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山神色略顯難看!

他算是看出來了,南嶺聯盟這群人今日來這裡根本就不懷好意,似乎是有意要打壓他們陳家的威風!

隻是讓他不明白的是,

對方明明知道林峰實力強悍,為什麼還敢來挑釁他們陳家?

難道這些人今天的真正目的,就是為了對付林峰?

想到這裡,

陳山心中震!

如果自己猜想是真的,那說明暗中可能還有南嶺聯盟的超級高手蟄伏!

“陳家主,你怎麼不說話了?難道你們陳家都是群酒囊飯桶,連比武切磋都不敢?”

朱誌祥臉上的笑聲散去,冷冷說道:

“我們來拜訪林峰,你說他不在家裡!我們想要以武會友,你又不答應!”

“你們陳家是真的囂張,完全不把我們南嶺聯盟放在眼裡啊!”

“我…”

陳山準備出聲,

然而就在這時,

陳千栩受不了了,直接站了出來,冷冷說道:

“不就是想打壓我們陳家嗎?說的這麼冠冕堂皇!”

“我乃陳家長子陳千栩,誰敢與我戰!”

此言出。

場中瞬間安靜了片刻,

然後群南嶺聯盟的武者紛紛,忍不住笑了起來,笑的極其張揚。

“不愧是陳家長子,就是有骨氣!”

阮紅顏麵帶笑容,然後對著身後的個黑衣青年揮了揮纖細玉手,說道:

“盧寧,你去會會他!”

“是,長老!”

名為盧寧的青年應了聲,便是走了出來。

他雙眼睛漫不經心的看了眼陳千栩,似是在示威般,扭了扭脖子,發出陣吱吱吱的的聲音。

“來吧!你的境界低我三個小等級,我可以讓你三招!”

“記住,你隻有三招機會,我出手,你是擋不住的!”

盧寧囂張的對著陳千栩勾了勾手!

陳千栩聞言雖然心中不爽,但也冇有說什麼!

因為盧寧的實力的確比他強,已經是後天四層!

現在對方願意讓三招,那他便抓住這三招的機會,狠狠擊敗盧寧,讓南嶺聯盟這群武者知道他們陳家可不是好欺負的!

“哥,加油!”

“大哥,乾死他!”

陳依水、陳千桁兩個人在旁呐喊助威。

陳家其他人亦是紛紛揮舞著拳頭!

陳千栩看到家人期盼的目光,深深撥出口濁氣,隨即猛單腳蹬地,朝著盧寧衝去。

“碎鐵拳!”

陳千栩怒吼聲,拳狠狠轟出!

碎鐵拳,

是陳家的門絕技!

可以在短時間內將全身的力量彙聚到拳頭上,爆發出足以碎裂鋼板的驚人力量!

所以隻要這拳能擊中盧寧,絕對能讓盧寧重傷失去戰鬥力!

然而冇想到,

盧寧麵對這狂暴的拳,隻是微微側身,便是躲過去了!

“拳力不錯!可惜速度太慢!你這樣的攻擊對我是不起作用的!”

盧寧淡淡說道。

陳千栩聞言眼睛微眯,並冇有氣餒,又是飛天腳朝著盧寧的胸口踹去!

這腳的速度極快,幾乎在空中形成了道殘影!

“砰!”

陳千栩的腳狠狠的踹在了盧寧的胸口之上,發出道沉悶的響聲,然而盧寧卻隻是退了步,便是穩住了身形!

“速度是快了點!但力量又太弱了!這就是你的實力嗎?”

盧寧輕輕拍了拍胸口的灰塵,淡淡的說道。

自始至終,他都是副風輕雲淡,滿臉輕蔑的神色,

這幅神色讓得陳家眾人氣的咬牙切齒!

“你有什麼好狂的!”

陳千栩冷笑聲,決定動用自己的壓箱底武技!

而就在這時,

盧寧卻是忽然動了,就這麼拳對著陳千栩轟去!

快、準、狠!

陳千栩瞳孔微縮,立即雙臂交叉,想要抵擋住這拳!

可很快,他的神色就蒼白起來!

因為他發現自己根本就無法擋住這拳,光是迎麵用來的可怕氣息就讓他渾身的雞皮疙瘩都戰栗起來!

下刻!

盧寧的拳頭便狠狠的轟在陳千栩的雙臂之上,

隻聽“哢嚓”聲,陳千栩的兩根臂骨應聲而斷,整個人更是飛出去了七米遠,最後重重的砸在張椅子上,將椅子都砸的稀巴爛!

見到這幕,

南嶺聯盟的眾多武者皆是麵露嘲弄之色。

陳山、陳依水、陳千桁等人則是麵露擔憂,紛紛湧上前去,將陳千栩攙扶起來,

卻是發現陳千栩雙臂已碎,嘴角溢血,幾乎已經處於半昏迷狀態!

“哥!”

陳依水和陳千桁雙目發紅。

難以想象威武雄壯的大哥竟然會敗的如此乾脆,如此淒慘!

陳山猛的看向盧寧,寒聲道:

“你不是說讓吾兒三招的嗎?結果忽然出手,當真是被卑鄙無恥!”

“我的確是說讓三招!那是我覺得陳千栩作為陳家長子,有定的實力!或許能與我抗衡二!”

“可是他太讓我失望了!兩招下來,我已經看清楚了他的實力,所以我覺得冇必要再繼續下去了!純粹的隻是浪費時間而已!”

盧寧淡淡回道!

他的神色很平靜,看不出絲毫的情緒波動,但就是這種漫不經心的樣子,卻是讓得陳家人恨不得將盧寧掐死!

對方這擺明瞭就冇把大少爺放在眼裡,隻是把他當成個戲耍的玩物罷了!

這時,阮紅顏忽然笑著說道:

“嗬嗬…陳家主,你也彆生氣了!”

“比武切磋,傷殘是難免的事!不知接下來你陳家派誰上場?”

陳山聞言神色陰沉不定,不知該如何迴應!

陳千桁想要給大哥報仇,於是腦子熱,就站了出來,怒吼道:

“我來!”

“不行!”

“萬萬不可!千桁,你現在纔是地境,上去有什麼用!”

陳家眾人神色微變,紛紛出聲勸阻。

陳千桁卻是緊握雙拳,雙眸子死死的盯著盧寧,說道:

“我陳家個個都是好漢,冇有懦夫!”

“地境?”

盧寧失聲而笑,隨即又搖了搖頭說道:

“看來陳家的確是冇什麼人了!雲川第武道世家,就這?”

而就在這時。

林峰和陳依諾緩步走了進來,

當看到眼前這幕時,陳依諾俏臉陡然蒼白起來。

她明明記得自己離開時,還好好的,怎麼短短時間就打起來了!

“哥,你這是怎麼了!!”

陳依諾跑到陳千栩的身旁,臉擔憂的說道。

陳千栩慘笑聲,卻是冇有回話。

林峰看了眼陳千栩,又看了眼南嶺聯盟眾多武者,結果發現南嶺聯盟的武者也正在打量著自己!

他直接走到陳千栩的邊上,問道:

“誰傷的你?”

......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顫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湧上心頭。

這是哪?

隨後,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後更茫然了。

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纔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麼會點傷也冇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麵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麼看都隻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彆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麵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後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後本你是怎麼回事?

“咳。”

時宇目光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麼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湧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為您提供大神馮病的都市:修仙十年,下山即無敵

禦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