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家大堂。

氣氛壓抑到了極點。

秦天柱正坐在上方的梨花木椅上,麵色陰沉,言不發。

他的下方站滿了人!

地境、玄境、黃者各層次的武者,足有三四十位數之多!

每個都氣息不俗,壓迫感十足。

這些都是秦家的底蘊,是精銳中的精銳。

而此刻,

就是這樣群強者,卻是麵露憤怒與哀傷。

隻因他們的麵前,

擺放著具冰冷的屍體!

正是秦風!

秦風的屍體僵硬而又發白,麵容發紫,嘴角的血也已經乾涸結痂,看起來彆樣的淒涼。

“二叔,我錯了,我改…帶我回家!我想回家。”

想到侄子臨死前所說的話,秦天柱不由握緊了拳頭,心臟陣陣的疼。

秦風是他從小看著長大的!

他因為練武的原因,生無子無女。

所以在他眼中,秦風就相當於他的兒子!

可現在,他卻親手殺死了秦風!

如同噬子!

這種痛,無人能懂!

“二爺,難道這件事就這麼算了嗎?小少爺不能白死啊!”

“對!真是奇恥大辱啊,我秦家作為金陵城三大名門望族之,何曾受到過這般欺負!”

“此仇不報,我秦家還有何麵目在金陵城待下去?”

群武者紛紛寒聲說道。

“都給我冷靜點!我們這麼多人就算起上,也不夠那位天境強者殺的!”

秦天柱冷冰冰的說道。

此言出。

場中瞬間安靜下來。

群武者死死握緊了拳頭,又鬆了開來,心中充滿了無力感!

那可是天境武者啊!

即使再憤怒不甘,

誰又能對付?

“天柱,此事我們要不要通知無道下?”

這時,秦家老輩強者,地境中期的秦坤沉聲說道。

“三叔,大哥他正在突破天境!我們不能打擾,切等他突破之後再說!”

秦天柱搖了搖頭,又道:

“小風,是我親手擊斃,此事我會給大哥個交代的!”

“此外,雲川陳家嫡子陳千栩已經到了金陵城,在江家的安排下,現在就住在金陵大酒店,這可不是什麼好事情!”

“總之,這段時間是多事之秋,江家對我們虎視眈眈,亡我秦家之心不死,我們定要穩住!”

“等大哥出關!就是我秦家揚眉吐氣之時!”

“到時候,我們所受的切恥辱!都要加倍的還給對方!”

……

與此同時。

金陵城武道聯盟內部。

個身穿黑衣的中年男人雙手負後,站在木窗前,眺望遠方的車水馬龍。

此人正是目前金陵城明麵上已知的唯天境強者,王嶽軒。

而在他的身後,

則是站著兩位武道強者!

位是副盟主,地境中期的楊頂天,

另位則是核心成員,玄境巔峰的袁天剛。

“你們的意思是,那位突然出現的天境強者,不僅與血手人屠攪合在起,還到處濫殺無辜?”

王嶽軒回過頭來,淡淡說道。

“不錯!此人著實囂張至極,視人命為螻蟻,不將任何人放在眼裡!”

袁天剛恭敬回道。

死的是他表侄子,他自然要大力的去貶低林峰!

“盟主,這個人攪的金陵城動盪不堪,連三大家族都不放在眼裡,而且根據眼線,似乎連三口堂都被此人給震懾了番。”

楊頂天說完,又搖了搖頭說道:

“此人來曆不明,就像是忽然出現般!無根無緣,他這般囂張行事,對金陵城可不是什麼好事!”

“如今,金陵城三大家族分立而治,四大幫派管理著暗道治安,旦這個平衡被打破,那切就亂了套了!”

王嶽軒聞言麵露沉思之色。

半響,纔是問道:

“你們冇有去調查他的身份?”

“調查了!可都是些空資料!”

“此人名為林峰,家住城郊林家村,自幼在金陵市長大,十年前,畢業於金陵大學!”

“他的父母在雲川被渣土車撞死,他還有個妹妹,這個妹妹除了長的漂亮,倒是看不出什麼特殊之處!”

楊頂天說到這裡,頓了頓,又道:

“讓人不解的是,他曾經消失了十年!這段時間是個空白,我找尋切關係,都不曾查出!”

“消失了十年?”

王嶽軒眼睛微眯起來,自言自語道:

“看來就是這十年間,讓他有了個奇遇!難道是被山上某個宗門收去了?”

“我也覺得應該如此!”

楊頂天回道。

“這小子倒是有趣的很!”

王嶽軒思索了片刻,又淡淡道:

“你去將他找來,就說我要見他!”

楊頂天遲疑了片刻,說道:

“可是…他若是拒絕,不願意來呢?”

“他有這個膽子嗎?”

王嶽軒冷笑聲。

楊頂天和袁天剛聞言神色愈加恭敬了。

盟主就是盟主啊!

就算是尋常天境在他眼中也不過如此!

……

另邊。

林峰離開金陵大學之後,直接來到了家中藥店。

明天就是幫依諾的女兒診斷之日!

他雖然自信能夠治療切疑難雜症,但該有的準備還是要準備下,以免到時候出現些小意外。

而且,他的主要醫術都需要靠陰陽十三針而施展,必須得買些金針才行!

其實早之前在山上修煉的時候,老頭子就曾給他打造了套金針。

這套金針經過老頭子的千錘百鍊,已經堪稱靈器了,但出於對老頭子的怨恨,他並冇有帶下山來。

至於陰陽十三針,

這是中醫界失傳已久的套針法,

據老頭子說是上古某位醫道大聖,參悟人體奧妙,創造而出。

其原理主要是以靈氣為引,

點撥人體2單穴,39雙穴,經外奇穴,3致命穴,從而讓靈氣通過這些穴位入體,運轉個大小週天。

雖然人體玄妙複雜,但以此方式卻能以繁化簡,勘破切病症的原因!

“世人都說西醫科學有理,卻不知這世界上有些東西根本就不是科學能夠解釋的!”

林峰搖了搖頭。

他走入中藥店想要買套金針,發現冇有賣,所以隻能退而求次買了套銀針!

對於大多數中醫師來說,金針以補,銀針以泄!

但對於林峰來說,其實都是樣,區彆可能隻是靈氣的承載力不同!

買完銀針之後,

林峰打算給妹妹打個電話,喊她和小可起出來吃飯。

結果就在這時,手機卻是響了。

“林少,是我!”

電話那頭傳來了道恭敬的聲音。

林峰記得這個聲音。

是三口堂大堂主譚天鴻的聲音!

隻是讓他疑惑的是,這時候譚天鴻打自己電話乾什麼?

“有什麼事直接說。”

“是這樣的,林少,你之前不是讓我們幫你留意下靈爆彈嗎?我這邊有了些訊息,你現在有空嗎?”

譚天鴻恭敬說道。

“發位置,我現在過去!”

“好!”

掛斷了電話之後,林峰眼中劃過縷精光!

人多就是好辦事啊!

冇想到譚天鴻這麼快就有了靈爆彈的訊息!

靈爆彈對他來說就相當於靈石,多多益善。

……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顫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湧上心頭。

這是哪?

隨後,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後更茫然了。

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纔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麼會點傷也冇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麵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麼看都隻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彆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麵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後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後本你是怎麼回事?

“咳。”

時宇目光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麼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湧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為您提供大神馮病的都市:修仙十年,下山即無敵

禦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