秉文小說 >  秦朗沐語嫣 >   第986章 探望

-

“擺駕東宮!”

在龍榻之上的絕美女皇聞言,頓時吩咐下去,瞪了一眼欲要開口的女官,她冷聲的道,“朕的身體,朕心中自然有數,用不著你多費口舌。

太傅大人此番不知道遭到了何等嚴重的反噬,讓朕繼續躺在這龍榻之上,是萬萬不可。

若是不能親眼見到太傅大人安然無恙,朕寢食難安!”

她心裡本就惶恐,在得知太傅大人為了替她尋寶藥的途中負傷,內疚不已。

現如今又得知這等天雷地火之事,更是輾轉反側。

便是太傅大人,扭轉了這等戰局,怕是也要花費巨大的代價。

不親眼目睹太傅大人安然無恙,她心裡始終紮著一根利刺。

一抽一抽的劇痛!

女官搖頭,解釋的道,“陛下,您誤會了,奴婢不是勸說您不能前去東宮,而是奴婢想說,在陛下您甦醒之前,奴婢已經吩咐禦膳房做好了新增參片的銀耳蓮子羹,正好可以讓陛下一道帶去慰問太傅大人。”

女皇陛下如今大病初癒,哪兒都不能擅自出行。

唯獨去東宮,女官不會做任何的勸阻。

偌大的皇城,根本就冇有比有太傅大人在的東宮更安全的地方了。

“沐浴更衣!”

絕美女皇頷首,神色之中帶著欣慰。

……

一個時辰後,臨近子時,

沐浴更衣後的絕美女皇,僅帶著女官等幾名侍女,來到東宮,在院外屏退左右,她獨自一人端著銀耳蓮子羹走入。

正在院子裡盤膝打坐的楚元聽聞動靜,立刻睜眼,見到女皇,臉上寫滿了詫異,“母上,您怎麼來了?”

他慌忙上前,眼眸裡滿是驚慌,從絕美女皇的手裡接過銀耳蓮子羹,滿是擔憂的道,“母上,您剛剛甦醒,這個時候應該在養心殿休養身體纔對。”

“母上的身體已然痊癒,太傅大人尋來的千年份天山雪蓮,有活死人肉白骨之效,更何況是母上的這些暗疾?”

絕美女皇無奈的歎了口氣,“太傅大人為朕操勞至此,朕如何能夠安睡的下?

元兒,太傅大人現下如何,可曾休息?”

楚元剛想說師父已經睡下。

小小年紀的他,雖然心性遠超同齡人,但對於男女之情,卻並不瞭解。

可機敏的他,在見到東宮入口處朝著自己使勁眨眼間的女官時,頓時意會,抬頭看向絕美女皇,搖頭的道,“師父未曾睡下,母上既然親自來此一趟,便將這銀耳蓮子羹送與師父吧。

孩兒修煉已久,有些許饑餓之感,先行去禦膳房尋些吃食。”看書喇

楚元將銀耳蓮子羹還回去後,頭也不回的朝著東宮外走去。

“這孩子……”

絕美女皇回頭看了一眼楚元的背影,苦笑的搖了搖頭,而後端著銀耳蓮子羹,走到春坊的門口,舉起手愣在了半空。

身為大楚女皇的她,此時居然是有些躊躇。

雖說心裡麵已經做好決定要來送銀耳蓮子羹,可畢竟這是她頭一遭親自出麵。

倒是有些恍惚了起來,不知道會不會打擾到太傅大人。

吱呀!

就在絕美女皇猶豫不決時,春坊的門,憑空打開。

“女皇陛下既然來了,那便進來吧。”

秦朗的聲音,在春坊的深處響起。

絕美女皇整理了一下儀容,昂首挺胸,邁過高高的門檻。

越過屏風,穿過書架,絕美女皇來到內室,見到了盤坐在床榻上的秦朗。wp

“女皇陛下大病初癒,此番居然親自送來了親手熬製的銀耳蓮子羹,有心了。”

盤坐著的秦朗,臉上帶著如沐春風的笑容,由衷的感慨。

“太傅辛苦了,這銀耳蓮子羹並非朕親手熬製,乃是禦膳房的禦廚烹調,太傅若是喜歡,便飲用一些?”

絕美女皇想要揣著明白裝糊塗的,可是心裡麵,卻是不允許她這麼做。

本就虧欠太傅大人良多,若是再在這些事情上麵隱瞞。

那與覬覦太傅能耐的武仙兒,又有何分彆?

“陛下放在床邊便是,我待會就喝。

若是無事,便速速回養心殿歇息吧,雖說那千年份天山雪蓮昂貴無比,又有異族強者把守。

但這雪蓮畢竟隻是藥物,調養身體需要一定的時間,陛下的身體還需多做休養纔是。”

秦朗隻平淡的安撫一句,便又閉上了眼睛。

絕美女皇何等的眼力?

哪怕太傅大人隱藏的再好,她也是看出了一絲不對勁,以及太傅大人眼底深處濃濃的疲憊之色。

怕不是太傅大人想要待會再喝,而是此時的太傅大人根本無法行動自如,不能夠自行服用這銀耳蓮子羹了。

“太傅,這蓮子羹內新增了參片,雖然比不上千年份天山雪蓮那等的昂貴,但卻蘊含著充足的氣血,對於你們這樣的武者而言,百利而無一害。

太醫院的禦醫說了,這等補氣血之藥膳,要趁熱飲用為最佳,朕身體無恙,再待片刻亦可。”

絕美女皇端著銀耳蓮子羹上前,從旁邊端來一把椅子,坐在床邊,用勺子舀了一勺蓮子羹,放在鮮豔欲滴的嘴唇邊吹了幾下,待到溫熱,纔是遞到秦朗的嘴邊。

然而,女皇身著龍袍,寬大的衣袖,隨著手臂的輕揮,時不時地拍打著秦朗的胸口,包括坐下後,龍袍被繃緊,也是不允許她動作太大。

“女皇陛下還是有所不便,這蓮子羹待會再喝也是無恙。”

秦朗輕柔的一笑,眼裡帶著疲憊。

那輕柔的話語,如同一根根利刺,紮在女皇的心房。

都到了這個地步,太傅大人都是出言婉拒,可想而知,他受的傷有多麼嚴重!

若是因為這些小事,便就此作罷。

那她還來春坊乾什麼?

作秀不成?

給誰看?

絕美女皇一言不發的起身,將砂碗放在凳子上,而後褪下龍袍,放在床榻之上,轉過身,望著秦朗,莞爾一笑的道,“衣服不便,褪去便是,現在方便多了。”

秦朗的目光,盯著褪去龍袍的絕美女皇,眼裡有一抹驚豔乍現。

在龍袍之下,絕美女皇身著白色的襦裙,內裡是繡著紅色鴛鴦刺繡的抹胸,就是那鴛鴦遭遇了莫大的壓力,扭曲的都快要變形了。

往下看,一隻墨綠色的緞帶,將纖細的腰肢束縛,讓得嬌軀的身段在此猛地收縮。

膚如凝脂,雙頰泛紅,端的是大楚權力最巔峰的絕美女皇。

上下打量一番後,秦朗的目光還是不自覺的被那變形的鴛鴦給吸引了過去。

強迫症的他,很想讓鴛鴦平整起來。

大神嶄新的小鍵盤的秦朗沐語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