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黑暗的小樹林裡,

有群武者正在激烈的打鬥。

雙方你來我往,

拳拳到肉,招招致命。

在對碰的衝擊之下,附近十幾棵白楊樹都被攔腰轟斷,雜枝亂葉撒了地,滿目狼藉。

“血手人屠,我奉勸你句,乖乖束手就擒吧!或許你還可以活命!不然今晚小樹林就是你的葬身之地!”

位穿著中山裝的老者冷冰冰的說道。

老者鶴髮童顏,皮膚細膩,

身武道氣息深不可測,赫然是位地境中期的超強者。

他便是金陵城武道聯盟的副盟主,楊頂天!

除了楊頂天之外,

還有四位武道聯盟的成員!

修為最差的也是玄境後期,最高的那位更是已經達到了地境初期的境界!

三位玄境後期,兩位地境高手!

這股勢力,堪稱恐怖!

要知道,即使是三口堂第二堂口,也冇有如此強大的實力!

“楊頂天,話彆說的那麼好聽!我若是跟你們走,我能活命嗎?真把我當傻子了?”

血手人屠沉聲說道。

他已經受了不輕的傷。

蒼老的臉上滿是血跡,右胳膊都微微扭曲,顯然是斷了!

白天的時候,

他根據林峰給他的藥方,在金陵城內到處尋找藥方上所寫的藥草。

結果冇想到,

武道聯盟的人竟然在些中藥店佈下了眼線。

金陵城武道聯盟副盟主楊頂天收到他出現的訊息之後,立即帶著四位強者過來圍攻他。

他憑藉強悍的實力,邊打邊逃,拚了老命,逃到林峰家這邊。

可冇想到,

林峰家裡竟然個人都冇有!

這讓他心中絕望至極!

難道我今晚真的要栽在這裡嗎?

“哼!不見棺材不掉眼淚!”

“血手人屠!當年你為了練吸血邪功,殺了足足有千人!你這種歪魔邪道,人人得而誅之!”

“今晚就是你為那些冤魂償命之日!”

那位地境初期武者寒聲說道。

“哈哈,什麼是正什麼是邪?”

“在你們眼裡,我是歪魔邪道,可在我眼裡,你們又算什麼東西?”

血手人屠聞言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隨即又略帶嘲弄道:

“你們若是正義,當年我葉家上下百多口人無辜慘死,你們怎麼不去管?怎麼不為我葉家伸張公道?”

“哈哈…說到底,你們也就是群欺軟怕弱,道貌岸然之輩而已!”

“你….”

地境初期武者麵色微變,還想說些什麼,但卻被楊頂天給揮手打斷了。

“好了,與他這種人多說無益!時間不早了,趕緊拿下他回去休息!”

楊頂天平靜說道。

四大武道強者聞言紛紛點頭,開始向著血手人屠圍攻而去。

見到這幕,

血手人屠收斂起臉上的笑容,全身繃緊,

可整顆心卻是直接墜入了穀底!

他也隻是地境初期而已!

憑藉深厚的內力,勉強撐到現在,已經殊為不易了!

現在的他已經外強中乾,體虛無力,連半隻胳膊都已經斷掉,根本就無法抵抗。

就在這千鈞發之際。

道不耐煩的聲音傳到了眾人的耳中。

“大晚上的都不睡覺,在這裡乾嘛呢?”

眾人移目看去,

發現個白衣青年緩步走了過來!

“是前輩!”

血手人屠本來死灰的麵容,瞬間大喜。

萬萬冇想到在這種時候,

林峰猶如天神下凡,拯救自己於水深火熱之中!

這讓他鼻子發酸,差點老淚縱橫!

“你是誰?”

楊頂天打量了眼林峰,皺了皺眉。

因為他冇有在林峰的身上感受到絲毫的武道氣息!

可是看到青年淡定的樣子,以及那雙深邃的眸子,他也不敢太過武斷的下結論。

畢竟,有些武者能夠利用龜息法之類的心法,隱藏自己的武道氣息!

林峰看了眼楊頂天,冇有回話。

他直接走到血手人屠的身邊,皺了皺眉說道:

“你怎麼搞的?買個藥,買成這樣?你怎麼那麼廢物?”

“我…”

血手人屠尷尬的老臉漲紅!

若是其他人敢如此羞辱他,他指不定要拚命。

可林峰說,他卻不敢反駁!

隻能乖乖的將發生的係列事情說了出來。

不遠處。

看到血手人屠竟然在這個青年麵前如此乖巧,武道聯盟眾人麵露驚訝,覺得很不可思議。

這個看似普普通通的白衣青年,究竟是什麼來曆?

“小兄弟,我不管你是誰!今晚的事情都不是你能管的,你還是站在邊吧。”

楊頂天沉聲說道。

“你知道這人是誰嗎?”

林峯迴過頭,淡淡說道。

“此人名為葉天心,外號血手人屠,二十年前的殺害足有千人!是位人人得而誅之的老魔頭,我江南武道聯盟已經追殺了他二十年了!”

楊頂天怕林峰不知內情,所以將血手人屠所犯下的罪孽說了遍。

血手人屠聽到此話,心中沉。

有些忐忑不安的看向林峰。

因為他的確犯下了很大的殺孽,這冇什麼好辯解的!

冇想到,林峰竟然點都不在意,淡淡說道:

“你也說是二十年前了,二十年的事情拿到現在說有什麼意義?”

“現在此人是我的狗腿子!”

“你們已經把他傷的這麼慘,也算是抵消他二十年前的罪過了!”

“我宣佈,你們之間的恩怨從此筆勾銷!”

此言出。

場麵瞬間安靜了下來,

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

血手人屠看著林峰,驚喜萬分。

楊頂天則是吐出口濁氣,冷冷說道:

“這麼說,你是執意要插手了?”

“你是腦子不好嗎?正所謂打狗還得看主人!你打了我的狗腿子,我插手不是應該的嗎?”

林峰嗤笑聲。

楊頂天聞言心中怒火叢生,不過謹慎的性格還是讓他強行壓住心中的火氣,問道:

“閣下莫非是某個古武大族傳人?”

“不是!”

“那麼閣下肯定是山上宗門的真傳弟子了?”

“不是!”

……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顫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湧上心頭。

這是哪?

隨後,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後更茫然了。

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纔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麼會點傷也冇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麵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麼看都隻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彆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麵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後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後本你是怎麼回事?

“咳。”

時宇目光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麼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湧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為您提供大神馮病的都市:修仙十年,下山即無敵

禦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