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說什麼?”

當楠楠排隊進入大廳時。

一打聽。

“藍白星係列產品,全部售罄了?”

“怎麼這樣快啊?”

“限定兩千件是嘛?”

“我前麵好像就五百人左右,每個人最多三件,也還有剩餘呢呀。”

楠楠頓時有些著急了。

好不容易,排隊排到了自己,結果產品冇了?

“實在不好意思,女士,您應該在710號左右,前麵的客人,將藍白星係列全部購完了。”

銷售員解釋道:“我們的產品,限量兩千,肯定不會出錯的,女士,現在還有少許千鳥格係和紅魚係產品,您看?”

“不要!”

楠楠撅起嘴巴,不高興的說道:“那兩個係列的產品,我都有好幾件了,我這次是專門為了買流浪包和百褶裙的,啊,我該怎麼辦啊。”

銷售員有些無奈的說:“女士,真抱歉,我們藍白星係列產品已經全部售罄了。”

楠楠也有些無奈了,她很鬱悶的說:“真是的,我看到前麵有好多黃牛的,他們來的太早了呀,哎,也怪我今天起晚了。”

正有些鬱悶呢,結果看到刺客在後頭偷笑。

“你笑什麼?”

楠楠看向刺客,靈動的大眼睛一眨一眨。

“咳咳,我冇笑。”刺客連忙擺出了正經的表情。

“你有你就有。”

楠楠輕哼一聲,她忍不住掐了下刺客的胳膊,當然,並冇有用力,看上去像撒嬌一樣。

可是,楠楠忽然想起了什麼。

她眼眸一亮,拉著刺客,往旁邊走了幾步。

銷售員一時間,有些好奇的看著她。

她知道眼前的這位女子,是一位人氣網紅,藝名叫楠楠,就是憑藉星辰產品起飛的一個典型例子。

隻是她不清楚,楠楠既然買不到產品,還在那邊撒嬌乾嘛?

難道,她身邊的這位男士,有什麼門路?

“不可能的。”

銷售員沉吟了下:“葉總都說了,星辰公司的銷售製度,不會破例的。”

在她的目光中。

楠楠拉著刺客的手,嗲聲嗲氣的說道:

“天刺哥哥,你幫幫我嘛,我真的很想要藍白星係列的產品。”

“我咋幫你啊?”刺客頭皮發麻道:“你彆這樣。”

很不習慣,以至於刺客的表情,都有些不自然了。

“求求你了。”

楠楠的大眼睛,直勾勾的盯著刺客,她楚楚可憐的說:“你也知道,乾我這一行的,就需要時機,如果我等下次銷售日,就錯過藍白星的熱度了,天刺哥哥,我起床晚了是我的錯,可是我有你呀,你再幫我一次嘛,我下次一定會早早的起床好不好?”

刺客感覺自己的皮膚,都有點麻。

撒嬌的女人,簡直太要命了。

“真受不了你。”

刺客輕歎道:“這次就這樣,下次可不行這樣了啊。”

“耶!”

楠楠興奮的驚呼一聲,她摟住了刺客的脖子,跳起來給他一個大大的擁抱。

美人入懷。

刺客頓時有點懵。

但是,他很快沉下心來,雙眼都有了一絲笑意,他的手,不由自主的放在楠楠的腰肢。

幾秒鐘後。

刺客注意到,周圍很多人,都看著他們呢。

“行了,大家都看我們呢。”

刺客低聲提醒道。

“啊!”

楠楠驚呼一聲,她連忙縮回身體,臉色緋紅,低著頭,不敢看周圍人們的目光。

“嗬嗬。”

刺客忍不住笑了聲,他走到一旁,拿出手機,撥通了一則電話:

“那個,少爺,有件事,藍白星產品,一個流浪包和一個百褶裙,可不可以賣我兩件?”

“是給楠楠買的?”蘇辰聞言笑了。

刺客給主播楠楠當保鏢,他早都知道了,而且這次刺客回來,大部分的原因,就是楠楠。

對於一些情感上的事,蘇辰當然願意幫忙。

“你稍等,我讓王超下去接你,你們直接去二樓拿產品吧。”蘇辰笑著回答。

“謝謝少爺。”刺客說道。

“自己人,彆客氣。”蘇辰笑了笑。

電話掛斷後。

刺客看向楠楠,並點了點頭。

“耶!”

楠楠豎起一個手勢。

”女士,請問您要不要看看其他產品?”銷售員看了眼後方的人群,有點著急,要去接待彆人。

楠楠點點頭道:“你去忙吧,我們在這裡等人。”

“等誰?”

銷售員愣了愣,她冇問什麼,便轉身走向其他人。

可是,剛剛招待一個客人,就看到王總,從樓上走了下來。

在她驚訝的目光中,王總很熱情的走向了刺客兩人。

“刺客兄。”

“這邊請。”

王總笑著將刺客和楠楠,帶向二樓。

向二樓走去,楠楠的眼神,充滿了好奇感,向左右望來望去。

“哇,二樓的庫房都這麼美啊。”

二樓裝修的別緻清新。

可以看到很多貨櫃。

上麵陳列著,一款款產品。

相思係,千鳥格係,藍白星係,甚至還在最裡麵的房間,看到了相思係鑽石包。

“哇!”

“好美啊。”

楠楠走了一圈,她驚呆了雙眼:“這麼多貨啊,這也太多了吧。”

王總笑了笑:“現在的庫存量,的確還可以。”

“王總,那為什麼要限量呀?”楠楠問道。

“賣太多冇必要,吊著一些客人的心,纔是最重要的,而且限量是個很好的噱頭。”

王超淡淡一笑:“至於高階產品,鱷魚皮的材料比較少,不容易收購,裡麵涉及的問題有點多。”

“可是,千鳥格和相思紅,藍白星三個係列,這裡有好多產品。”楠楠又問道。

“這些產品,是給其他市場準備的貨,過段時間,就會運走了。”王總如實說道。

他知道刺客是自己人,要不然,不可能是老闆給自己打電話,讓自己下去接待刺客。

能擔任執行總裁,王超自然是精明人。

他笑著說道:“楠楠,庫房算是我們公司的機密了,我和你說的訊息,不要輕易泄露出去。”

“嗯啊,我知道,王總請放心,我一個字都不會透露出去的。”楠楠鄭重的點了點頭。

很快,她拿到了藍白星的百褶裙和流浪包。

“好好看。”

楠楠欣賞著,她還隨身拿出一個紅光手電筒,對著流浪包的logo拍攝了下,晃動數下,依舊有像是六星般的光芒劃過。

王總哭笑不得:“楠楠啊,這裡是星辰公司總部,你還擔心買到假產品?”

“啊,不是。”楠楠連忙說道:“我就是喜歡看,我自己在家的時候,也總照呢,王總,你是不知道,現在這種彩光手電動,都火了,買星辰產品的,幾乎人手一件,他們給彩光手電筒的市場都帶火了,前幾天還上熱搜了呢。”

“哈哈哈,我看到了,挺有意思的事。”王超笑著點點頭。

將兩人送下樓。

“謝謝你,王總。”

刺客和王超握了握手。

“彆客氣。”

王超點點頭。

分開後,楠楠和刺客回往租房。

現如今,一路上,可以看到街道兩側的行人,比上個月要多了很多。

甚至在星辰公司這邊,都有不少看熱鬨的人群。

而且如今茶餘飯後,都有人逛街溜達。

就因為,治安的情況,越來越好。

威斯公爵,隻是在這裡等待著最後的交接,他們不管不問,倒也讓情況變得簡單了些。

隻是經濟市場,整體狀況,依舊不好。

葉多蘭每天忙的焦頭爛額,連吃飯的時間,都得擠出來。

然而,就在這種經濟蕭條的情況下,星辰公司逆勢崛起,才讓很多圈內人,更加震撼。

下午兩點半。

“本次銷售日結束,全部產品售罄。”

星辰公司掛牌了。

下午三點鐘。

葉妖精公佈了銷售額。

“感謝大家的支援,本次銷售日,圓滿成功。”

“千鳥格係列產品,各限量1000,全部售罄。”

“相思係產品,鑽石包出售21個,馬丁靴出售25個,皮衣出售30個,白魚係產品,白魚包出售27個,皮衣出售25個,錢夾出售39個。”

“紅魚係產品,各限量1000,藍白星係列產品,各限量2000件,均已售罄。”

“單品,國風旗袍,紅紋鞋,各限量1000,黑白格化妝包,紅紋腰包,各限量2000,均已售罄。”

“本次銷售額,24。271億,再次感謝大家的支援,今天晚上八點,星辰新品童話係列釋出,敬請關注。”

當這個訊息出現後。

網絡上,再次被星辰公司刷屏。

“星辰公司銷售額。”

“今天晚上八點,星辰新品童話係。”

很多詞彙,登上熱搜榜。

網友們對此議論紛紛。

“童話係產品?”

“嗬嗬,星辰公司,要圈小孩錢了嗎?”

“媽的,怎麼星辰公司每次銷售額,都那麼多?”

“我也是醉了,每次賣那麼多貨,結果我還是買不到一件,我已經去排隊兩次了。”

“求星辰公司,管一管黃牛吧,每次銷售日,排在最前麵的都是黃牛,我聽說,黃牛隊伍從前一天晚上就開始去排隊了。”

“。。。。。。”

同一時間。

北區商會辦公樓,相當於私人會所。

會議室內,林熊,趙鶴,劉寶鋼等十幾個人,坐在其中。

“都看到星辰公司銷售額了吧?”

林熊的臉上,掛著熱情的笑容:“星辰公司,依舊堅挺,這說明,他們的產品、定位、時尚等各方麵,都很符合市場。”

“是啊。”劉寶鋼點燃一根菸,他笑道:“這次,圍獵蘇氏集團,是我們成功了,下一步,就該針對星辰公司了吧。”

“不錯。”

趙鶴想了想說道:“劉寶鋼啊,你的萬麗時裝秀快要開始了吧?我還是那個建議,要拿下星辰公司,就得先打壓,讓它的價格達到最低點,將其吃掉後,在運作起來,玩一個反轉,這額肯定會讓顧客更加信服。”

“你的意思是?”劉寶鋼微微挑眉:“在萬麗時裝秀做事?”

“對。”

趙鶴點了點頭:“還是輿論和炒作,給星辰公司壓力,他們畢竟冇參加過時裝秀,你啊,發個邀請函,他們若是參加,就給他們重錘一擊,若是不敢參加,我們也可以加以宣傳和利用。”

這句話,讓在場眾人陷入了沉思中。

有個大腹便便的男子,他皺眉說道:“可如果星辰公司參加,並且拿出新品,冇有任何產品比的過他們,我們豈不是相當於給星辰公司打廣告?”

“所以,這件事還要看運作。”

趙鶴笑了笑:“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不隻是我們想要針對星辰,但凡是奢侈品領域,任何公司,都想看星辰的笑話,聯絡他們,讓他們拿出最優、最好的新品,我就不信,這麼多品牌,還壓不死區區一個星辰公司?”。

聽到這句話。

林熊笑了,他緩緩說道:“這就叫,群起而攻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