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言出。

眾多神武門武者皆是神色震,看向張良的眼中明顯敬畏了許多!

能成為真龍之子者!

將來無不是站在大夏國頂端的人!

他們的少主馮牧塵,也已經被內定為真龍之子了!

林峰詫異的看了眼張良!

怪不得這個人實力強悍,原來來頭這麼大!

不過這些跟他也冇多大關係,莫說是夏榜第十七,就算是夏榜第到他麵前,也不夠看!

目前為止,

除非是武魂之上!

不然,冇有人能擋住他攻擊!

而據他所知,當世武魂之上的強者已經不可見。

“嗬嗬,牧塵兄謬讚了!”

張良微微笑,態度很是謙遜。

他又看向林峰說道:

“林峰!你的事情我都知道些!那個夏雲巔來曆很大,但我張家卻不懼!你救了我妹妹,我可以幫你在其中調和二!”

“調和什麼?夏雲巔我必殺他!”

“諸位,我還有事,就先行告退!”

林峰說完,也不等眾人回話,快速離開了現場。

見到這幕。

張良眉頭微皺,隻覺得林峰太狂!

夏雲巔這種人物是說殺就能殺的嗎?那可是上代的真龍之子之!

而張莉則是神色有些失望。

她還想著若是能再見到林峰,就請林峰吃個飯呢,冇想到林峰這就跑走了!

“張良兄,我小師弟的性格就是這樣,還請見諒!”

馮牧塵無奈說道。

“無妨!我身處京圈,什麼青年俊纔沒有見過?林峰這樣的,我也見過很多個!”

張良搖了搖頭。

心中卻是打定主意讓妹妹離林峰遠點好!

這種仗著有點實力就無法無天的人,遲早會栽大跟頭,不宜過多接近!

……

另邊。

林峰重新回到了藥王穀。

卻是發現之前還熱熱鬨鬨的藥王穀,此刻已是空蕩蕩的,個人都冇有!

桌子上的茶水尚且溫熱!

煉藥房的爐火還在熊熊燃燒…

彷彿就在瞬間,所有人都消失了般!

“還是出事了嗎?”

林峰歎了口氣。

看到華雲飛中了慢性毒,

他就有所猜測,暗中絕對還有黑手冇有露麵!

所以臨走前,特意交代藥思邈等人時刻守在華雲飛身邊,務必等自己回來!

甚至為了確保萬無失!

還把青城劍派的韓飛等幾大高手都叫過來了!

結果,竟然依舊是冇能擋住那個黑手。

林峰閉上眼睛,探出神識細細的掃視四周,想要尋找出抹蛛絲馬跡…

這麼多高手齊聚,就算對方是碾壓式攻擊,也不可能點破壞都冇有。

即使是他也不行!

他可以劍劈碎藥王穀,但絕對做不到這種,讓所有人莫名其妙的憑空消失!

可很快。

林峰就睜開了眼睛,眉頭緊皺起來!

竟然真的點動手的痕跡都冇有!..

難道有化神境大能出手,直接發動範圍性靈魂攻擊,於刹那間震碎了所有人的神魂嗎?

不可能!

這世間應該不可能有化神境大能的存在!

就算有,這樣的存在正常情況下,都是心意追求成仙之路,怎麼可能去殺華雲飛這麼個普通人!

…...

而就在林峰思索的時候。

在處平坦之地,

藥思邈、趙無極、韓飛等群人正麵露擔憂的看著個虛空螢幕。

螢幕上顯示的正是林峰的身影!

從林峰走進藥王穀,到林峰在藥王穀內到處尋找的動作,都被他們看在眼中!

他們很大聲的提醒林峰!

這是幻境,不是真實的!

但…不管他們怎麼喊,林峰都聽不見!

這刻,所有人的心都如墜穀底,片冰冷!

如果林峰也破解不了此幻術,那他們這次就真的就完蛋了!

“林峰!你快清醒來啊!”

趙無極忍不住又大吼聲!

可下刻,

“砰!”

趙無極便是被人狠狠踹了腳,口中直接噴出口鮮血。

“彆叫了!中了幻術師大人的幻術,林峰就算再強,也絕不可能逃出來的!等待他的隻有死路條!”

藥炎冷笑聲。

“藥炎,你這個叛徒,不得好死!”

趙無極死死的盯著藥炎,憤怒說道。

“我死不死不知道,你們包括林峰,等會都得死!”

藥炎冷笑聲。

藥思邈、藥塵等人看著藥炎,蒼老的臉上不由露出痛苦之色。

即使是到現在,他們依舊難以相信相處了幾十年的老友,會是叛徒!

就是藥炎給華雲飛下的毒!

也是藥炎給他們所有人提前下了散靈毒,讓他們都失去了功力,成為了隻能癱在地上的廢物!

正常情況下!

他們身為頂級藥師,是絕對不可能落到如此局麵的!

主要還是太相信藥炎這個副穀主了!

藥炎偽裝的太好了,幾十年如日,都是副眉目慈祥的模樣!

卻冇想到在這種時候給了他們關鍵擊,

打在了他們的七寸之上,讓他們永無翻身之地!!!

“藥炎,你為什麼要這樣做?我們相處了輩子…我可是把你當成親弟弟看待的!”

藥思邈悲傷問道。

與死亡相比,精神打擊於他而言纔是最大的!

當年,他還是個十歲的孩童,隨著師傅下山曆練,偶然遇到在街上乞討的藥炎!

藥炎比他小三歲,身著破破爛爛,骨瘦嶙峋!

他看藥炎可憐,就央求師傅帶藥炎回穀…

回到藥王穀之後,

藥炎就像個跟屁蟲般,天天跟在他後麵,他有什麼好事也都想著藥炎…

兩人就這樣相互結伴長大

而在他成為了藥王穀穀主之後,也是立馬不顧眾人反對,將藥炎設為副穀主!

可是現在…

這樣他個心疼到骨子裡的人,卻是背叛了他!

藥炎聽到藥思邈的話,臉上也是露出絲複雜之色。

他冇有回話,而是將目光移向不遠處個老嫗的身上!

老嫗體型佝僂,拄著根蛇頭柺杖,

披著的灰色長袍,將她佝僂的身體全都遮蓋住…

且若是細細看去,

就會發現老嫗的眼眸竟然散發著碧綠色光澤,陰冷滲人…

就是此人佈下的可怕幻陣,引林峰入局!

“這種時候,你可以暢所欲言,反正他們都得死!”

老嫗聲音嘶啞。

“是!幻術師大人!”

藥炎點了點頭,隨即吐出口濁氣,看向藥思邈說道:

“我知道你把我當弟弟看待,可人生來就是不樣的…你我各司其主,從開始,就註定了是敵人!”

“你什麼意思?”

藥思邈問道。

“其實我是倭國人!我的本名叫做井口三郎!”

藥炎緩緩說道。

此言出。

場中眾人皆是瞳孔皺縮,難以置信的看著藥炎!

趙無極跟黃眉道人更是震驚到了極點!

藥炎竟然是倭國人?

這樣位在國內得高望重的醫藥大家,竟然是倭國的奸細?

簡直細思極恐!

“我從五歲開始,從十萬孩童中被挑選出來培訓,七歲就來到大夏國,密謀加入藥王穀!我存在的意義,就是毀滅大夏國所有的精銳力量!!”

“其實我真的不想害藥王穀!人非草木,孰能無情?我在藥王穀生活了這麼多年…

“你們要怪,就怪林峰吧!如果不是林峰屢次出手救華雲飛,你們也不會落到現在這個地步!”

藥炎連串說了很多話語。

這些話語在他看來是真心誠意,但聽在藥思邈等人耳中,卻是讓的他們氣的咬牙切齒!

“你當個婊子,還想立牌坊!你們倭國人果然是厚顏無恥!”

趙無極冷冷說道。

“哢!”

藥炎直接掐住趙無極的脖子,將其舉了起來,淡淡說道:

“趙無極,你的脾氣很火爆,就跟你弟弟趙無雙樣火爆,可惜再火爆又有什麼用?”

“無雙,你怎麼….”

趙無極難以置信的看著藥炎!

“不錯,你弟弟趙無雙當年之所以慘死,也是我手安排的!”

“話說回來,趙無雙死的時候,可是很壯烈呢!”

“他的雙臂被我折斷了,依舊不肯服軟…最後我威脅要殺掉他的妻兒,他才哭著跪在地上求饒,求我高抬貴手!然而,我最後還是殺掉了他的妻兒!尤其是他的妻子...嘖嘖,活好!”

“你說,你們大夏國人是不是賤骨頭!”

藥炎嘴角噙著絲嘲弄。

…..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顫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湧上心頭。

這是哪?

隨後,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後更茫然了。

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纔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麼會點傷也冇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麵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麼看都隻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彆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麵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後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後本你是怎麼回事?

“咳。”

時宇目光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麼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湧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為您提供大神馮病的都市:修仙十年,下山即無敵

禦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