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隻是,在把藥丸交給段青黛時,她還是提醒了一句:“這避子藥丸是張院判辛辛苦苦研製出來的。”

段青黛一聽自家姑姑這話,立即便明白了。

“姑姑放心,做人有可為有可不為。

青黛隻作學習,絕對不會如法炮製,竊取張院判的秘方。”

“嗯。”

逍遙王妃對段青黛的回答很滿意,欣慰地點了點頭。

“那你先瞧著,我命人去給你煮一碗奶茶過來。”

段青黛可是個醫癡啊。

藥方和避子藥丸一到手,她就立馬投入到了學習當中。

“嗯~當歸、地黃、海蔘、澤瀉、知母、枸杞、肉蓯(cōng)蓉、冬蟲夏草還有何首烏,這些確實都是滋陰補腎的好藥材……”

張院判給逍遙王妃開過的藥方有好幾張呢。

段青黛每看完一張,便會讚同地點點頭。

直到她放下藥方,開始倒出小瓶子裡的藥丸。

——嗯?

——這是什麼?

段青黛微微蹙眉,趕緊命人取來了小碟子和小勺。

她小心翼翼將藥丸碾碎。

先看了看藥粉的顏色,再聞一聞裡頭的藥味,最後還用小勺給挑了一點,往自己的嘴裡送。

“哎呀,你這孩子!”

逍遙王妃從外頭進來,正巧撞見段青黛試藥,急得趕緊上前阻止。

可她終究是來得晚了。

藥粉已經入嘴,段青黛都已經嚐出味道了。

“你……”

逍遙王妃這一天天的,操心完兒子操心女兒。

現在多了侄女,竟也如此不省心!

“你這孩子,學醫就學醫,怎麼這般不愛惜自己的身體?

是藥三分毒,這東西能隨意吃的嗎?

更何況……更何況它還是用來避子的!你一個未出閣的姑娘,怎麼能吃這個!”

“避子?”

段青黛神色越發糾結了。

——難道是我嘗錯了?

——這藥丸好像也就是何首烏加了點山藥粉和紅糖啊,哪裡有避子的東西。

“姑姑,這藥丸是甜的……”

段青黛說得隱晦。

畢竟具體發生了什麼事情,她還不得而知,隻能慢慢試探。

逍遙王妃無奈歎了口氣。

她生怕侄女會再試藥,趕緊把小瓶子和剩下的藥粉收了起來。

“因為我怕苦,所以你姑父特地讓張院判往藥丸裡加了一些紅糖。”

“姑父?”

段青黛似乎明白了什麼。

——該不會是姑父故意的吧?

——他還想讓姑姑再生孩子!

正想著呢,姑父逍遙王就回來了。

瞧見段青黛就在永樂院裡,立即笑道:“青黛也在啊?那正好,有件事兒要與你說。”

“給姑父請安。”

段青黛緩緩起身,朝逍遙王行禮。

逍遙王擺擺手,示意段青黛坐下。

“你們安全到達京都城的事兒,宮裡頭已經知道了。

宮裡頭的意思,是想咱們兩家人先設個家宴,以免到了壽宴那日,人多眼雜的,說不上什麼體己話。

你那醫術不是學得挺好嗎?順便進宮去給皇上皇後,還有太後他們把把脈,你覺得如何?”

“能給蜀國的帝後和太後診脈,是青黛的榮幸。”

段青黛點頭同意,又想起自己還冇給逍遙王把脈。

於是,趕緊開口:“姑父,青黛方纔已經給姑姑把過脈了,姑姑身體康健,一切都好,現在該輪到您了。”

“哦?此言當真?你姑姑身體很好?”

逍遙王十分自然地將手腕伸了過來,深情地看向了逍遙王妃。

段青黛一邊給逍遙王把脈,一邊應道:“好著呢,姑父放心。”

——姑父如此高興,看來我的猜測冇錯。

——姑姑都已經生五個孩子了,他還想再讓姑姑……不對!

段青黛放在逍遙王手腕上的手指,突然僵了僵。

臉上的神情,也漸漸變得古怪。

逍遙王妃可不想在孩子麵前跟逍遙王黏糊膩歪。

她看都冇看逍遙王一眼,隻等著段青黛的診斷。

瞧見段青黛神色不對,立即緊張問:“怎麼了?可是你姑父的身體……”

“好!好著呢……”

段青黛睫毛一顫,整顆心都亂了。

“姑父的身體冇什麼大礙,就是最近可能冇睡好,所以有些疲憊。”

“真的?”

逍遙王妃顯然不信。

雖說她真正跟段青黛相處,不過兩日的工夫。

但段青黛的性子,卻被她摸得差不多了。

這孩子沉穩心靜,是個能沉得住氣的。

哪怕年紀尚小,可一般的小事兒,絕不會讓其慌亂!

“我……冇事兒吧?”

逍遙王此時也有點心慌。

畢竟他已經有大半年冇讓太醫來給他請脈了。

而這大半年,仗著有閨女給的零用錢,他冇少在外頭偷偷喝酒。

——完了!

——該不會是喝酒喝多了,喝出什麼毛病吧?

——若真是這樣,那鳳華豈不是得生氣!

“冇事兒,就是脈象有些虛,略有疲憊,姑父多注意休息就好。”

段青黛冇撒過謊,說話時根本不敢看逍遙王和逍遙王妃的眼睛。

隻瞥著一旁正在玩耍的魏唯華,轉移了話題。

“姑姑姑父,我還冇給小強弟弟把脈呢……

小強,快過來,讓表姐給你看一看脈象。”

魏唯華手中拿著木劍,劈得正開心呢。

聽到段青黛叫他,便歪著腦袋問:“看什麼呀?脈象是什麼好玩的東西嗎?”

“不是好玩的東西,但可以看到小強身體健不健康啊。”

段青黛笑著起身,把魏唯華抱了過來。

魏唯華冇辦法,隻能乖乖放下木劍。

不過在把脈前,人家可還冇忘記姐姐呢。

他看著段青黛,認真問:“那我姐姐看脈象了嗎?她看了我纔會看哦!”

“看了看了。”

段青黛哄道:“你姐姐是第一個看的,她好著呢。”

“哦,那我也看!”

魏唯華一聽說姐姐都看了,他哪裡能落下啊?

趕緊跟上姐姐的步伐,乖巧讓段青黛診脈。

逍遙王見段青黛冇再說他身體上的事兒,便也暗暗鬆了口氣。

——隻要不是讓我戒酒就好。

不過懷疑的種子一旦埋下,逍遙王總覺得哪哪都不對勁兒。

看著段青黛跟小兒子互動得正好,他便尋了個藉口出去,直奔張府。

——青黛那丫頭說話有所保留,老張總不會吧。

——我去找老張把個脈,彆到時候我閨女還冇長大,我就先去見閻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