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什麼——?!”

隨著永琳的話音一落,楊琪當場就發出了一陣怪叫,飛快地打開夫妻介麵確認了一下之後,這就瞬間飛撲到了林錚麵前,掐住林錚便用力的搖晃了起來!

“小林子你個冇義氣的,有好處竟然吃獨食!5級!一下竟然升了5級!”

以林錚現在的實力,一下子提升5級的確是一件相當令人吃驚的事情!不過,當詫異中的眾人看到楊琪的行動之後,那詫異頓時便化作了一片笑聲。

晃著林錚的腦袋,楊琪望向菲特便道:“菲特!小林子又拉著你們乾嘛去了?!”

菲特還在詫異中,聽到楊琪的話,回過神來就困惑地說道:“冇有,我們在永恒夢境停留的時間並不長,這段時間,大人一直都冇有離開煮酒的地方,還有琪琪小姐,大人已經在翻白眼了。”

楊琪回頭看了看翻白眼中的林錚,這才嘟囔著鬆開了他,結果巽這時便興奮地叫道:“一平是因為吃了三元丹,所以才一口氣升了5級的!”

話音剛落,一口氣冇鬆完的林錚又給楊琪掐住了,趕緊就飛快地拍起了這婆孃的爪子,再這麼下去就真給這婆娘乾掉了!

“好啦琪琪!”心疼林錚的璃紗趕緊上前便阻止起楊琪來,“你至少也先聽一平先生把話說清楚了嘛!”

“就是呢琪琪姐!”小萌一本正經地說道,“你這樣會誤殺的!”

恩!恩!丫頭們非常讚同地一陣點頭,

讓這本來就充滿喜感的場麵又增添了幾分笑意。

好吧,大家的麵子還是要給的,在璃紗的拉扯下,楊琪這才鬆開了林錚,就是一雙眼睛還在緊緊地盯著林錚,一副隨時可能再撲上去的架勢。

終於喘上氣的林錚一看這婆孃的表情,當即便笑罵著朝她敲了上去,這死丫頭,每次都這德行,“有好處我什麼時候忘了你!”

楊琪聽完這就眨了眨眼,完了便有些心虛撇開眼神說道:“這可不好說,冇準這就是第一次呢?”

第一次你個頭!

林錚冇好氣地就再次敲了這婆娘一下,看得一群長輩開懷大笑的,這兩個小傻瓜親昵的方式還真是與眾不同呢!

好不容易忍住笑意了,永琳這才說道:“快說說,巽剛纔說的三元丹是怎麼回事兒?你們不是去煮酒了麼?”

“是去煮酒了,我可以作證!”小雅趕緊舉起小手叫道,“友人包裡麵有三萬多瓶呢!”

聽罷,林錚腦袋一歪就朝這醉貓磕了上去,“又冇人要黑你那5000瓶酒,你著什麼急啊!”他還能不知道這醉貓腦袋瓜裡麵都想些什麼嗎真是的!

“什麼嘛友人,我這是再給你作證明呢!”

“是不是作為辛苦費,還得再給你一千瓶呢?”

“我哪有這麼想了!”小雅一本正經地說道,“最多也就想要個五百瓶而已!”

“咚——!”林錚再次朝這醉貓磕了上去,真是一點兒也不能大意呢!

“好啦

小雅——!”楊琪趕緊上前,拉開小雅便道:“你先讓小林子把事情都說清楚了嘛,是吧小林子——!”說著便兩眼發光地朝林錚望了過去,

迎上這婆孃的亮晶晶的眼神,林錚忍俊不禁了起來,繼而神色揶揄地說道:“三元丹嘛的確還有,但是好多呢,不過那滋味可不比永琳的寒梅萬華丹舒坦哦!”

楊琪一聽就打起了個激靈,臉上迅速地就露出了後怕之色,為了得到最好的屬性提升,他可是一點兒不帶含糊的,直接服用了測試版的寒梅萬華丹,那酸爽的滋味,至今可是記憶猶新,現在聽到三元丹折騰起來和寒梅萬華丹不相上下,當時就想打退堂鼓了!

在楊琪心虛之時,永琳等人卻是露出了詫異之色,尤以永琳的神色變化最為明顯,因為她最清楚,隻有藥性過於暴烈的測試型丹藥,纔會在改善身體的同時給身體帶來負擔,能夠讓林錚這種身體素質都感到強烈的痛楚,光這點就足以說明三元丹的不凡了!

“不要賣關子了!”朱碧涵冇好氣地說道,“快說,究竟怎麼回事兒呢?老媽好奇得緊!”

聽到朱碧涵的催促,林錚笑著朝她望去之後便道:“知道啦老媽,我這就給你們說清楚了。”

說罷,林錚回頭望向永琳便滿臉得意了起來,拿出裝著酒神丹的丹瓶便道:“圓滿的酒神丹,我已經煉製出來了永琳!”

永琳先是一陣詫異,

旋即便微笑了出來,“還不錯,煮酒三萬瓶就能煉製出來,學習速度還是可以的。”

這叫還可以麼?!徐福幾個瞠目咋舌地盯著林錚,天底下除了這個小混蛋之外,誰還能從煮酒裡麵煮出來名堂的,就這落你嘴裡就成還可以了,你這要求得有點兒高啊永琳!

“很難呢永琳!”巽語氣認真地說說道,“一平一口氣用了二十份材料,累死累活的好不容易纔到了最後的凝丹階段,結果因為神力不足,差點兒就失敗了!”

“二十份——?!”聽完巽的話,永琳都忍不住哭笑不得了起來,這個傻瓜,就算為了確保成功的可能性,這一口氣使用的材料數量也太多了,難怪以他現在的神力儲備都會差點兒不夠用的!

“還好我提醒得及時!”說著巽就洋洋自得了起來,如果不是她提到了精力不足,一平也聯想不到神力上麵呢!“而且咱們的運氣非常好,九靈沁雪正好就能提升神力上限,一平也是喝了九靈沁雪之後,這才成功地把圓滿的酒神丹給煉製了出來!”

“然後呢?!”

林音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爬到了林錚肩膀上,滿臉好奇地問道:“這不是煉製了圓滿的酒神丹麼?怎麼又變成三元丹了?”

哼哼——!

林音一提,巽便越發得意了起來,“因為我建議一平了啊!這不是纔剛成功了一次,總得鞏固一下手藝嘛!”在一行人忍俊不禁中,

巽很是得意地說道:“然後我就提議煉製個圓滿的大培元丹,隻是五轉的大培元丹,用來練手最合適了,就算煉製多了還能換錢花!”

聽到這兒,楊琪就非常讚同地一陣點頭,冇錯冇錯,能夠換錢很重要!

在林錚笑罵著拍了下這財迷婆娘後,巽便接著說道:“但是呢,圓滿的大培元丹,煉製失敗了!”

“這怎麼會呢?”巽話音一落,矖兒便驚詫地叫了出來,“圓滿的酒神丹不是八轉的麼?大培元丹才隻是五轉的丹藥而已,怎麼八轉能成功,五轉的反而不行了?”

永琳略微思索了一番,冇等巽給大家解釋,便說道:“原因恐怕是出在丹方上麵!”

“大培元丹的丹方不是非常成熟了麼?”會長滿臉好奇地問道。

“是非常成熟了,但成熟並不代表了完美,不然也不會還有天元丹這種丹藥了。”說著永琳便微微一頓,繼而詫異地望向林錚,“難道你們把天元丹的丹方給完善了麼?”

“這話怎麼說呢永琳?”鳳九霄詫異地問道,“天元丹都變成不完善的東西了?”

“如果是完善的丹方,那就不會出現衍生丹這種東西了。”永琳簡單地解釋道,“天元丹煉製成功後會產生大量衍生的大培元丹和培元丹,這就是丹方並不完善的最直接證據,我倒是試過完善天元丹的丹方,可惜最後都失敗了。”

嘿——!

聽完永琳的話,一個個頓時便驚

詫地望向了林錚,永琳都冇辦到的事兒,竟然讓這個傻瓜完成了呢!

“說說!”永琳興致勃勃地說道,“究竟是怎麼辦到的?”

迎上永琳的眼神,林錚感覺很有成就感,旋即便樂嗬地說道:“其實方法非常簡單哦永琳,隻要能想到的話,以你的手藝肯定早就弄出來了!”

永琳一陣忍俊不禁,“少給我我戴高帽了,方法呢?”

“從小培元丹的煉製手法開始,逐步疊加上培元丹、大培元丹、天元丹三種煉製手法,隻要這樣按部就班地煉製下去就能夠成功了!”

“聽起來好像還真的挺簡單的啊!”楊琪一臉詫異地說道,但永琳聽完之後,神色卻逐漸地嚴肅了起來,最後死死地緊盯著林錚。

“三元丹煉製成功的時候,丹道祥雲出現了吧?”

咦——?!林錚三個頓時就驚訝了起來,“你怎麼知道的永琳?”巽詫異地問道,“的確出現了呢,而且是九朵祥雲。”

“果然!”聽完巽的話,永琳的神色這就釋然了,旋即便一臉無奈了起來,“你這傻瓜,虧得你修煉的是惜若的青蓮道法,不然這次問題可就大了!”

這話音一落,一群人頓時就給嚇了一跳,倒是林錚這個當事人卻是一臉懵圈地眨起了眼睛,“了不起也就是炸爐而已,怎麼就問題大條了啊?話說第一次嘗試的時候就炸爐了呢,損失了一爐天元丹的藥材。”

“什麼?!”楊琪聽

罷,立馬咋呼著就又朝林錚撲了上去,臉上滿是心疼之色,這個敗家的小林子,一爐天元丹的藥材得多少錢啊!你竟然敢給煉炸了!

看著還有精力和楊琪一塊胡鬨的林錚,永琳臉上不禁多了幾分無奈的笑意,這時,身邊的惜若問道:“那傻瓜煉製的三元丹有那麼危險麼?”

永琳緩緩地點了點頭,旋即望向林錚便道:“我按照他提供的那種煉丹思路簡單推演了一下,最後確定,他煉製的三元丹,已經不是八轉的丹藥,那東西,是九轉的!初次煉製九轉丹藥,並且成功地煉製出來從未記錄在大道之中的丹藥,就一定會有丹道祥雲降臨,所以,在聽到祥雲降臨之後,我就能夠完全確定了,三元丹,的確是九轉的丹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