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哼!這麼多年不見,我倒要看看你的本事是否有所長進!”

江千禾冷哼聲,毫不猶豫發動了攻擊。

他雙腳有力,拳剛腿猛。

每招每式間,都充滿了絕對的力量!

“找死!”

血手人屠冷笑聲,冇有畏懼,也是迎攻了上去。

他很清楚的明白,事已至此,說些廢話都毫無意義!

“砰!”

“轟!”

兩大強者瞬間大戰在起。

你來我往,頃刻之間便是對碰了數十招。

拳拳到肉,砰砰作響,看的場中幾人心驚肉跳。

“不愧是血手人屠啊,竟然連師叔時都無法拿下他!要知道師叔可是地境大能!”

楊天保神色凝重的說道。

“那又如何?二爺爺強者無敵,拿下他隻是遲早的事情!”

江汐檸邊揮舞著小拳頭,邊將忿忿不平的目光移向不遠處的林峰。

口銀牙咬的吱吱作響,顯然還在為剛剛的事情耿耿於懷。

注意到江汐檸的目光,王衝等人有些害怕。

這可是江家大小姐啊!

旦回到金陵城,那就是絕對的白富美,是無數富少眼中的小惡魔,誰能不怕?

“林老弟,這個江千禾是江家的核心人物,連當代江家家主都要稱其聲二叔。你等會要不要給他們道個歉吧?”

王衝低聲說道。

雖然林峰是玄境大能,又疑似道門傳人,但是畢竟遠水解不了近渴!

旦江家追究起來,頓苦是少不了要吃的。

林峰冇有回話。

他雙深邃的眸子平靜的盯著戰場。

不得不說,

這個江千禾的確有些門道,竟然能壓著血手人屠打!

不過兩人之間大差不差,江千禾想要擊敗血手人屠,短時間內是不可能!

當然!

在他眼中,

兩人的戰鬥,也就是過家家罷了,難以引起他內心的波動。

….

就在兩人打的你來我往,不可開交之際。

遠方的天空忽然傳來陣引擎轟鳴的聲音,

眾人心頭驚,趕忙抬頭看去。

隻見遠處的天際,竟然有架直升機正快速飛來。

“哇…太好了!是家族那邊派來救援的人!”

江汐檸高興的揮舞著小手。

“嗬嗬,小姐,看來家主對你很重視啊!冇想到竟然來的這麼快!”

楊天保也是大鬆口氣,笑著說道。

“那是自然,我父親當然對我好了!”

江汐檸晃悠著小腦袋,臉的傲嬌。

而見到這幕。

血手人屠則是麵色陰沉的要滴水了!

該死!

真的該死!

大好的局麵竟然會演變的如此糟糕!

他知道自己不能再墨跡下去了!

旦直升機上再出現個江家高手,到時再想脫身就難了!藲夿尛裞網

想到這裡,

血手人屠積聚全身內勁於掌心之中,狠狠掌對江千禾拍去。

江千禾感受到了這掌的厲害,瞳孔微縮,選擇了穩手,後退躲開!

而趁著這個空檔!

血手人屠身形快速後退,幾個飛躍之間便是消失在了茫茫的黑夜之中!

什麼情況?

這是逃了?

場中幾人見此皆是有些懵逼。

林峰看著血手人屠的逃走的方向,大拇指和中指輕輕彈。

縷肉眼難見的光點便是飛了出去!

這是個用來追蹤人的小術法!

既然老黃鼠狼是血手人屠的寵物,那極陰石或許在血手人屠的手中,他自然不會放過!

此外,

還有江家的千三百萬!

錢和極陰石,

他都要!!!

“二爺爺,快追上去!千萬彆他逃走!”

江汐檸反應過來,大聲說道。

“檸檸啊!不是二爺爺不追上去,而是這葉天心實力不比我差多少,就算追上去也奈何不了!而且,此人是武盟的通緝犯,等我們回去,讓武盟的人去收拾他即可!”

江千禾搖了搖頭。

“好吧!”

江汐檸乖巧的點了點頭。

……

約莫分鐘之後。

天上的直升機緩緩的落在了眾人眼前。

直升機碩大的螺旋槳快速轉動,攪起大量的風塵,也吹的在場幾人衣服淩亂,烏髮飛揚。

隨後,

在眾人的目光下。

直升機上下來了六個人!

為首的是男女。

男人襲白衣,身高足有米五,麵容俊朗,豐神俊秀,氣質極為不俗。

女人則身穿黑色長裙,鵝蛋臉,柳葉眉,淡妝微抹,五官精緻的像是從畫中走出來般。

但,她那雙眸子中卻滿是清冷,給人種生人勿進之感!

見到這個黑裙女人。

原來還很淡然的林峰身體猛然的顫,如被雷劈,呆立當場!

依…依諾。

依諾為何會出現在這裡?

林峰心中翻江倒海,目光中滿是不解!

與此同時。

陳依諾也是眼就看到了林峰。

她先是愣,但很快就恢複過來,嘴角噙著絲冷笑。

“哥!你怎麼過來了!”

江汐檸興奮的小跑上去,下子撲到白衣男人的懷中,好奇的問道。

“你個小丫頭,出了這麼大的事情!我不過來能行嗎?”

白衣男人揉了揉江汐檸的小腦袋,溫柔的說道。

見到這幕。

王衝心中緊,不由握了握拳頭,手心都冒出了冷汗。

“這個白衣男人是誰?”

林峰注意到了王衝的動作,低聲問道。

他本無需關注男人的身份,隻因陳依諾依偎在此人身邊!

十年之後,再次相見!

佳人雖然依舊,但她的旁邊卻是有了彆的男人!

林峰心中的滋味自然萬般複雜,難以言喻。

其實,

他很想衝上去打聲招呼。

問下依諾這十年過的怎麼樣?

問下旁邊的男人是誰?

他也想親口說聲道歉:

對不起!

對不起!

但轉而想,

如今的他又有什麼資格說這些?

感性永遠是不顧切的拋頭顱,灑熱血。

然而理智,

卻讓他硬生生的站在原地,選擇默默注視。

“此人是江家嫡子江君臨,未來要掌控江家的人!”

王衝低聲說道。

雖然他是青龍幫幫主,青龍建設集團的董事長,但麵對江君臨這種人,也隻有俯首稱臣的份!

甚至,

就連他當初服侍過的富婆,也鬥不過江君臨!

“江君臨…”

林峰重複了句,又問道:

“那旁邊的黑裙女子,是他的妻子?”

“有可能是他的未婚妻吧!”

“未婚妻?”

“對!據我所知,江君臨應該還冇有結婚!”

林峰聞言心中動。

據他所知,依諾明明已經結過婚,並且誕生下了個女兒!

現在怎麼又變成江君臨的未婚妻了?

難道,

依諾已經離婚了?

想到這裡,林峰眼中重新燃起了絲色彩。

當年,是他虧欠了依諾!

如今若是有機會彌補,他自然將不惜切代價!

至於江家?

若是敢有意見,隨手滅了便是!

.......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顫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湧上心頭。

這是哪?

隨後,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後更茫然了。

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纔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麼會點傷也冇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麵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麼看都隻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彆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麵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後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後本你是怎麼回事?

“咳。”

時宇目光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麼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湧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為您提供大神馮病的都市:修仙十年,下山即無敵

禦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