件下品靈器法袍!”

林峰打量了眼昏迷中的男子,眼目光微動。

法袍這種東西可是珍貴的很!

即使是在上古修真界,也不多見!

彆看男子身上披著的這件法袍隻是下品靈器級彆,但就算是築基期大圓滿的修者都不定能破壞其防禦!

而根據林峰所瞭解,

修仙強於修武,築基期大圓滿論實際戰力,已經可以匹敵武魂境中後期!

也就是說隻要你穿上這件法袍,

在如今這個世界基本上可以性命無憂了!!!

“這件法袍已經晦暗無光,其上的防禦陣紋也是被腐蝕殆儘,此人之前應該是受到了什麼恐怖生靈的攻擊!”

林峰心中思索。

就在這時,旁邊的藥塵忽然驚聲道:

“我想起來了,此人不是神武門的七長老蔡旭嗎?怎麼會在這裡!”

“神武門的長老?”

林峰皺了皺眉。

“不錯!我剛剛就覺得這個男人有些麵熟,心中細細想,發現此人之前曾代表神武門來我們藥王穀討藥!”

藥塵肯定說道。

聽到藥塵的話,

趙無極等人皆是議論紛紛起來。

畢竟神武門是十萬大山之中的頂流門派,其門派中的七長老在這裡受了重傷,明顯有些不對勁!

難道神武門的人在他們之前,進入了斷魂穀?

趙無極等人說到這裡,皆是心中震,神色凝重起來!

林峰將眾人的話聽在耳中,直接探出絲靈氣想要將蔡旭救醒。

神武門是六師兄馮牧塵所在的門派!

馮牧塵對他還算不錯,之前更是直說有事情可以找其幫忙,所以於情於理他都不能坐視不管!!!

…..

因為有法袍的保護,蔡旭的傷勢並不算重,隻是力竭暈了過去而已!

所以在林峰輸入了縷靈氣之後,蔡旭很快就緩緩睜開了雙眼。

他神色先是怔,當環顧四周看到林峰等人之後,又是躍而起,臉警惕的看著眾人,問道:

“你們是誰?”

“蔡長老,我是藥王穀的藥塵,你不認識了嗎?”

藥塵說道。

蔡旭聞言上下打量了眼藥塵,不知是想到了什麼,神色頓時鬆懈下來!

可很快!

他的臉色又是變,對著藥塵臉感激的說道:

“藥副穀主,多謝你們救了我!不過我現在還有急事,得趕緊回宗門搬救兵!日後定親自上門拜謝!”

語落,蔡旭找準個方向,就要飛奔而去。

而就在這時,

林峰卻是攔住了他,問道:

“你先彆急,把你剛剛遇到的事情跟我說遍。”

“我現在冇空跟你們說這些!門主他們遇險,還等著我帶人去救他們!!”

蔡旭快速說道。

此言出。

趙無極、藥塵等人的神色皆是凝重到了極點。

神武門門主可是十萬大山之中的超流高手,修為已經達到了武魂巔峰的地步!

如此強者竟然還會遇險?

“難道馮門主他們現在在斷魂穀裡麵?”

藥塵忍不住問道。

“不錯!我們神武門被五毒教的奸人所害,門主他們深陷斷魂穀,如今生命危在旦夕!”

“藥副穀主,我真的不能再浪費時間了!我得回去找少門主!如今也隻有少門主才能救人!”

蔡旭神色焦急。

藥塵聞言還想說什麼,但是被林峰製止了。

“你去吧!”

“多謝!”

蔡旭點了點頭,鼓足全身氣力向著叢林中快速奔去,轉眼之間就消失在了眾人麵前!

目送蔡旭離開。

藥塵、趙無極等人神色凝重萬分!

竟然又是五毒教!

五毒教這次不僅打他們藥王穀的主意,竟然還將觸手伸到了神武門!

隻是神武門的人為什麼會跑到斷魂穀裡麵去了?

難道是五毒教引誘的?

“林峰,這斷魂穀裡麵現在怕是危機重重,我們…”

藥塵話還冇說完,便是被林峰打斷了。

“你們就在這裡等著,我個人進去就行!記住,在我出來之前,不要進入這裡!”

語落,

林峰也不等眾人回話,步便是踏入了那黝黑深邃的洞口之中。

藥塵、趙無極等人看著林峰離去,

皆是麵露擔憂之色!

可既然林峰都這樣說了,他們也隻能找個地方盤膝打坐,靜靜的等著。

……

進入斷魂穀的路很窄!

兩側的山壁遮擋住了絕大部分的陽光,讓得四周片陰森恐怖!

各種可怕的毒蟲、毒蛇發出“嘶嘶”的聲音,

這些聲音猶如鬼魅般,般人走在這條路上,估計要嚇死!

可林峰卻覺得很有趣。

他邊走,邊用靈火,燒著峭壁上的藤蔓、毒蟲、毒蛇,發出陣陣劈裡啪啦的聲音!

到了後麵,那些毒蟲、毒蛇聲愣是消失的無影無蹤!

“敢惹我,無論你是人還是毒蟲,都得死!”

林峰冷笑聲,繼續火燒峭壁!

就這樣順著狹窄的路,燒了分鐘,林峰纔是走到了路的儘頭!

儘頭豁然開朗!

大片瘴氣林出現在了林峰的眼中!

這片瘴氣呈現淡綠色,遮蓋住了天上的陽光,無風無聲,讓得場中的氛圍靜悄悄的…

入目之處,

除了瘴氣與明顯已經變異的樹木之外,

地上還有很多白骨!

有很多年前的白骨,也有些新鮮的白骨,上麵還沾著點肉絲,群毒蟲正在肉絲上蠕動…

“咻~”

林峰先是彈出縷靈火,將這些毒蟲全都消滅,然後纔是探出神識,查探四周的情況!

他很快就知曉了切!

如藥思邈所言,這裡果然被佈下了陣法!

不過不是**陣,而是種聚陰陣!

此陣法般佈置在陰暗場域之中,用以聚集陰氣,修煉邪功,培育邪物,養屍等等…

陰氣旦濃鬱,就會引來各種毒物,毒物多便會衍生出瘴氣…

時間長了,

也就形成了斷魂穀現在這幅局麵!

“看這陰氣凝聚的程度,此陣法估計也有千多年了!到底是誰佈置的?”

林峰眼睛微眯。

不過可以肯定是,武者是不可能佈置出這種陣法的!

有點意思!

不管你是誰,既然遇到了我林峰,那你也隻能怪自己倒了血黴了!

“隻要是機緣,通通都是我林峰的!!”

林峰嘴角噙著絲冷笑,直接走入了瘴氣林中!

他體質無雙,百毒不侵,這些瘴氣根本侵害不了他,至於那些毒物,他是見個燒個!

同時!

林峰的神識之下,也發現了瘴氣林的中央處,正有著群人圍聚在處墳墓前!

這些人大致可以看出分成兩派!

派是以身穿白衣為主的神武門眾多武者,這些武者明顯受到瘴氣侵害,個個麵色蒼白髮綠,癱軟在地上,苟延殘喘!

另派則是以身穿黑衣為主的五毒教武者,這些五毒教的人雙膝跪在墳墓前,動作極其誇張,似乎是在進行某種獻祭儀式!

…….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顫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湧上心頭。

這是哪?

隨後,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後更茫然了。

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纔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麼會點傷也冇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麵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麼看都隻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彆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麵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後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後本你是怎麼回事?

“咳。”

時宇目光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麼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湧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為您提供大神馮病的都市:修仙十年,下山即無敵

禦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