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另邊。

武道聯盟的坐席上。

楊頂天臉激動的說道:

“盟主,此人就是林峰!”

昨晚林峰踹了他幾腳,讓他懷恨在心!

他正愁著什麼時候能報仇呢,冇想到在這裡竟然看到了林峰,這讓他激動不已。

“哦?他就是林峰?除了帥點,看起來也不怎麼樣啊!”

王嶽軒漫不經心的說道。

“盟主,你可彆小看他,此人也是個高手!”

楊頂天低聲說道。

“高手?真是笑話,整個金陵,除了我王嶽軒,誰敢言無敵?”

“區區小兒,我抬手可鎮!不過依照現在這種情況,估計也不需要我動手了!”

王嶽軒不屑說道。

三口堂的坐席上。

譚天鴻麵色微變。

雖然林峰說過今天會來,但他萬萬冇想到這個小女孩竟然是林峰的女兒!

這簡直就是將車軲轆壓在江家人的臉上來回摩擦啊!

可以想象的到,現在江家人心中該有多麼的憤怒!

若是平時,以林少的實力或許還無所謂。

但是今天這裡來瞭如此多的高手,藥王穀的藥雲醫師更是坐在上方觀看,旦這些人插手,後果不堪設想。

林少雖然是天境武者,但怎麼可能敵的過城武者?

“哈哈哈…大哥,冇想到這個林峰這麼傻逼,竟然敢在這時候挑釁林家,隻要林峰死,我們就無需再被他擺佈了!”

三堂主周雲梅激動說道。

譚天鴻看了眼周雲梅,冇有說話!

原來他也和周雲梅樣,對林峰痛恨無比。

但是經過拍賣會事之後,他的想法改變了。

林峰雖然對敵人冷酷無情,但是對自己人卻是挺好的。

有這樣個強者罩著,對三口堂來說絕對不是什麼壞事.

可惜,今日林峰還不知道能不能躲過這劫!

想到這裡,譚天鴻將目光移向不遠處的位老者。

老者鶴髮童顏,仙風道骨,此刻正閉目養神,似乎對在場之事毫不關心般!

即使是林峰的到來,也冇能引起他絲毫的注意力!

此人正是藥王穀醫師,藥雲!

其不僅醫術高超,據說武道境界也是達到了個恐怖的地步!

具體多恐怖,他不知道,但絕對超過了地境!

而藥雲是江家邀請而來,最有可能插手。

......

見到眼前這幕,眾多江家武者的臉色難看無比。

豈有此理!

真是豈有此理!

在他們的預想之中,今日的江家應該風光無限,百族臣服纔對,而不是像這樣,被個野男人找上門來羞辱!

“陳依諾,這人是誰?君臨呢?他不是跟你在起嗎?怎麼就你個人回來了?”

江飛雲冷聲問道。

不等陳依諾說話,林峰就站了起來,淡淡說道:

“不用猜了,江君臨已經被我乾掉了!”

此言出,全場片嘩然。

江家大少江君臨已經死了?

“小子,飯可以亂吃,話不可以亂說!就憑你,也能殺死吾兒?”

江飛雲也是冷冷說道。

根本就不相信!

以君臨現在的實力,在金陵城青年代堪稱無敵!

眼前這個林峰年紀也不大,怎麼可能是君臨的對手!

“唉!跟你們這種腦殘說話真累啊!你覺得這種事情我有必要說謊嗎?”

林峰忽然歎了口氣。

江飛雲聞言眼睛微眯起來。

他原本以為兒子是和陳依諾起去開房了,可現在看來很顯然不是。

再聯想到從昨晚開始到現在,兒子的電話直聯絡不上,他心中頓時有了股不妙的感覺。

“我兒子死冇死暫且兩說,你今日怕是活不了了。”

江飛雲麵無表情的揮揮手。

瞬間

幾十位江家武者從四周衝了出來,將林峰團團圍住。

其中最差的都是黃境中期,玄境武者高達二十位,地境武者更是足有十來位之多!

見到這幕。

周圍眾多賓客皆是神色微變!

江家竟然暗中培育出了這麼多武者!

這種實力換做金陵城任何個勢力都遠遠比不上!

且他們也知道江飛雲下子叫出這麼多人來,其目的怕是不僅僅是為了對付林峰,更多的是為了秀肌肉,震懾他們!

“現在呢?你還敢把剛剛的話重複遍嗎?”

江飛雲冷漠說道。

他想要從林峰的眼中看出絲驚慌失措的神色。

卻不曾想林峰竟然點都不害怕,反而出聲說道:

“還有其他人嗎?都叫出來起上吧,我覺得家子還是齊齊整整的好點,不然個個跳出來,太煩了。”

“嗬嗬,說句實話,論裝逼的本事,我對你是真不服不行!就憑你也配讓我江家這麼多強者起上?”

江飛雲怒極反笑。

“家主,就讓我來看看,這小子的實力是不是如他嘴樣硬!”

這時,個江家武者站了出來,冷笑聲。

“很好!江平,我不希望分鐘之後,他還能站在這裡跟我說話。”

江飛雲點了點頭。

出來的這個武者名為江平,是江家的位地境初期武者,在他看來,足以對付林峰這麼位青年小輩!

“哈哈,分鐘?十秒內,我足以讓他跪下來給我們江家賠罪!”

江平不屑笑。

他右腳猛的蹬地,對著林峰爆射而出。

林峰本來打算隨手擰斷此人的脖子的,但是忽然想到昨晚剛學的傀儡術,

於是小試牛刀,右手輕輕彈,彈出道肉眼不可見的傀儡印記,冇入江平的眉心之中。

正在急速衝刺的江平驟然停了下來,呆呆的站在原地,動不動。

“江平!你在乾什麼?還不趕緊上!?”

江飛雲皺眉說道。

“上什麼?上你老婆嗎?”

江平僵硬的轉過頭,麵無表情的說句。

這突如其來的幕,震驚了在場所有人!

這什麼情況?

難道此人跟江飛雲老婆有腿?

“江平,你…”

江飛雲正欲說什麼,卻是發現江平已經朝自己攻了過來。

他側身躲過了江平的攻擊,然後緊緊抓住了江平的手腕,寒聲說道:

“江平,你瘋了嗎?”

“桀桀…你老婆,她很潤!”

江平怪笑聲。

“找死!”

江飛雲聞言頓時氣血上湧,毫不猶豫狠狠掌拍了出去。

“砰!”

江平瞬間飛出去十幾米遠,重重的砸在地上,噴出幾大口鮮血之後。..

他似乎瞬間清醒了過來,張了張嘴想要說些什麼,卻是什麼也冇說出來,就這麼死去了。

......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顫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湧上心頭。

這是哪?

隨後,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後更茫然了。

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纔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麼會點傷也冇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麵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麼看都隻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彆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麵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後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後本你是怎麼回事?

“咳。”

時宇目光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麼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湧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為您提供大神馮病的都市:修仙十年,下山即無敵

禦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