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黑衣老人本以為自己站在路中間,車子會停下,卻冇想對方不僅不停,反而加速撞了過來。.五⑧①б.℃ō

這讓他有些驚訝。

“有意思!我就喜歡這種狠毒的年輕人。跟我年輕時候模樣。”

黑衣老人嘴角微翹。

麵對以2時速撞來的汽車,

他竟然站在原地動不動,在車子快要到來時,纔是不急不慢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什麼情況?

見到這幕,車上的江君臨、陳依諾、陳千栩三人瞳孔微縮。

這老頭是不要命了嗎?

下刻。

“砰!”

奔馳車的車頭與老者的右手狠狠的撞在了起,發出道驚天巨響。

隨後,

在陣劇烈的擠壓聲中。

三人隻覺得車子像是撞到了根鐵柱子般,

整個車頭肉眼可見的擠壓過來,車前蓋、發動機都被壓成了團碎片。

而在如此巨大的慣性之下。

即使是有陳千栩護著,

陳依諾還是猛的撞到前排的座椅之上,額頭瞬間片鮮紅,血液流滿了她的臉,看起來觸目驚心!

“妹妹!!!”

陳千栩嚇壞了,趕忙幫陳依諾止血。

陳依諾神色蒼白,隻覺得五臟六腑都在翻滾,喉嚨間更是陣腥甜,忍不住吐出口鮮血來。

就在這時。

“轟!”

那黑衣老人竟然直接將殘破不堪的奔馳車給舉了起來。

近三噸重的奔馳車,在他的手中猶如玩具般!

“桀桀…好不好玩啊?小朋友們?”

黑衣老人怪笑連連,猶如乾枯樹皮般的臉上滿是戲謔玩味的神色。

見到這幕。

江君臨立即打開車門,率先跳了下來。

陳千栩抱著妹妹緊跟其後。

三人齊齊看向黑衣老人,臉的驚疑不定。

好強!

單手擋住輛以2時速行駛,近三噸重的大型越野車,

這等實力著實駭人!!!

陳千栩自問,自己或許可以做到,但絕對不可能像這黑衣老人般,如此的輕鬆,連動都冇有動下!

“你是誰?大半夜為何在這裡攔我們?”

江君臨沉聲問道。

“年輕人,心腸挺惡毒的啊!竟然想著撞死我。”

黑衣老人雙眼睛直勾勾的盯著江君臨,滄桑的眼眸在昏暗的月光下透漏出絲詭異的光澤。

“誤會,我剛剛在看手機,冇有注意到你!”

江君臨臉上擠出絲笑容。

這個黑衣老人實力深不可測,完全看不透!

如果早知道老人這麼強,他剛剛絕對不會乾那麼愚蠢的事情。

可惜現在說這些,已經遲了!

“邊玩手機,邊猛踩油門是吧?也幸虧老頭子我身強體壯,不然可不得被你給撞的稀巴爛。”

黑衣老人將舉著的汽車輕輕扔,就扔出了幾十米。

“砰!”

汽車撞到塊巨石之上,立即爆炸開來,燃燒出熊熊火焰。

見到這幕。

江君臨、陳千栩、陳依諾三人麵色微變,心中頓時緊張起來。

“我可以給你賠禮道歉!”

江君臨努力讓自己保持冷靜,笑著說道。

“賠禮道歉?好熟悉的詞啊!”

“哦…想起來了,上次有個人也是這麼跟我說的,現在他全家都被我殺了,連家裡養的兩條狗子都被我拍死了!”

黑衣老人陰惻惻的說了句。

語落。

他步跨出,瞬間來到了江君臨的身前,探出隻大手向著江君臨抓去。

“桀桀...過來吧,小寶貝!”

“你…”

江君臨瞳孔微縮,毫不猶豫出手攻擊,卻被黑衣老人輕易給擋住。

“吱!!”

黑衣老人將江君臨拎了起來。

“你…你想乾什麼?”

江君臨心中翻江倒海!

自己可是地境初期的強者啊,在這個老人麵前竟然毫無還手之力!

黑衣老人冇有回話,

而是略顯詭異的舔了舔舌頭,伸出隻枯槁的手在江君臨的身上陣摸索。

江君臨身體陣酥軟,

再聯想到剛剛老人的那句小寶貝,隻覺得整個人都麻了!

他立即轉頭看向陳千栩,大聲求救道:

“千栩兄,此人實力深不可測,你還不趕緊出手!”

陳千栩聞言皺了皺眉,

猶豫不決!

他認為即使自己和江君臨聯手,都不定是黑衣老人的對手。

“哥…不,不要過去。”

陳依諾輕輕的拉了拉陳千栩的衣服,虛弱說道。

她額頭上的血雖然已經止住了,但整個人都處於種很虛弱的狀態,彷彿隨時會昏過去般。

看到妹妹這幅模樣,

陳千栩隻覺得心都在滴血。

他萬萬冇有想到,有自己守護在身邊,竟然還能讓妹妹傷成這樣!

這時,

黑衣老人在江君臨的身上搜出了那塊殘破布卷,目光有些熱切的說道:

“說…這個東西是什麼?”

江君臨看了眼殘破布卷,心中不由鬆了口氣。

原來是在摸這個,

差點嚇死老子了!

“前輩,原來你攔我們是為了這個布卷啊!早說嘛…”

“少廢話,我問你,你老實回答!不然老夫有萬種辦法折磨你。”

黑衣老人冷笑聲。

“我也不知道,這東西是我在拍賣會上買來玩的。”

江君臨臉上擠出絲笑容。

“買來玩?你當我是傻子嗎?適才拍賣會上發生的事情我都看在眼裡!”

“你明明說這東西是個寶物,還諷刺彆人不識貨!”

“現在跟我在裝蒜?”

“快說!不然彆怪我不客氣了!”

黑衣老人冷笑聲,右手加大了力氣。

“前輩,你輕點,輕點,彆這樣捏!”

江君臨頓時疼的倒吸口冷氣,隻覺得自己胸前的肉都要被捏下來了。

他慌張解釋道:

“我真的不知道這東西是什麼,當時我就是裝比,買來玩的啊!我啥也不知道啊!”

“買來玩的?”

黑衣老人的神色瞬間陰沉下來。

“啪!”

他猛的巴掌抽在了江君臨的臉上,將江君臨的臉都抽腫了,嘴角更是溢位了行血跡。

“老夫激動了半天,你現在跟我說你是買著玩的?”

“我…我…”

江君臨聲音發抖。

驚恐的同時,又有些迷惘。

他到現在都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

我有錢買塊抹布玩下,也不行嗎?

我特麼招誰惹誰了我?

“我最後再問你遍,你究竟知不知道這個東西的作用?”

黑衣老人滄桑的眼眸裡麵充滿了殺意。

江君臨渾身發冷。

他知道自己如果再敢回答不知道,眼前的老人絕對會殺了自己!

“我…我…”

江君臨聲音發抖

忽然,他似乎想到了什麼,像是抓住救命稻草般,大聲說道:

“林峰知道!林峰肯定知道這個東西是乾嘛的!”

......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顫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湧上心頭。

這是哪?

隨後,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後更茫然了。

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纔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麼會點傷也冇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麵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麼看都隻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彆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麵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後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後本你是怎麼回事?

“咳。”

時宇目光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麼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湧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為您提供大神馮病的都市:修仙十年,下山即無敵

禦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