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下一次銷售日,七月一日。”

星辰官網釋出了一條訊息。

這個訊息出現後,不少網友都開始吐槽了。

“什麼玩意啊?七月一日,拜托,今天才六月十日啊,還有二十天,難道你們星辰公司不願意賺錢了嗎?我著急給你送錢,你都不樂意?”

“嗬嗬噠,卡裡已經準備了二十萬,我要買阿狸單肩包,可是你告訴我,竟然要等二十天。”

“星辰公司,也越來越誇張了吧,之前是每週一次銷售日,上次是間隔了十天,結果這次是二十天,這要是下次的話,難不成還得一個月?”

“一個月銷售一次,星辰公司這樣要把自己玩廢掉了。”

有少許真心想要購買產品的客人,看到產品後,心裡直癢癢,本想著一週後,就能去買到產品,可是這個時間,讓他們不滿意。

“星辰公司,把客人拿捏的死死的。”

“真的,星辰公司到現在,才成立兩個多月,結果產品的數量就破百了。”

“不是產品數量破百,是人家一夜之間,就釋出了一百多款新品,每個產品長得都不一樣,都有特色,都很經典,這就很難。”

“說實話,內行看門道,外行看熱鬨,星辰公司的童話係,在你們外行人眼裡很厲害,很吊,但是在我們內行人眼裡,這你嘛的簡直封神了好嗎?”

“哈哈哈,星辰公司,是富婆的快樂場啊。”

這件事,在網絡上發酵著。

海外的網友,很快都發現了這些訊息。

時尚女魔頭安娜,當她看到新聞訊息後,頓時陷入了沉默。

她一款款的翻看視頻。

一百多個視頻,她用了五個小時,仔仔細細的看了一遍。

隨後,安娜發了一條朋友圈:

“難以置信,我覺得,我有些開始粉星辰公司了,如果星辰公司不介意的話,我想認識一下蘇長風。”

安娜的一句話,是對童話係列產品的肯定。

這在米國,引發了一場浪潮。

“星辰公司產品非常奈斯。”

“我也想買,可是太貴了,區區一個布包,都要幾千米金,好誇張。”

“星辰產品的確太貴了,我上次看到了安娜的鑽石包,好震驚,還有艾麗斯,她也有星辰家的會員產品。”

都說,安娜一個人,能影響很多人的審美。

然。。。。。。

安娜很快就接到了一則電話。

幾乎是命令的口吻:

“把你的那條朋友圈刪除,我們不可以宣傳東方的一個小公司,我要你推廣蔻池夏季新品,立刻,馬上。”

安娜聽到話語後,沉默了幾秒鐘:“好的,老闆。”

很快,安娜將朋友圈的內容刪除,並轉發了蔻池夏季新品的內容,配字:

“我很喜歡這個係列的新品。”

對星辰公司來說,一些無形的打壓,開始了。

港島。

深夜,劉寶鋼撥打了一些人的電話。

“萬麗時裝秀。”

“我們在七月一日開始吧,雖然上次銷售額的戰爭失敗了,但這一次,我們要打壓星辰公司。”

“所以,將你們公司的新品拿出來,我們一定會取得勝利。”

很多港島的高奢品牌,都受到了邀請。

像是愛馬士的區域總裁李生,深夜時分,他在自己的書房內,用手機看著網絡上的訊息,在他的筆記本電腦上,顯示著星辰官網的新品。

“來勢洶洶啊。”

李生年過半百,他有些白髮,摸了摸自己的額頭,他深深地歎了口氣:

“童話係產品,太能打了,

產品多元化,已經展開,他們野心勃勃,繼續搶占市場。。。。。。。”

李生點燃一支香菸,他皺著眉頭,再次歎口氣。

在銷售額,同比接連下降的情況,他也頂著巨大的壓力,如果市場持續不好,對他的位置,自然會有威脅。

就在這時。

劉寶鋼給他打來了電話。

“萬麗時裝秀?”

“我考慮考慮。”

李生說完,沉吟片刻,他撥通了總部的電話,大概半個小時後。

一場會議,開啟了。

總部那邊是白天。

李生看著精通中的十幾個高管,他緩緩說道:

“關於星辰公司的情況,大家都知道了,我們冇辦法阻止星辰公司的崛起,但是。。。。。。已經有人想要打壓他們,就在剛剛,北區商會劉寶鋼給我打電話,說了萬麗時裝秀,他要聯合多個品牌方,一同拿出最優秀最好的產品,在萬麗時裝秀那天,和星辰公司同台競爭,一決高下。”

視頻中,一個白髮老者說道:“如果時裝秀能贏,對市場定位是好事。”

另外一個年輕女子遲疑道:“我剛剛看了星辰童話係列產品,每款產品,都有自身的風格元素,有受眾群體,想要和童話係列打,有點難。”

“不是冇機會。”李生說道:“萬麗時裝秀,每次都會有個明確的排名,評委團他們可以操控。”

“就算這樣。”白髮老者說道:“產品不夠好的話,也難以壓住星辰公司。”

李生想了想,又道:“在港島已經有超過八成的高奢品牌,同意了這件事,我冇有給他明確的答覆。”

視頻中的眾人,你一言我一語。

商議了十幾分鐘後。

“萬麗時裝秀參加,用我們夏季新係列產品去吧。”白髮老者如是決定。

“可是,再有一個多月,就是黎巴時裝週了。”一位女子說道:“星辰公司再火,也隻是在他們本地的市場而已,現在的他們,還成不了氣候,我們不至於這樣去針對區區一個成立了兩個多月的公司吧?”

“不至於嗎?”

白髮老者緩緩說道:“星辰公司的名氣,已經有些起勢,如果他們瘋狂擴張呢?高奢的蛋糕,就這麼大,能打壓星辰公司,是好事情,至於黎巴時裝週,讓設計部的人,重新設計一套係列產品,那位神奇的蘇長風,能一夜出產一百多種產品,我們為什麼不能?”

“啊對對對。”李生連連說道:“我相信我們的設計師。”

李生自然希望,夏季係列產品能來萬麗時裝秀。

這樣,他的壓力就會低很多。

畢竟,他們公司的新產品,李生覺得是非常強大的。

像李生的情況,很多公司都發聲過。

一些國際名模的隊伍,都定了前往港島的機票,會提前幾天來。

包括這些公司的新品等等。

這一夜,因為星辰公司的新品釋出,變得暗潮湧動。

六月十一日。

上午十二點。

葉青檸,洛洛,李誠,阿福,星楓,加上蘇牧和潘之芸,以及科研院的陳院長和方部長,司徒媚,眾人正在彆墅的院落內,準備吃燒烤。

“完全看不出來。”

陳院長拿著蘇牧的手環,看了半響,他又看向蘇辰,說道:

“這件事,在西鷹的高層那邊,都傳開了,隻是他們不相信,我很也好奇,區區一個手環,就能抵擋子彈,究竟是怎麼做到的。”

不用說就知道,陳院長這是來找蘇辰要技術了。

“陳院長,技術的話,等下次銷售日之後吧。”

蘇辰苦笑一聲。

這次銷售日,蘇辰得到了十二億多的財富值。

財富值分成,已經達到了五成多。

所以蘇辰很樂意,一直拿錢分紅,隻要將司徒媚和楚天涯的錢還完,他就要得到百分百的財富值了。

如今蘇辰的財富值,是17。01億。

而光影磁力保護器技術,需要18億財富值。

這次是冇法兌換了。

“科研院那邊,改造的效率不錯。”

方部長移開話題,他笑了笑說:“估計再有一個月時間,主廠房的改建就差不多了。”

“那還挺快的。。。。。。”

蘇辰點了點頭。

正當大家要聊天的時候。

蘇家的安保隊長,快步走來。

“家主,來客人了,是北區商會的人,有林熊,劉寶鋼,趙鶴三人,他們想要直接闖進來,我們正攔著。”安保隊長將訊息告知。

“嗬。”

蘇牧咧嘴笑了:“放他們進來。”

這時候,陳院長,方部長和司徒媚,在潘之芸的帶領下,進入到彆墅中。

蘇牧,蘇辰,星楓,李誠等人,在院落內坐著。

很快,一輛黑色的奔馳商務車,緩緩駛到門口。

司機將車門打開。

林熊,劉寶鋼和趙鶴,北區商會的鐵三角,下車走來。

“蘇家主你好你好。”

林熊距離大老遠,就熱情洋溢的打起了招呼。

“呦,這是打算吃燒烤啊,真有閒情雅緻。”趙鶴嘲笑道:“不錯不錯,看你們心態好,我們也就放心了。”

“歡迎。”

蘇牧微微點頭,笑眯眯的看著三人。

三人來到場上,直接坐在一旁的椅子上。

“我們不請自來,還望蘇牧兄包含。”林熊拱起雙手說道。

“有話直說吧,彆浪費時間了。”蘇牧淡淡的回答。

“蘇兄爽快。”林熊皮笑肉不笑的說道:“那我就直說了吧,現在啊,我們北區商會,是蘇氏集團的大股東,這點大家冇疑問吧?”

“嗯。”蘇牧看著他,不知道他打什麼算盤。

“我看了蘇氏集團的所有產業。”

林熊正色道:“蘇氏莊園這塊地,屬於蘇氏集團待開發的地皮,我說的冇錯吧?”

聽到這句話,蘇牧知道他要乾什麼了,他不由皺起眉頭:“所以,你想要這塊地?”

“不錯。”

林熊點了點頭:“我們打算,用這塊地開發商城,計劃已經在準備中了,然後,我希望在動工之前,你們能搬出去,畢竟啊,蘇氏發展的越好,你們蘇家,也能多拿到分紅,為了大家都好過,蘇氏莊園就冇必要存在了。”

“哈哈哈,好。”

蘇牧忽然笑了:“剛好,這裡我們都住夠了,打算換地方,能被開發,自然是好事。”

看到蘇牧笑眯眯的樣子。

林熊眼皮顫了顫。

說實話,他想要看到蘇牧憤怒的模樣。。

可是,對方不上當啊!

你不生氣,我這番嘴臉,豈不是白上了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