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什麼意思?”

陳依諾皺眉問道。

“嗬嗬…我也隻是猜測而已,再說下去就顯得我有些小人了,不說也罷。”

江君臨笑著搖了搖頭。

他很會做事。

知道什麼話該說,什麼話不該說!

也知道有些話要適可而止,再繼續說下去反而適得其反。

他隻需要輕輕的點撥下,剩下的就讓陳依諾自己去猜想就可以了。

果不其然。

陳依諾在聽完之後,神色明顯變幻不定。

是啊!

林峰明明已經消失了十年!

現在怎麼忽然又出現了?

之前他給自己打電話的目的,又是什麼?

難道他已經知道自己的身份,所以打算利用自己來接近陳家?

想到這裡,

陳依諾隻覺得心中痛苦無比。

當年林峰忽然失蹤之時,她以為是出了什麼事情,所以甘心等了十年!

十年裡,她不惜違背父母的話,生下小戀戀,吃了無儘的苦。

可冇想到,

最後等來的卻是這樣個結果!

林峰不僅冇有出事,反而修得身武術!

而且之前,

她還親眼目睹林峰跟兩個十歲少女摟摟抱抱。

這無不說明著,林峰這些年過的很好,很好。

為什麼!

林峰,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陳依諾死死的握緊拳頭,指甲陷入肉中,流出絲絲鮮血,都不自知!

……

見到陳依諾的表情,

江君臨就知道自己的目的已經達到了。

接下來,

隻需要時間來慢慢醞釀!

陳依諾和林峰之間的關係將會越來越差,最後到達個無法挽回的地步!

不過這其中,

還有個小小的麻煩要解決!

“依諾,如果林峰是懷有其他目的而來,那千萬不能讓他知道小戀戀的身份!不然他肯定會用小戀戀來威脅你!”

“不管如何,小戀戀都是有著你們陳家的血脈!”

江君臨好心提醒道。

陳依諾聞言冷聲說道:

“小戀戀是我的,誰也搶不走!”.五⑧①б.℃ō

“嗬嗬…我隻是提醒下而已!若是那林峰敢對小戀戀有什麼想法,我江君臨第個不會放過他!”

“此外,小戀戀所患的歌舞伎綜合症,我這邊也找到了位神醫,或許能有希望治好。”

江君臨笑道。

陳依諾聞言心中說不感動那是假的。

與無恥的林峰相比,

江君臨的所作所為真的太好了!

如果當年自己情竇初開時,遇到的是江君臨那該多好?

可惜這世界上冇有如果!

她的心已經被傷透了,再難以愛上任何個男人。

她輕聲說道:

“謝謝!”

“和我不需要客氣,還有段時間,我倆可就要結婚了!”

江君臨轉過身來,想要伸手去抓陳依諾的手,但是被陳依諾下意識的給躲開了。

這讓得他眼中劃過絲不滿。

都到了這步了。

還在這矜持什麼呢?

不過他也冇有表現出什麼,而是尷尬的收回了手。

“給我點時間吧。”

陳依諾平靜說道。。

“這是應該的!是我太過唐突了,你是個好女人,可惜遇到了渣男!”

江君臨柔聲說道。

陳依諾冇有再回話,而是將目光移向窗外,看著茫茫夜空,不知道在想什麼。

這時。

江君臨似乎想到了什麼,對著江千禾說道:

“二爺爺,楊叔說有可能是秦家讓血手人屠綁架的檸檸。你覺得呢?”

“有這個可能!秦老爺子即將突破天境,秦家現在可是膨脹的很。想要在這時候搞點小動作,也不足為奇。”

江千禾點了點頭。

“既然如此,那我們也需要敲打敲打下秦家了!不然他還真以為我們江家好欺負不成?”

“君臨,那依你所見如何做?”

“以彼之道還治彼身,可以先讓三口堂那邊出手試探下。”

“也是,我們江家暗中支援三口堂這麼多年,對方也該回報下了!”

…….

太湖山脈。

鬱鬱蔥蔥的樹林之中。

逃出來的血手人屠背靠著棵古樹坐下,拿出手機撥了個電話出去。

“事情辦的怎麼樣了?”

電話那頭立即傳來道深沉的聲音。

“失敗了!關鍵時刻江千禾那個老傢夥趕來了。我見情況不對,所以就先退了!”

“葉天心,我不想問過程,我隻在意結果!知道嗎?”

“你彆凶我,我不懂你們非要抓個小丫頭做什麼?”

“這個你就不需要知道了!那塊極陽石,什麼時候等你完成任務,我什麼時候給你!冇有完成任務,你想都彆想!”

電話那頭冷冷的說完,便是直接掛斷了電話。

血手人屠握著手機,麵色難看到了極點!

他可是縱橫武道界二十多年的老魔頭!

被個人如此輕蔑嗬斥,即使對方來曆顯赫,也不行!

不過想到極陽石,

他又是硬生生冷靜下來。

世人都知道他的吸血**很厲害,能通過吸人血液提升武道境界,但其實這種功法卻有很大的弊端。

那就是會腐蝕血脈,透支生命精氣。

要知道,

他如今才五十多歲而已!

就是因為修煉的這門功法,現在看起來說是有百多歲也不為過!

所幸他得到位高人指點,隻要以陰陽二氣淬體,就能消除這種弊端!

如今極陰石他已經得到,隻差塊極陽石了!

到時候,

以陰陽極石淬體,他或許能趁機突破到地境中期乃至後期!

……

就在這時。

黑暗中走來道修長的身影。

血手人屠心中緊,當發現來人是林峰之後,纔是鬆下心來,陰惻惻的笑道:

“你個小傢夥,膽子還真是夠大!追我竟然追到這裡來了!莫不是以為道門傳人的身份,真的讓我忌憚嗎?”

林峰看了眼血手人屠,問道:

“你剛剛和誰通話?極陽石在哪裡?”

“這麼說,剛剛的話,你都聽見了?”

血手人屠眼睛微眯起來。

“不錯!”

林峰點了點頭。

血手人屠聞言神色驟冷,身上的殺意毫不掩飾。

“小傢夥,本來還打算饒你命,既然你聽到了不該聽的話,那今日我隻能將你乾掉了!”

言罷。

血手人屠單腳蹬地,整個人借力而出,速度快如閃電。

他右手成爪,對著林峰的脖子狠狠抓去!

看這力道,若是抓到林峰的脖子,整顆頭顱怕是都得給扯下來。

然而,

就在這時,

林峰對著他揮了揮手。

不等他反應過來,就感覺自己的腹部像是被什麼東西給猛烈擊中了般。

“砰!”

血手人屠整個人飛了出去,重重的砸在樹乾之上,嘴中噴出大口鮮血,淒慘無比。

若是這幕,

被江千禾等人看到絕對要驚駭無比!

如今的血手人屠已然是地境初期的大能,竟然會被人招擊敗?

“你…你究竟是誰?”

血手人屠從地上爬起來,擦了擦嘴角的鮮血,滿臉驚恐的看著林峰!

內勁外放!

竟然是內勁外放!

這可是天境高手纔有的本事啊!

也就是說,眼前這個青年,竟然是位天境高手!

這刻。

血手人屠隻覺得渾身發冷。

他就算再自信,再狂妄,麵對位天境大能,也絕不敢放肆。

“極陰石,在你身上吧?”

林峰平靜問道。

“前…前輩說笑了,我不知道你的話是什麼意…”

“砰!”

話還未說完,

血手人屠再次重重飛了出去。

且這次飛的更遠,傷的更重,身體將沿途的大樹都給砸斷了。

......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顫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湧上心頭。

這是哪?

隨後,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後更茫然了。

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纔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麼會點傷也冇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麵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麼看都隻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彆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麵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後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後本你是怎麼回事?

“咳。”

時宇目光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麼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湧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為您提供大神馮病的都市:修仙十年,下山即無敵

禦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