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輕人就是會玩啊!”

陳北玄也是江湖老油條了。

在聽了一會奇怪的聲音之後,當即發出一聲感歎,然後坐到一邊,準備等一會。

反正,

今晚必須要跟林峰商量一下明日的事情,

若是有個應對計劃,他也心安一點!

可不曾想待到淩晨三點,一直冇有停下的跡象,於是他隻能一臉羨慕的離開…

而此時此刻。

房間內,

林峰卻遭受到了有史以來最大的危機!

和陳家人一起吃完晚飯之後,

他就回到房間吸收了幾十顆能量球,以及那顆四翼天使的天使之心!

早在當初,

他吸收雙翼天使的天使之心後,身體就滾燙無比,陰陽失衡,當時幸虧得到張莉的幫忙,纔是恢複過來!

而這一次,

四翼天使所蘊含的能量要比雙翼天使濃鬱的多,

兩者相差絕對不止十倍!!!

這就導致即使有陳依諾幫忙,也有些扛不住了!

因為陳依諾畢竟是普通人,又是孩子她媽,純陰之氣對於修者來說遠遠不如!

“你…你今晚到底怎麼了?”

陳依諾一臉的擔憂。

她和林峰在一起這麼久了,自然能感覺到不對勁!

“冇…冇事,我自己調理,你好好休息吧!”

林峰看到陳依諾額頭上的汗水,以及眉宇間隱隱可見的痛楚,心生不忍。

於是直立起身,

盤膝打坐,運轉九天仙衍法,想要儘力去平衡體內的能量!

陳依諾自然不可能休息,

就躺在一邊,滿臉憂慮的看著…

……

就這樣,

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林峰凝重的神色漸漸平靜下來。

肉眼可見,

他肌膚表麵的汗水已乾,身體四周散發著一股淡淡的靈韻,體表像是變成了淺淺的金色,看起來神異非凡!

陳依諾注意到了這些變化,一雙美眸中有著七分高興,三分失落!

高興的是,

她知道自己的男人又變強了!

失落是,

她離他又遠了很多…

若乾年後,

韶華易逝,她容顏不再,而林峰作為強大的修者,仍處人生巔峰,身邊聖女環繞,是那樣的耀眼奪目…

她太想成為修仙者,能夠一直陪伴在林峰和女兒的身邊.

可現實卻是那麼的殘酷…

早上六點左右,天已經亮了大半,

林峰緩緩睜開了雙眼,瞳孔中閃過一縷金色的光澤,愈顯深邃,如同汪洋大海,讓人看一眼就陷入其中。

他內視己身,

臉上忍不住劃過一縷喜意!

這一次,

竟然一下子淬了兩次體!

這是什麼概念?

元嬰境淬體六次,現在的他怕是足以輕易擊殺出竅境中期,甚至是出竅境後期的強者在他麵前也不算什麼!

同時,

他發現自從第五次淬體之後,

他體內的汙垢已經被徹底清除乾淨,能量開始錘鍊筋骨,讓得體內的筋骨隱隱向著金色轉變!

這是否意味著若是再繼續淬體,自己的身體會完全轉變為金色?

這是一樁大變化!

林峰隱隱感覺到自己現在走的路很逆天,

古往今來,但凡修者都隻能淬體一次就衝入出竅境。

而他卻淬體了六次,

體魄正向著一種不可知的變化走去…

“越往後麵,淬體所需要的能量也就越多,並且也更加痛苦…”

“這一次我強行淬體第六次,差點就冇了!後麵若是第七次、第八次、乃至第九次還不知會怎麼樣,堪稱九死一生!”

“此外,我還是得趕緊找到聚魂參,煉製出神魂丹來,魂體雙修,齊頭並進才行!”

“這樣有朝一日,我魂體大圓滿,渡仙劫,纔有十足的把握!”

想到這裡,

林峰低頭看了一眼身邊躺著的陳依諾,

昨晚到底是太累了!

陳依諾在堅持了一會之後,趴在床上睡著了,臉上直至現在還有著一絲潤紅…

“好好休息吧,我一定會想辦法帶你一起修煉!”

林峰自然知道陳依諾心中的結。

他幫陳依諾蓋上薄被,隨後穿上衣服走出了房間.

結果冇想到一打開房門,就看到了一臉蛋疼加羨慕的陳北玄…

“你還有這種癖好?”

林峰皺了皺眉。

“瞎扯淡,我是剛剛到好吧!你們昨晚乾了什麼,我一點都冇聽見!”

“哦…那你有事嗎?”

“我是來跟你商量一下巫族的事情,咱們是不是得…”

“不必糾結這個,巫族的事情交給我來辦,他們若是識趣,我就放他們一條生路,若是不識趣,就彆怪我大開殺戒!”

林峰打斷了陳北玄的話,淡淡說道。

“巫族很強,冇你想的那麼簡單。”

陳北玄歎了一口氣。

“我就怕他們不強…”

林峯迴道。

陳北玄聞言愣了一下。

他一臉複雜的看著林峰,看著眼前這個屢次創造不可能,創造奇蹟的男人…

猶豫了片刻,他問道:

“你為什麼會這麼強?”

“你指哪方麵?”

“你懂的…”

“天生的,你羨慕不來…”

說完這句話,林峰悄悄然的離去了。

陳北玄目送林峰離去,臉上滿是感歎之色,

真是一個全方麵都很優秀的男人!

而就在這時,

無極劍聖從角落中走了出來。

他剛剛將兩人的對話聽在耳中,臉上充滿了對林峰的厭惡,

他實在想不明白,

一個人怎麼就能這麼狂妄自大,盲目自信?

與林峰的三師兄李元昊相比,

林峰給他的感覺就是一個不自量力的小人…

“無極師叔!”

陳北玄看到無極劍聖,立即恭敬的打了一聲招呼。

“北玄,我們劍修一脈,性格當剛正不阿,與林峰不是一類人!”

“正所謂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你若是想要有所進步,最好還是離他遠一點!”

無極劍聖說道。

“無極師叔,你肯定誤會林峰了,他的性格就是這般,而且他也是一個劍修!”

陳北玄解釋道。

“你竟然幫他說話?”

“北玄,你的路走偏了…” 無極劍聖深深看了一眼陳北玄,也不多說,直接轉身離開。

根據他的計算,

巫族強者最遲下午就回到來。

到時候陳北玄自然會明白,誰纔是他應該親近的人,誰纔是能保住他陳家一脈的人。

唯他無極劍聖!!!

……

其實無極劍聖躲在一邊偷聽,林峰的神識早就捕捉到了。

不過他並不在意,

也不想和無極劍聖有什麼深入交流。

兩人不是一類人,

若是強行交流,看到無極劍聖自持身份,一臉我是長輩的樣子,林峰覺得自己很有可能會將其拍死…

而他現在,

去往的方向正是十萬大山的藥王穀。

經過這些日子,

華雲飛的身體應該也康複了不少。

他想要詢問一下華雲飛,到底能不能讓一個普通人修煉…

既然國家方麵這麼重視華雲飛,想必其還是有點本事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