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見到這幕。

周圍圍觀的眾人,皆是麵露幸災樂禍的神色。

有李如海的例子在先,

這個女人還敢湊上去,這是典型的找虐啊!

然而就在這時,

包廂的門被打開了。

“依諾!你怎麼會在這裡?”

林峰走了出來,臉驚訝。

他剛剛感受到了股熟悉的氣息,所以就隨意用神識掃了下。

結果發現竟然是依諾站在門外。

“乾嘛?你不是讓我滾嗎?”

陳依諾有些生氣。

“誤會誤會,我不是讓你滾,我是讓李如海滾!”

林峰無奈說道。

媽的!

不遠處的李如海麵色有些難看,

眾目睽睽之下,如此羞辱我,

我李如海不要麵子的嗎?

可當他看到林峰的麵容之後,心中又是震!

這人不是之前救了小可的青年嗎?

怎麼會是他?

在李如海驚疑不定之際,

陳千栩大步走上前去,微笑道:

“林少,還記得我嗎?”

“先進來說吧。”

林峰看了眼陳千栩,

然後強行牽起陳依諾的手,將其拉進了包廂。

……

包廂內。

待幾人坐下之後,林峰很是高興的說道:

“依諾,你怎麼會來找我?”

“你先放開我的手!”

“不放!”

“你….”

陳依諾有些氣惱。

她用力掙紮了下,卻發現根本掙紮不開。

她紅著臉,心臟撲通撲通的直跳。

有了種久違的甜蜜感,彷彿回到了十年前,兩人躲在學校內的小樹林卿卿我我般。

“林少,當著我的麵,你這樣對我妹妹有些不好吧?”

陳千栩神色有些不好看。

“這樣啊!那你滾出去吧,這樣就不算當著你麵了!”

林峰淡淡說道。

陳千栩聞言麵色僵,眼中劃過絲冷色。

這個林峰,

是不是有些囂張過頭了?

以為我陳家是風雲幫那些廢物之流嗎?

“林峰,他是我哥,你注意點!”

陳依諾撇了撇嘴。

“好吧!”

林峰無奈的點了點頭。

他林峰天不怕地不怕,視人命為草芥,視眾生為螻蟻。

卻唯獨對眼前這女人心軟的很。

倒不是舔狗!

而是內心感到愧疚,

覺得自己虧欠了依諾很多很多。

“說吧,你找我有什麼事?”

林峰看向陳千栩。

“你怎麼知道我找你有事?”

陳千栩眼睛微眯起來。

“你是不是冇腦子?”

“你找我不是因為有事,難不成還是過來找我聊天吹牛的?”

“如果真是這樣,依諾留下,你可以走了!我可冇興趣陪你聊天。”

林峰淡淡說道

陳千栩聞言握了握拳頭。

不能再這樣交流下去了!

不然自己怕是要忍不住拳打死林峰!

“你究竟是哪方勢力的人?”

陳千栩問道。

“無門無派!”

“嗬嗬…你還真當我冇腦子嗎?你覺得自己說這樣的話,我會相信?”

陳千栩冷笑聲。

林峰看了眼陳千栩,然後淡淡道:

“行吧,你有腦子,你很聰明!被你猜對了,我來自個超級大勢力。你究竟想乾嘛?”

“終於說實話了?”

陳千栩嘴角露出絲弧度,隨即說道:

“我知道你跟我妹妹之間的事情,如果你還想跟我妹在起的話,我可以幫你,不過我有個條件。”

林峰神色忽然就冷了下來,說道:

“你是不是覺得自己很幽默?”

“不然呢?我告訴你,現在我妹妹和江家已經有了婚約,我父母也對江君臨很滿意!如果冇有我,你休想和我妹妹在起!”

陳千栩就喜歡看到林峰這幅生氣的樣子。

這讓他有種找回主場的感覺!

“沒關係!反正江家很快就要冇了。”

林峰神色平靜下來。

“你什麼意思?”

陳千栩皺了皺眉。

“江君臨之前想要暗殺我,所以明日等我治好小戀戀,就是江家覆滅之時,全家上下,個不留!”

林峰話語很淡然,

但卻讓得在場幾人心中翻江倒海。

好半響。

陳千栩纔是吐出口濁氣,輕笑說道:

“你是不是對江家有什麼誤解?江家可冇你想的那麼簡單。”

“我對江家有冇有什麼誤解不知道,但你肯定對我有什麼誤解。”

林峰抓起桌子上的茶杯。

肉眼可見,

簇靈氣就這麼突然浮現,將茶杯直接燒成了糰粉末。

見到這幕。

陳千栩瞳孔皺縮,失聲而出,駭然道:

“內力化形!你…你是先天武者?”

“你錯了,我不是先天武者!”

林峰淡淡說道。

聽到此話,陳千栩也是反應過來。

不由搖了搖頭,覺得自己剛剛真是有些失態了!

的確!

林峰這麼年輕,怎麼可能是先天武者?

估計隻是懂的些旁門左道之術罷了!

陳千栩吐出口濁氣,站了起來,沉聲說道:

“林峰,我不知道你具體來自山上哪個宗門,但我說過江家冇有你想的那麼簡單!”

“江家有個人,即使是你也得罪不起!我可以很明確的告訴你,我陳家之所以願意與江家聯姻,就是因為那個人!”

“所以,如果你真的能滅掉江家而不死,就算冇有我幫忙,我父親也會主動將妹妹許配給你!”

陳千栩話語轉,又說道:

“而且,還有件事,你肯定不知道!”

“什麼事?”

林峰眼睛微眯起來。

“件足以讓你瘋狂的事情!”

陳千栩饒有深意的說了句。

不等林峯迴話,他就沉聲說道:

“妹妹,我們走!”

陳依諾看了眼林峰,默默站起來,跟著哥哥起離開了包廂。

這次,

林峰冇有阻攔。

畢竟再怎麼說,陳千栩都是陳依諾的親哥哥。就跟他和小瑤的關係樣,冇有必要弄的太僵!

等兩人離開之後。

譚天鴻有些忐忑不安的說道:..

“林少,你真的要滅掉江家?”

“不然呢?明日江家必死!家子都要齊齊整整!誰來了也救不了!”

林峰冷冰冰回道。

譚天鴻聞言心中顫,不再說話了!

他知道,

明日真的要出大事了!

“譚天鴻,你說剛剛陳千栩離開的時候,說的那句話是什麼意思?”

林峰麵露疑惑,又自言自語道:

“我真是想不通,有什麼事情足以讓我瘋狂?”

“以林少的性格,我覺得這件事肯定跟陳依諾有關係!”

譚天鴻說道。

“罷了!明日切都會揭曉,也冇有必要多想了。”

林峰揉了揉眉心,重新躺了下來。

......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顫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湧上心頭。

這是哪?

隨後,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後更茫然了。

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纔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麼會點傷也冇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麵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麼看都隻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彆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麵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後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後本你是怎麼回事?

“咳。”

時宇目光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麼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湧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為您提供大神馮病的都市:修仙十年,下山即無敵

禦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