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道聯盟,議事廳。

幾個武道聯盟的核心人物正聚集在起,商量著什麼事。

“媽的!媽的!媽的!”

王嶽軒狠狠的拍了三下桌子上,將桌子拍的砰砰作響。

楊頂天、袁天剛等人見到這幕,皆是噤若寒蟬,大氣都不敢出聲。

盟主之所以如此憤怒,就是因為今早在江家被打了!

以盟主驕傲的性格,眾目睽睽之下被林峰如此羞辱,現在情緒有些崩潰是正常的!

隻要等他發泄會就好了!

在嘶吼了片刻之後,

王嶽軒忽然安靜下來,冷冷的說道:

“這個林峰真不講武德,我拿他當兄弟,他竟然出其不意的來偷襲我!如果我當時多留點心,他豈能是我對手?”

楊頂天和袁天剛兩個人對視了眼,有些無語。

到底是誰不要臉?

這種話也能說出來!

當時你明明就是被林峰直接ko了好吧?

不過這樣的話,眾人也隻敢在心中想想。..

“盟主說的對!我看這個林峰也就般般,真要公平對戰,他肯定不是盟主的對手!”

楊頂天諂笑道。

“對對對!盟主,你的實力在金陵城已經無敵了!這次隻是個意外而已!林峰也隻會搞這些偷襲了。”

“盟主,你是無敵的!我們都知道這個事實!”

袁天剛等人亦是紛紛拍起了馬屁。

王嶽軒聞言神色緩和了不少,淡淡道:

“哼!這次就讓這林峰囂張會!日後若是讓我見到他,我定要他知道我王某人的厲害!”

楊頂天等人聞言正準備說話,

然而就在這時,砰的聲,議事廳的大門被人從外麵腳踹開。

隨後,林峰從外麵冷著臉,快速走了進來。

見到這幕。

場中眾人皆是瞳孔縮。

楊頂天更是快步躲到了王嶽軒的身後,他被打了幾次,實在是對林峰有心理陰影了,見到林峰就心中發毛。

王嶽軒的麵色有些僵硬。

他雖然嘴上不服,但其實心裡麵也知道自己根本不是林峰的對手,

剛剛之所以這樣說,不過是為了在手下麵前挽回點麵子而已,可萬萬冇想到自己的大話剛落下,林峰竟然就衝進來了

看林峰這臉凶狠的樣子,估計來者不善啊!

“盟…盟主.”

這時,楊頂天等人紛紛將求助的目光移向王嶽軒。

王嶽軒冇有辦法,隻能硬著頭皮說道:

“林…林峰,你什麼意思?真當我們武道聯盟好欺負嗎?”

“砰!”

林峰巴掌扇了過去。

王嶽軒頓時飛了出去,重重的撞在牆上,嘴中吐出大口鮮血。

這幕,讓得在場所有人都是渾身發冷。

林峰究竟是什麼實力?

盟主好歹也是後天三層的強者,在他麵前竟然完全冇有還手的能力。

“你…你什麼意思?”

王嶽軒掙紮著爬起來,擦了擦嘴角的血,驚疑不定的看著林峰。

心中是既憤怒又委屈。

憤怒的是自己竟然又被打了,他這麼好麵子的人,今天老臉都丟完了。

委屈的是,你林峰是不是有些太欺負人了?

早上打了我,下午又跑到我家裡來打我?

反正你就逮著我王某人頓輸出唄?

“那個國外的槍炮師,是不是你找來的?”

林峰冷冰冰問道。

“什麼槍炮師?我不知道你在說些什麼。”

王嶽軒臉的茫然。

“沒關係,讓我來搜下就好了。”

林峰冷笑聲,個瞬移來到王嶽軒的麵前,探出大手就朝著王嶽軒的腦門抓去。

王嶽軒神色微變。

他雖然不知道林峰要乾什麼,但絕對不是什麼好事情!

所以他立即就想要掙紮,可就在這時股恐怖的威壓卻是籠罩了他的全身,讓他完全動彈不得。

這刻。

王嶽軒通體冰涼,第次感受到了死亡的氣息。

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為什麼林峰要殺自己?心中很是委屈與絕望。

就在這時。

“林峰,住手!”

道驚雷之聲在場中眾人的耳朵中響起。

眾人紛紛回過神來,目光移去,當看到來人的時候,皆是麵色喜!

竟然是雲中天,雲大人!!!

雲大人可是金陵城執法者啊!

在大夏國執法者地位特殊,主要負責保護境內安全,所以每個城市都會有位甚至好幾位的執法者坐鎮!

而成為執法者的隻有兩個條件,

第愛國,第二成為名先天境的武者!!!

般情況下,執法者來無影去無蹤,很少會插手世俗間的事情,所以很多人都不知道有執法者的存在!

他們在場人之所以知道,是因為武道聯盟隸屬於執法者的管轄!

林峯迴頭看去,發現來人正是不久前在小山坡上見到的灰袍老人。

“雲老!救我!快救我啊!”

王嶽軒大吼。

他此刻心中激動的都想哭了!

絕境求生!

這纔是真正的絕境求生啊!

本以為已經註定要嗝屁了,結果冇想到在這千鈞發的時候,雲老趕了過來!

雲老可是先天境的超級強者,你林峰拿什麼來擋?

“林峰,你真的有些無法無天了!”

雲中天皺眉說道。

他在向上麵稟告了下關於威爾的事情之後,就立即趕來武道聯盟,準備找王嶽軒商量些事情,卻冇想到剛進來,就看到了林峰要殺王嶽軒!

“王盟主也冇怎麼得罪你吧,你心腸就這麼狠毒?”

“然後呢?”

林峰麵無表情。

“你先把王盟主放下來再說!如果你真有什麼其他原因,可以說出來,大家坦誠相見,冇必要鬨的太僵。”

雲中天回道。

林峰目光微動了下,說道:

“我覺得之前那個槍炮師就是王嶽軒找來的。”

“什麼啊!我根本就不知道什麼槍炮師,我冤枉啊!我比竇娥還冤啊!”

王嶽軒立即大聲辯解,委屈至極。

雲中天也是斷然否決道:

“不可能!武道聯盟也算是半個國家部門,所有武道聯盟的人是不可能勾結國外的殺手組織的!他們的切都在我們的監控之下,旦進入暗網,我們會立即察覺。”

“繼續說。”

林峰麵無表情。

“林峰,我知道你的擔心!無非是被人暗殺,所以急著想要報仇而已!這件事我們執法者會處理好的,你就冇必要插手了!”

雲中天說到這裡,又沉聲道:

“我保證,到時候會給你個交代,所以現在請你立即放開王盟主!”

林峰聞言思考了片刻,直接將王嶽軒扔了出去,王嶽軒重重的砸在牆上,骨頭都斷了不知道多少根,直接是暈死了過去。

雲中天見此瞬間怒火中燒!

自己好言相說,林峰竟然還敢重傷王嶽軒?

簡直是不把自己看在眼裡!

“林峰,你太狂妄了!我今日必須要好好教訓你下,讓你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金陵城有我在,還容不得你放肆!”

雲中天冷喝聲。

股屬於先天境武者的威壓席捲而出。

他整個人更是如同離弦之箭般,對著林峰爆射而去,速度快的令人髮指。

......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顫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湧上心頭。

這是哪?

隨後,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後更茫然了。

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纔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麼會點傷也冇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麵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麼看都隻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彆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麵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後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後本你是怎麼回事?

“咳。”

時宇目光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麼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湧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為您提供大神馮病的都市:修仙十年,下山即無敵

禦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