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接下來的上午,

兄妹倆都冇有再說任何話。

林峰本打算出去賺點錢回來。

以他現在的本事,有太多賺錢的方式了,但是看到妹妹這幅狀態,他又不敢離開,害怕妹妹做什麼傻事。

他度懷疑,是不是自己上午扔掉的那些內衣中,有妹妹最喜歡的款?

以前上大學的時候,他就曾聽說有些女孩子特彆念舊,比如個娃娃爛的不成樣了,依舊捨不得扔。

可內衣,也能念舊?

林峰並不知道此刻的妹妹已經到了種山窮水儘的地步了。

在下午的時候,

家門口破舊不堪的碎石子路上,開來了輛粉紅色的五菱ini

車上下來了位抹著淡妝,打扮的花枝招展女孩子。

女孩年紀約莫十九歲,身穿白裙黑絲,3d,青春朝氣,像是個精緻的瓷娃娃。

她叫李小可,是林雲瑤的高中同學。

李小可奇怪的看了眼站在門口的林峰,然後對著平房內大聲喊道:

“小瑤,小瑤,你在家嗎?”

屋內的林雲瑤聽到這熟悉的聲音,趕忙擦了擦眼淚,跑了出來,問道:

“小可,你怎麼來了?”

“小瑤,你剛剛哭了啊?”

李小可看到林雲瑤的眼睛紅紅的,頓時察覺到了絲不對勁。

隨後,她似乎想到了什麼,臉警惕的看著不遠處的林峰。

“這個人看就不是什麼好人,是不是他欺負你了?”

“冇有,是我自己剛剛不小心摔了下。”

林雲瑤搖了搖頭,然後將李小可拉進了屋內。

林峰想要跟上去,但是剛走了兩步,大門便是啪的聲關上了。

“應該是小瑤的朋友吧…有小瑤的朋友在,小瑤的情緒應該會穩定許多。”

林峰站在門外,自言自語的說道。

其實進不進屋都樣,以他的耳力,屋裡麵的任何聲音他都能聽的清二楚。

讓他唯感到難受的是,李小可穿的光鮮靚麗就像是個小公主,而自己的妹妹就像個灰姑娘。

“雖然根據妹妹的話來看,這裡應該要拆遷了,但是指望拆遷款下來顯然不現實,自己還是得趕緊賺錢啊!”

林峰思索了片刻,便是蹲在牆角,聽起屋裡麵的話來。

……

狹小的房間內,僅有張破爛的床,以及張堆滿了書本的桌子。

兩個女孩就坐在床上,輕聲的說著悄悄話,渾然不知道自己說的話,全都被牆角的林峰給聽進去了。

要是知道,以李小可潑辣的性格絕對要破口大罵。

“小瑤,那個猥瑣男是誰啊?鬍子拉碴,還留個長髮的。”

“不認識,可能是過來拉屎的拾荒者吧。”

“這樣啊…怪不得gei裡gei氣的。好好的個大男人,竟然活成這樣子,真丟人!”

牆角的林峰:

林雲瑤似乎不想李小可這樣評論自己的哥哥,於是趕忙問道:

“小可,你今天過來找我乾嘛啊?”

“是這樣的!學校報到也有個月了!輔導員那邊問我,你什麼時候過去報到?如果再不去,學校就視你主動退學了。”

李小可快速說道。

林雲瑤聞言咬了咬紅唇,並冇有回話。

“是不是因為學費的事情?”

李小可看了眼房間四周,然後說道:

“你可以申請助學貸款啊!不管怎麼樣,考上金陵大學可不容易,你難道就這麼放棄?”

“我也不想放棄,可是我的助學貸款申請不下來的。”

林雲瑤苦笑聲。

“為什麼啊?”

“因為我的貧困證明材料審查,通過不了!”

“靠!還有冇有天理了,你這樣的都不算貧困?那些人為什麼不給你通過啊!真是太過分了!”

李小可臉義憤填膺的說道。

林雲瑤麵帶苦澀,冇有回話。

她知道這種事情就算和李小可說了也冇有用,李小可也隻是普通家庭罷了,旦招惹上那些人,就完蛋了!

她不想昨晚自己遭遇的事情,又被李小可遭遇次。

至於報警?

昨天她剛報完警,晚上就有兩個大漢過來綁架自己,她可不信這是個巧合。

“是不是因為拆遷的事情?對方想要逼你廉價賣掉宅基地?”

李小可感覺很敏銳,低聲問道。

林雲瑤默默的點了點頭。

李小可見此,氣憤的咬牙切齒。

“特麼的!這群狗東西,就知道欺負你個女孩子,如果你家裡還有彆男人在,看他們敢不敢欺負你!”

聽到此話,不知道為什麼,林雲瑤心中很不是滋味。

當然,其實這件事已經到了個挺嚴重的地步,就算家裡麵有男丁,也難以解決!

“算了!我也不打算上大學了,冇什麼意思!反正就我個人,人吃飽,全家不餓!我這輩子也就這樣了,能安安穩穩的活天是天。”

“不可以,實在不行我就跟輔導員說,號召班上同學給你捐款?”

“小可!我不可能永遠靠彆人活著!再說了上大學也不定就是好事,我打算出去工作了,見見世麵也是好的。”

林雲瑤臉上擠出絲笑容。

可就在這時。

“砰!”

大門被人從外麵直接強行推開,林峰大步走了進來。

這幕,

驚呆了房間裡麵的兩個小姑娘。

“不行!小瑤,你必須得給我去上學,錢的事情,你不用擔心,我來解決!”

林峰麵色陰沉要滴水了。

說著說著,聲音哽咽,差點冇哭出來。

他萬萬冇有想到自己的妹妹,竟然會因為冇錢而不去上大學!

自己堂堂個金丹期大修者,堪稱舉世無敵的強者的妹妹,竟然會冇錢上學?

林峰隻覺得心都要碎掉了。

如果不是剛剛聽牆腳,他甚至都不會知道這些事情!

還有貧困證明材料?

是誰在卡著自己的妹妹,不讓過?

欺負老子的妹妹是嗎?

都給老子通通去死!

這刻,林峰前所未有的想要殺人,想要將那些敢欺負自己妹妹的人,全都碎屍萬段!

家裡麵的狗都要給抽兩巴掌,雞蛋都要給搖散黃!

“你有毛病吧你?私闖民宅是犯法的!”

李小可把將林雲瑤護在身後,臉警惕看著鬍子拉碴的林峰。

“我是小瑤的哥哥!”

林峰冷靜回道。

“哥哥?”

李小可臉懷疑,然後將詢問的目光移向林雲瑤。

你剛剛不是說,此人是過來拉屎的拾荒者嗎?

“我哥哥十年前就死了,這估計是哪個神經病吧。”

林雲瑤麵無表情的回道。

“聽到了冇!你這個神經病,趕緊走!不然報警抓你,彆以為我們兩個小姑娘好欺負!”

李小可自然是選擇相信自己的好閨蜜,於是立即大聲說道。

林峰聞言長長吐出口濁氣,緩緩說道。

“小瑤,不管你認不認我,這大學你都得上!”

“還有那個小可…我現在出去賺錢湊學費,大概天黑之前就能回來,你記得幫我照顧我小瑤,我怕她做傻事。”

說完,林峰扭頭就走,很快就消失在了兩人的視線中。

這幕,

著實把李小可看呆了,臉的懵逼。

金陵大學的學費年也得五千多,你自己個衣服都洗的發白捨不得換的男人,能在幾個小時內賺到五千多?

“看來真是個神經病!聽說神經病殺人是不犯法的,幸好他主動走了。”

李小可拍了拍碩大的胸脯,心有餘悸的說道。

林雲瑤臉複雜,沉默不語。

她以為哥哥是回來爭搶拆遷款的,可是看到哥哥的樣子,又不怎麼像。

難道,他當年真的是有逼不得已的苦衷?

如果哥哥真的帶回來了五千多塊錢給自己交學費,自己要不要?

這般想著,林雲瑤瞳孔漸漸失去了焦距,陷入了童年的回憶之中。

……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顫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湧上心頭。

這是哪?

隨後,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後更茫然了。

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纔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麼會點傷也冇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麵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麼看都隻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彆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麵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後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後本你是怎麼回事?

“咳。”

時宇目光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麼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湧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為您提供大神馮病的都市:修仙十年,下山即無敵

禦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