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刻。

場中所有人都震驚了!

譚天鴻和周雲梅兩個大佬級彆的人物更是渾身發冷,有些不知所措。

要知道,

他倆可不是什麼阿貓阿狗。

個地境後期,個地境中期,是金陵城內的絕對強者!

可現在,

這算什麼?

隻是眼前花,

他兩就被眼前這個青年輕易的掐住脖子抓了起來,毫無還手之力?

所以,

這青年的實力又有多強?

“你…你究竟是誰?”

譚天鴻聲音發抖。

身為三口堂第堂堂主,地境後期的超級強者,他第次感受到了害怕。

“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們想不想活?”

林峰隨手將兩人丟在地上。

然後眾人隻覺得眼前花,

林峰又重新坐在了沙發上,慢悠悠的倒起紅酒來。

瞬…

瞬移?

咕嚕!

眾人嚥了咽口水,頭皮都在發麻!

放眼偌大的金陵城,他們都絕對是狠人中的狠人,可是現在真的有些不知所措了。

“前輩,你剛剛那話什麼意思?”

不愧是第堂堂主,譚天鴻很快就冷靜下來,恭敬問道。

他現在對林峰的所說的事情深信不疑!

司徒浩死了!

整個第二堂口的精銳,都被眼前林峰隨手滅掉!

不管之後怎樣,

現在的他,能做的就是服軟!

“想活就當我的狗腿子,不想活,我現在就送你們下去陪司徒浩。”

林峰小酌口紅酒,淡淡說道。

聽到這話,

譚天鴻等人都沉默了。

當對方的狗腿子?

這三個字侮辱性太大,完全是冇有把他們放在眼中。

“前輩,你的要求有些太過分了,就算你實力很…”

這時,個玄境後期武者沉不住氣,緩緩開口。

不等他說完,

林峰就是吐出口中的紅酒,紅酒以肉眼難見的速度射穿了武者的胸口。

“砰”

玄境後期武者目光瞬間灰暗下來,重重的摔倒在地上。

“還有誰有意見嗎?我這個人其實很明主,不喜歡強迫彆人。”

“你們可以暢所欲言,說的有道理,我會采納。”

林峰邊說,邊站起來觀摩著客廳內的古董名畫。

他雙手負後,就這麼背對著眾人,冇有絲毫的防備的意思。

譚天鴻和周雲梅兩人對視了眼,目光微動。

這無疑是個偷襲的好機會,

可是他倆剛剛實在是被震到了,心中發虛。

“這顆金色小球也是古董嗎?”

林峰從櫃檯上的古董瓶子裡拿出來了顆小金球,轉過身來淡淡的問道。

譚天鴻不懂林峰此舉的意思,乾笑聲道:

“司徒浩就喜歡收集這些,我想應該是古董吧!”

“這麼好的東西,我送給你吧?”

林峰抬了抬眼皮,微笑說道。

不知道為什麼,

譚天鴻看到林峰的目光,心中顫。

股極大的恐懼瞬間湧上心頭。

他要殺我!

他想殺我!

譚天鴻有種強烈的預感,

這種預感讓得腿腳發軟,直接跪了下來。

而就在他跪下來的瞬間,

林峰彈出了手中的金色小球。

“咻~”

小金球從譚天鴻的頭頂飛過,直接給其背後的位黃境武者來了個爆頭。

“砰!”

鮮血混合著白色的物質濺了旁邊的周雲梅臉。

“啊!!!”

周雲瑤尖叫起來。

豐腴的身體劇烈顫抖,慌忙的擦拭著臉上的血和腦子,渾身的雞皮疙瘩都戰栗起來。

“不好意思,我隨手彈,冇想到這小球的威力竟然這麼大!”

林峰臉歉意。

見到這幕,

場中眾人腦瓜子片空白,整個人都麻了!

是真的怕了!

這人完全就不按套路出牌!

人命在他眼中,彷彿就是個玩具,被他玩弄於股掌之中!

“所以,我剛剛的話,你們考慮的怎麼樣了?”

林峰重複起剛剛的話題。

“前輩,以後我就是你的狗腿子了!”

譚天鴻毫不猶豫說道。

細細看去他的額頭上已經冒出了絲絲冷汗。

都快嚇尿了!

剛剛若不是跪下來,被爆頭的就是他了!

“我們也是您的狗腿子!”

“我們都是你的狗腿子!”

其他人亦是趕緊跪下來,顫聲說道。

周雲梅擦乾淨臉上的汙穢,扭動著大屁股向著林峰走來,將手搭在了林峰的肩膀上,桃花臉上擠出絲笑容:

“前輩…你好厲害,我好喜歡。”

她想發揮自己的優勢,讓林峰接納自己,不至於成為狗腿子那麼難堪。

“砰!”

林峰巴掌就將周雲梅扇飛了出去。

周雲梅艱難起身,半跪在地上,臉驚恐的看著林峰,不知所措。

她對自己的身材與麵容有著強大的自信,

冇想到竟然有男人能無視她的勾引!

“狗腿子就要有狗腿子的覺悟,千萬彆妄想勾引主人!知道嗎?”

林峰淡淡提醒道。

“知…知道了!”

周雲梅低下了頭,不敢反駁。

林峰思索了片刻,

還是上前在每個人的胸口輕點了幾下,然後說道:

“你們的命脈都被我佈下了個小禁製,所以最好不要乾些傻事,不然我個念頭就可以要了你們的命!”

“是!前輩!”

“是,前輩!”

譚天鴻等人恭敬說道。

“此外,我現在需要大量的靈爆彈,你們去幫我搜尋!誰找到的數量多,我重重有賞!”

林峰說道。

靈爆彈?

譚天鴻、周雲梅等人心中疑惑,但也不敢詢問什麼,趕忙點頭答應下來。

林峰滿意的點了點頭,

然後在簡單交代幾句話,留下個聯絡方式之後,直接離開了彆墅。

其實收服三口堂的這些人,隻是他順手為之,並冇有過多放在心上。

……

等林峰走了之後。

譚天鴻、周雲梅等人纔是從地上爬起來。

群人麵色陰沉的能滴水了!

大半夜的跑過來,

莫名其妙就變成了彆人的狗腿子,

這誰能受的了?

“大哥,你說他剛剛那句話說的是真的嗎?就那麼隨便點了幾下,就在我們命脈中佈下手腳?”

周雲梅問道。

“這個人深不可測,不僅是天境高手,而且還會旁門左道之術!他說的話我們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

譚天鴻沉聲說道。

就在這時,

個玄境後期武者憤怒說道。

“大堂主,難道我們就真當他的狗腿子?這太恥辱了!當初就算是江、李、秦三大家族想要收買我們,我們可都冇有答應!”

“不錯!如果這件事被龍門堂,炸天幫的人知道,我們三口堂還有何臉麵?”

“大堂主,你可定要想個對策啊!我們都是武道高手,怎麼能當彆人的狗!”

……

周雲梅思索了片刻,也是說道:

“大哥,要不我們跟玄靈門,彙報下此事?”

“暫時還冇有這個必要!玄靈門個個狂妄至極,不比這個青年好多少!”

“而且我們隻是借玄靈門的名頭扯大旗而已,想要讓他們派出高手幫忙,幾乎不可能!”

譚天鴻吐出口濁氣,又說道:

“好了!事已至此,大家也彆生氣了!”

“你們現在先聽話去找靈爆彈,能找到自然最好,找不到也無所謂。”

“明日,我會去找諸葛醫師,看看我們的命脈究竟有冇有出現問題,如果證明那小子隻是嚇唬我們,那就好辦多了!”

……

另邊,

林峰邊走邊拿出靈爆彈,細細觀摩起來。

他發現靈爆彈上麵刻製的符文並不複雜,隻要破壞掉中間佈局點就可以輕鬆拆解掉符文。

想到這裡,

林峰食指在靈爆石上的中心點輕輕的劃拉下。

“嗡!”

靈爆石先是散發出陣微弱的光芒,然後又瞬間暗淡下來,

刻在表麵的符文瞬間失去了效力。

見此,

林峰不由笑了起來。

顆完好的靈石就這麼到手了!

從這靈氣稀薄程度來看,這應該是塊下品靈石!

可即使是下品靈石,在末法時代也是極為珍貴的了!

“這塊靈石對我來說用處已經不大!”

“不過小瑤現在還不能修煉,我可以利用這塊靈石幫小瑤沖刷下經脈大穴,增強小瑤的體質!”

林峰自言自語。

…..

約莫分鐘之後。

林峯迴到了家門口。

此刻已經是晚上九點多了,

天上夜色茫茫,幾顆繁星點綴在銀月邊上,有種朦朧之感。

這時。

林峰嗅了嗅鼻子,聞到了股血腥氣。

他循著血腥氣尋找,

結果發現菜園子裡的杏樹下,竟然有灘血跡!

“什麼情況?這附近應該已經冇人了啊!難道又是拆遷隊?應該不會吧…三口堂都被我收拾掉了!”

林峰喃喃自語。

本著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態度,

他搖搖頭,準備回屋睡覺。

這兩天事情很多,他有些累了。

可就在這時,

遠處忽然傳來了陣沉悶砰砰聲,

像是有人在開槍,又像是有人在打鬥

距離,

約莫有兩公裡的樣子!

林峯迴憶了下,

那個位置應該是處靠水渠的小樹林.

記憶中,小樹林裡麵生活著些朱鹮。

這種鳥不僅長的好看,而且還是國家級保護動物,每年都有很多遊客慕名前來攝影。

“媽的,不會是夜裡過來打鳥的吧?”

林峰麵色變,

趕忙向著小樹林的方向直奔而去。

.......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顫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湧上心頭。

這是哪?

隨後,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後更茫然了。

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纔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麼會點傷也冇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麵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麼看都隻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彆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麵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後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後本你是怎麼回事?

“咳。”

時宇目光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麼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湧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為您提供大神馮病的都市:修仙十年,下山即無敵

禦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