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少,你怎麼來這裡了?”

這時,那小青年也是笑眯眯的打招呼!

“咦!章丘,是你這小子!又來我們學校泡妹了?”

秦風故作驚訝,上前輕輕給了小青年拳。

章丘渾然不在意,反而掏出了根華子遞上,臉討好的說道:

“秦少,這不是仰仗你的威名嘛!冇有你撐腰,我哪敢來這裡泡妹?”

“話可彆這樣說!你泡妹跟我可沒關係。”

秦風邊說,邊順手接過華子。

章丘立即掏出打火機,恭恭敬敬的幫其點燃。

秦風吐了口菸圈,問道:

“怎麼回事啊?是不是你欺負我的小學妹了?看她兩個哭成這樣!”

章丘聞言立即將事情的發展經過說了遍。

秦風聽完不屑的笑了笑。

“切…我還當是什麼事呢!不就是輛破跑車嗎?你至於這樣嗎?”

“那輛法拉利跑車,對於秦少來說那是九牛毛不值提,但對於我來說,可太珍貴了!”

章丘邊拍馬屁,邊笑著說道。

見到這幕。

林雲瑤隱隱察覺到了什麼!

昨天來學校報到的時候,

這個秦風就曾過來騷擾自己,但是被哥哥給打跑了!

臨走前,

他還放下狠話,說不會這就這麼算了的!

現在秦風在這個時候出現,難免不讓人產生聯想!

就在這時,陳璐笑著說道:

“秦少,我知道你的本事!要不你幫幫我這兩個學生吧?也就是你句話的事情!”

“這種小麻煩對於我來說雖然不值提,但我又不是爛好人,憑什麼幫啊?”

秦風邊抽著華子,邊戲謔的看了眼林雲瑤。

陳璐見此將林雲瑤拉到邊,嚴厲威脅道:

“這個秦少來曆驚人!你要是不想事情鬨大,就去求他幫忙!不然你就等著退學吃官司吧!”

“我…”

林雲瑤抿了抿嘴唇,有些不願意。

可當她看到傷痕累累的李小可,心中的堅持瞬間瓦解!

她自己倒是無所謂,但是不想連累到小可。

小可為她做的夠多了,而且還捱了打,她心裡很是愧疚!

“秦風,你能不能幫幫我們?”

林雲瑤幾乎是咬著牙說出這樣句話!

“幫幫你?你就是這樣求人幫忙的嗎?”

秦風嘴角微翹。

“你…你想怎麼樣?”

林雲瑤弱弱問道。

“我不想怎麼樣!先等你那個牛逼哄哄的哥哥來再說吧!”

“我倒要看看他是否還能如昨天那麼囂張!”

秦風淡淡說道。

聽到此話,

林雲瑤幾乎肯定今天這事情就是秦風主導的!!

隻不過她不僅上當,還把彆人的車給炸了,導致直接失去了平等對話的權利!

想到這裡,

她心中陣後悔。

自己就是個平民家的苦丫頭,為什麼要這麼衝動?

為什麼要去得罪這種富二代?

如果當時自己能夠忍下,或許就不會造成現在這個局麵吧!

“你先過來。”

這時,秦風對著林雲瑤戲謔的勾了勾手指。

林雲瑤慌張的搖了搖頭,不願意過去。

誰知道秦風會對自己做出什麼?

“你在搞什麼?秦少叫你,你冇聽見?”

輔導員陳璐冷聲威脅道。

林雲瑤看了眼輔導員,清澈的眼眸裡積蓄著淚花。

心中瞬間明白了切!

怪不得之前和和氣氣的璐姐,這時候如此的冷漠!

原來輔導員也跟秦風有關係!

“秦少讓你過去,你還不乖乖過去!你是不是想死啊?我告訴你,在金陵城,秦少有萬種辦法玩死你!”

章丘冷哼聲。

說完,他大步上前,直接揪住了李小可的頭髮,往地上扔,獰笑道:

“兩個臭婊子,還裝清純呢?笑死我了!”

李小可坐在地上,神色蒼白,頭皮撕裂的痛苦讓她臉上流滿了淚花。

林雲瑤死死的握著手中的符籙本,似乎是在猶豫著什麼。

就在這時。

圍觀的人群被人從外麵擠開。

林峰快速走了進來。

事實上,

他速度已經夠快了!

從郊區到城區,足有四五十公裡路,他也隻花了幾分鐘的時間而已!

林峰來到現場,先是打量了下。

當看到滿目淚痕,受儘委屈的妹妹,以及坐在地上無聲流淚的李小可之後,他的神色瞬間陰沉下來。

秦風看到了林峰到來,嘴角微翹,然後給陳璐使了個眼色。

陳璐立即會意,迎上前去,臉高傲道:

“你就是林雲瑤的哥哥吧?”

林峰冇有回話,把推開了陳璐,來到了妹妹身前。

“哥…”

林雲瑤看著哥哥到來,聲音沙啞的喊了聲。

“我…”

“什麼也彆說了!不管是因為什麼引起的,今日欺負你和小可的人,個也彆想跑!”

林峰幫妹妹擦了擦眼淚。

然後,

他又來到李小可身前,將李小可扶了起來。

“大…大叔!”

李小可聲音哽咽。

在林峰記憶中,李小可是個很活潑開朗的小女孩,可現在卻是哭成了淚人。

而且臉頰紅腫,

嘴角溢位的血跡還冇乾!

“不哭…跟大叔說,是誰打你的?”

林峰問道。

不知道為什麼,

聽到這句話,李小可鼻子酸,哭的更加厲害了。

不過,

她卻是用手捂住嘴,

雙滿是淚花的眸子直直的看著林峰,搖了搖頭,不願意說話。

秦風,來曆很大!

比學生會的會長譚子明也差不了多少!

她不想林峰為了自己做出什麼衝動的事情!

看著李小可梨花帶雨的臉,

林峰的表情愈加平靜了,看不出絲毫的波動。

可熟悉他的人就會知道,

他此刻,心中的怒火是有多麼的恐怖!

“是誰打她的?”

林峰看向四周,平靜問道。

“你特麼狂的很呢?”

章丘不以為然的走了出來,臉不屑的說道。

“是你打的?”

林峰問道。

“是我打的又如何?你能怎麼樣?在我麵前,你少裝點逼!嚇唬不到我,知道嗎?狗東西!”

章丘冷笑聲。

旁邊的秦風則是嘴角微翹,雙手環胸,饒有興趣的看著戲。

可下刻。

他的瞳孔就皺縮起來。

隻見林峰個跨步就是七米,瞬間來到了章丘麵前,掐著章丘的脖子,將其拎了起來。

“啪!”

“啪!”

“啪!”

林峰秒之間,就接連抽了十幾個大嘴巴子。

將章丘的臉打成了豬頭狀,口牙齒都混著鮮血吐了出來。

“嘶~”

見到這幕,在場圍觀的所有人都是不由倒吸口冷氣!

他們看著幾乎滿臉血糊糊,不成人樣的章丘,身體發冷!

太狠太狠了!!!

這簡直就是在把人往死裡打啊!!

他們甚至都懷疑章丘的下顎已經被打碎了!

......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顫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湧上心頭。

這是哪?

隨後,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後更茫然了。

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纔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麼會點傷也冇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麵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麼看都隻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彆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麵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後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後本你是怎麼回事?

“咳。”

時宇目光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麼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湧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為您提供大神馮病的都市:修仙十年,下山即無敵

禦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