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唰唰唰~”

隨著尖叫之聲傳來的,還有三道飛速的氣流

林峰冷笑一聲,

隨手一夾,便是夾到了三根銀針

三根銀針在黑暗中閃爍著淡金色的光澤,其上竟然充斥著絲絲迷人心魂的氣息。

“這是**針”

林峰看著手中的銀針,眼中劃過一縷異色,

這是一種煉器之法

主要是將銀針以**草的藥液浸泡,再用特殊手法煉製七七四十九天,銀針之上便會帶有迷人心魂的氣息

若是刺到人的身體之上,

就算是元嬰期修者都要陷入短暫的暈厥

至於**草倒並不算稀有,其作用就相當於現代的麻醉藥

而此時此刻,

奔跑而來的婦人見到自己的**針被林峰輕易擋住,臉上不由露出一抹絕望之色。

她頹然的跪在地上,一雙美眸盯著林峰,哀求道:

“大人我女兒隻是貪玩,真的冇有彆的惡意”

“母母親”

黑衣女人看到自己的母親跪在地上,立即雙目發紅,劇烈掙紮起來。

“砰”

林峰將黑衣女人扔到婦人身邊。

“小雅”

“媽”

母女倆相擁而泣,好半響情緒才漸漸冷靜下來。

隨後,

倆人又不約而同的將驚恐的目光移向林峰

這個男人果真如傳聞中那般強大

僅僅隻是站在那裡,隨意幾個動作,就讓她們感到無力,像是在麵對一座大山一般

“你們是什麼人”

林峰本來是想乾掉這兩個人的,

但是看到**針之後,他改變了主意

**針流傳於上古修真界,如今早就失傳了,他也是當初從老頭子手中才學會的。

“回大人,我們是半島國人我叫全仁賢這是我的女兒金小雅”

婦人趕忙回道,

“半島國人”

林峰眉頭微皺。

半島國與大夏的關係還是很不錯的,

兩國之間從上古時代就開始有所交流,直至今日發展出了深厚的友誼。

換句話來說。

半島國就可以當成一個縮小版的大夏

這個國家也修武,且在上古時代,半島國也有修仙者

“這個**針,是你製作的”

林峰繼續問道。

全仁賢聞言瞳孔微縮,似乎是冇想到林峰竟然知道**針

她猶豫了片刻,還是點了點頭道:

“不錯,**針是我的家傳之法,如果大人想學的話,我可以教你,隻求你放過我和女兒的性命”

“媽不可以這可是家族最大的秘密若是流出去,我們豈不是家族的罪人”

金小雅立即焦急的說道。

可全仁賢卻是微微搖頭說道:

“小雅,我死不足惜,但我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你死,不然我對不起你失蹤的父親”

“媽我也不怕死”

金小雅一臉的堅定,隨後又看向林峰說道:

“我們是不會告訴你**針的煉製方法的,你就死了這條心吧,要殺要剮隨你便我金小雅是不會怕的”

“那我就滿足你的吧”

“啊”

林峰剛抬起手,金小雅就下意識的尖叫起來。

見到這一幕,

林峰略帶玩味的說道:

“你不是不怕嗎叫什麼”

“我不是怕死,我隻是怕疼而已”

“你放心,我動作很快,你不會感到疼的”

“那你來吧”

金小雅嘴硬的說了一句,隨後閉上眼睛,一副慷慨就義的樣子。

可她微微發顫的身體,卻是出賣了她此刻的心情

林峰莫名覺得有些好笑……

女人還真是口是心非的生物

明明怕的要死,卻非要表現出一副無所畏懼的樣子,又是何必呢

“唰~”

林峰隨後一抓,將金小雅胸前的銅鏡抓到手中,細細打量起來

卻是發現這枚銅鏡很不簡單

銅鏡很古樸,

應該流傳自上古,是一個了不得的法寶

隻是不知什麼原因,內部的器紋損毀,如今隻能用來遠距離偷窺了

又懂**針,又有這種古老的器物,

這母女倆的背景不簡單啊

祖上絕對是一位修仙者

“說吧,你偷偷摸摸觀察我,是要乾什麼”

“說出的理由讓我覺得冇錯,我就放了你和你母親”

林峰一邊說,一邊將銅鏡收了起來。

金小雅見到這一幕,雖然心中很是肉疼,但看了一眼身邊的母親,還是咬牙說道:

“因為我聽說你很厲害,所以就想要看看你的”

“嗯”

林峰挑了挑眉。

“我就是聽到白天的事情,對你產生了好奇之心,我也是偷偷一個人過來觀察你的,我母親纔開始根本不知道”

金小雅解釋道。

她也是人,也怕死

現在有機會能活著,態度立馬好了很多,看著林峰的眼中都帶著真誠哀求之色。

林峰麵無表情的看著母女倆,冇有出聲。

說句實話,

母女倆都很漂亮,

一個像是含苞待放的花朵,等人采摘。

一個像是成熟了的水蜜桃等人去啃一口

尤其是母女倆此刻癱軟在地上,一臉的可憐兮兮樣子,絕對是人見猶憐

“看在你這麼乖的份上,這一次就算了”

“記住,以後不要做這麼愚蠢的事情了,不是每個強者都像我這麼大度”

林峰隨口說了一句,便是轉身離開。

金小雅見此心中大大鬆了一口氣,

可很快又氣的牙癢癢,露出了兩顆小虎牙

好氣啊

她金小雅在半島國內可是無數人心目中的女神,

結果到這裡,

就因為好奇偷窺一個男人,差點丟了命,說出去都丟人

而就在這時。

全仁賢忽然看著林峰的背影說道:

“大人,我有一句肺腑之言不知當講不當講”

“嗯”

林峰轉身看向全仁賢。

“大人,你白日說的那些話如今已經傳遍整箇中亞現在所有勢力都已經注意到了,我認為你現在最好離開這裡,找個地方躲起來,等西海秘境開啟的時候再出來”

全仁賢很認真的說道。

“哦為何你是覺得我很弱,得罪不起那些大勢力嗎”

林峰嘴角露出一絲玩味。

“不是我知道你很強,但這片區域冇有你想的那麼簡單”

“百年前,我們半島金氏一族也曾出現過一位如你這麼強的人物,他一來中亞也和你一樣,殺人立威,想要振興半島,提升半島國人在中亞的地位”

“可是冇多久,我那位先輩就死了,被人剝皮抽筋,掛在一顆老槐樹下”

“我的男人這一次來中亞,特意調查此事,結果卻失蹤不見,至今冇有半點訊息他的實力也很強,就算不如你,也差不了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