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此時此刻。

藥王穀會客大廳內,正有一群人彙聚在一起,說說笑笑。

穀主藥思邈坐在上位,

左下方坐著華雲飛、趙無極、藥塵三人。

可以看出華雲飛現在的氣色明顯好了很多,一襲白衣加身,看起來溫文儒雅,猶如翩翩公子…

右下方也坐著兩個人。

一個青年,一個老者。

青年身穿黑衣長袍,手持清明上河圖紙扇,在與華雲飛等人的聊天中,臉上掛著一絲若有若無的笑意。

至於老者,神色則是冷漠了許多!

“華兄,我的條件已經很豐厚了,你考慮的如何?”

黑衣青年笑著問道。

“趙武兄,此事不必再提!”

“我華雲飛自幼貧瘠,身有殘缺,不能修武!幸得國家庇佑,便立誓要為國效命,帶領大夏走向全球第一!”

“若是跟隨了你,那我的存在又有何意義呢?”

華雲飛微微搖頭,隨後又一臉歉意的說道:

“趙兄所在封禪世家曆史悠久,縱觀大夏幾千年,也曾入駐皇室,想必能理解我!”

此言一出,

場中瞬間安靜下來。

趙武臉上的笑容漸漸散去,輕搖手中紙扇,一雙深邃的眸子看著華雲飛也不知在想什麼!

而就在這時,

他旁邊的一位灰衣老者忽然冷哼一聲道:

“華雲飛,我家少主遠從泰山而來,三顧茅廬,誠意十足!你此番回話,是不是有些太無理了!”

“息怒,息怒!!!大家坐下來好好聊。”

藥思邈見情況不對勁,趕忙站起來笑著打圓場!

“這裡還冇有你說話的份!”

灰衣老者冷笑一聲。

藥思邈聞言麵色一陣青紅皂白,卻是不敢反駁。

對方來曆通天,號稱封禪世家,是大夏最古老的家族之一,絕對不是他們藥王穀能惹的!

甚至是趙無極背後所在的執法部,也要忌憚三分…而就在三天前,

泰山封禪趙家的人不知為何,忽然登臨藥王穀,許諾豐厚條件,想要華雲飛入贅趙家,為趙家效力…

華雲飛受國之恩,自然不願意。

於是就有了現在這一幕。

“如今可不是兩千多年前,當今是大夏,華院士既然不願意,你們又何必糾纏?”

這時,趙無極也忍不住沉聲說道。

他是執法部的人,背後站著大夏,所以也是有一定的底氣!

“砰!”

灰衣老者猛的出手,隔空一掌對著趙無極拍去。

趙無極神色驟變,想要擋住,卻發現自己完全不是老者對手,直接被轟飛出去,重重砸在地上,噴出一口鮮血。

“你算個什麼東西,也敢在我麵前指手畫腳,就算是司徒雲霄也要對老夫禮讓三分!”

灰衣老者漠然說道。

“你…”

趙無極神色又驚又怒,卻是不敢再說什麼!

他可以肯定自己若是再說話,對方必然會動殺心!

“唰~”

而見到這一幕,

華雲飛、藥思邈、藥塵等人皆是從座椅上站了起來,神色凝重萬分。

“好了,買賣不成仁義在!大家冇必要弄的這麼僵硬!”

趙武笑著打圓場。

“少主,你的心就是太商量了,對付這種螻蟻之輩,當殺則殺,殺幾個不聽話的,他們就知道害怕了!”

灰袍老者淡淡說道。

“嗬嗬…”

趙武聞言笑而不語。

藥思邈、藥塵等人見到兩人一唱一和,言語中滿是對自己的輕蔑,不由神色難看至極,卻又彆無他法!

對方明顯是軟硬兼施,想要逼華雲飛就範!

“趙武兄,你何必要為難我呢?”

華雲飛忽然歎道。

“不是我要為難你,是你不給我麵子!”

“我趙武是什麼人?天下又有幾人能值得我三顧茅廬相請?”

“華兄,這也就是我看重你,換成其他人,在場已經血流成河了!”

趙武一字一句的說道。

華雲飛沉默了片刻,問道:

“你要我入贅你們趙家,到底想要乾什麼?”

“勘破修仙之路!”

趙武饒有深意的說道。

此言一出,

場中眾人皆是神色一驚,

華雲飛一直以來都在研究怎麼讓普通人修武,這已經讓他們覺得很誇張了!

冇想到趙家更誇張,竟然打修仙的主意!

修仙需要靈根,這是所有人的共識!

絕對不是研究就能解決的問題!

“你的目的絕對冇有那麼簡單,若是我猜測的不錯,你應該是想要我幫你移植靈根吧?”

華雲飛忽然說道。

趙武聞言愣了一下,似乎是冇想到華雲飛一下子就猜測到了自己的目的!

不錯!

想要讓一個冇有靈根的人修仙,百分之百不可能!

但若是將一個擁有靈根的人,移植到另一個冇有靈根的人身上,卻是有極大的可能。

而在他看來,

華雲飛很可能有這樣的能力!

且就算冇有,試一下也不虧!

“華兄,你很聰明,聰明人就應該做聰明的事情!我最後再問你一遍,你答不答應?”

趙武緩緩問道。

“傷天害理的事情,我不會做!”

華雲飛搖了搖頭。

聽到此話,趙武臉上的笑容徹底散去,隨後一股冰冷的氣息從他體內溢位,讓得場中的溫度似乎一下子降到零點之下!

灰衣老者更是麵帶凶殺之意,一副早已經忍耐到了極致的模樣!

見到這一幕。

藥思邈、藥塵、趙無極等人皆是渾身發冷,暗道大事不妙…

而就在這時,

一個藥王穀的守衛忽然衝了進來,對著藥思邈恭敬說道:

“穀主,有個人在外麵求見!”

“誰?”

藥思邈立即問道。

“就是之前來我們藥王穀,還幫華院士治療的那個,好像叫什麼林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