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簡單的番對話下來,

楊頂天忍不住笑了.

這是從哪裡來的逗比?

他看著林峰,不屑說道:

“既然你什麼都不是,你憑什麼敢說這樣的話?當我武道..”

“砰!”藲夿尛裞網

楊頂天話還冇說完,就莫名其妙的飛了出去。

最後重重的撞在棵粗大的白楊樹上,讓得白楊樹都斷成了兩半。

見到這幕,

其他四位武道聯盟的高手瞳孔微縮。

什麼情況?

副盟主,怎麼忽然飛了出去?

“咚!”

楊頂天個鯉魚打挺從地上躍起,擦了擦嘴角的鮮血,麵色凝重。

他剛剛隻感覺到股強大的內勁轟在了自己的肚子上,然後自己就飛了出去!

“是你?”

楊頂天驚疑不定的看著林峰。

可又不對啊!

剛剛林峰明明冇有點動作!

非要說有動作,那就是像是呼吸般,吐了口氣。

吐了口氣就把自己堂堂個地境中期武者吹飛出去?

這絕無可能!

“同樣的話,我不想說第二遍!趕緊給我滾蛋,不然就全都留在這裡吧!!”

林峰不耐煩的說道。

“狂妄!”

位玄境後期強者冷哼聲,直接對林峰發動了攻擊。

他下盤沉穩,速度極快。

可不曾想剛衝到到林峰的麵前,就被林峰伸手輕易的掐住了脖子,隨手扔了出去。

“砰!”

玄境後期武者狠狠的砸在大地上,慘叫聲,骨頭都不知道斷了多少根!

見到這幕。

幾個武道聯盟強者麵色微變。

這太詭異了!

因為自始至終,他們都冇有從林峰的身上感受到絲毫的武道氣息,眼前這個白衣青年看起來明明就是個普通人!

“讓我來試試此人的底細!”

地境初期武者冷哼聲,準備出手。

“回來!”

楊頂天趕緊叫住了他!

地境初期武者止住步伐,回頭不解的看向楊頂天。

楊頂天冇有過多解釋,而是深深的看了眼林峰,說道:

“小兄弟,你隱藏的的確很深!”

“不過今晚你強行保下血手人屠這種惡人,絕對會給自己帶來很大的麻煩!好自為之!”

“我們走!”

楊頂天麵色不好的說了句,直接轉身離開。

其他幾位武道聯盟的高手見此眉頭微皺,

但既然副盟主都下令了,他們也不再說什麼,趕忙跟了上去。

轉眼間。

眾多武道強者就消失在了茫茫黑暗之中。

血手人屠心中鬆了口,走上前來,蒼老的臉上擠出絲笑意,說道:

“前輩,多謝…”

“砰!”

林峰把將其扇飛了出去。

血手人屠從地上爬起來,捂著臉,神色有些驚恐。

“我收了你,是讓你為我辦事,不讓為了你給我找麻煩的!知道嗎?”

林峰說道。

輕飄飄的話語,不帶有絲毫的情緒在裡麵,

卻讓得血手人屠麵色蒼白,嚇的直接跪在了地上。

“前輩,我也不想啊!實在是武道聯盟欺人太甚,二十年過去,還在追殺我!”

“行了!武道聯盟的事情我會幫你解決!但僅此次,如果再敢為我惹來其他麻煩,我第個乾掉的就是你!”

林峰不耐煩的擺了擺手。

“我知道了!”

血手人屠趕忙點頭。

他現在算是對林峰畏懼到了骨子裡,眼前這個青年給人感覺喜怒無常,完全猜不透其內心在想什麼。

“藥湊齊了嗎?”

林峰又問道。

“湊齊了,湊齊了!”

血手人屠小心翼翼的從懷中拿出個袋子,袋子裡麵裝了堆中藥材。

這可是他的命!

即使剛剛被打的那麼慘,他緊緊塞在懷中,冇有弄丟!

林峰接過袋子,簡單看了眼,然後又丟給他:

“將這些藥材熬製兩個小時,再用其藥液泡滿身體五個小時!你身體內的隱疾就會康複,不過從今以後那個吸血**彆再亂用了!”

“你以前怎麼樣我不管,但既然成為了我的狗腿子,再亂來,就彆怪我無情!”

“是,前輩!”

血手人屠激動的回道。

……

另邊。

輛疾馳而行的汽車上。

“楊副盟主!我們剛剛為什麼要走?那小子雖然厲害,但我們這麼多人怕他做什麼!”

地境初期武者沉聲說道。

“我懷疑他是天境高人!”

楊頂天神情凝重。

“天境?”

車上幾人瞳孔皺縮。

“應該不會吧?金陵城內除了咱們盟主和三大家族的老不死,怎麼可能還有其他天境?況且他還那麼年輕?”

“楊副盟主,你是不是看錯了?”

“你們以為我之前是怎麼忽然飛出去的?如果不是天境高手的內勁外放,絕無可能!”

楊頂天搖了搖頭,又沉聲道:

“反正這個人不簡單,我們先彆管了!隻需要將事情上報即可!具體如何,讓上麵來定奪吧!”

……

第二天早,

林峰從睡夢中醒來,

走出門外迎著朝陽伸了伸懶腰。

他是很久冇有睡過這麼的舒服覺了,隻覺得神清氣爽。

就在這時,

林峰看到了盤坐在門口杏樹下的血手人屠。

血手人屠昨晚泡過藥液之後,整個人看起來年輕了許多。

從個七十歲的老頭變成了個五十幾歲的小老頭。

除此之外,

他的武道境界也是下子突破了兩個小層次,

現在赫然是位地境巔峰武者,

對此,林峰並不意外。

血手人屠的底子本就雄厚,隻是苦於功法後遺症的拖累。

而且他開出的那個藥方實際上是煉製通竅丹的簡易版本,能夠幫人利筋通竅。

血手人屠以此為引,能突破是很正常的!!

甚至就算是直接踏入天境,也不足為奇!

同時間。

血手人屠緩緩睜開了雙眼,也是注意到了林峰走出來。

他現在心中有些膨脹!

下子成為地境巔峰強者,離天境隻差步之遙。

這讓他有種天下無敵的感覺!

就算是麵對林峰,也感覺有抵抗之力。

......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顫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湧上心頭。

這是哪?

隨後,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後更茫然了。

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纔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麼會點傷也冇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麵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麼看都隻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彆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麵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後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後本你是怎麼回事?

“咳。”

時宇目光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麼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湧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為您提供大神馮病的都市:修仙十年,下山即無敵

禦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