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院判的話,簡直要把逍遙王那顆脆弱的心臟給摧毀掉。

完了!

這是逍遙王想明白後,腦子裡蹦出來的詞。

——青黛那丫頭不會跟鳳華說吧?

——看著挺沉穩一孩子,應該能守得住秘密。

——就是不知她吃不吃收買這一套?

——要不我從老張這搶點番薯回去?

——說不定同為一國郡主,她還跟我家暖寶一樣喜歡吃番薯呢?

逍遙王想得倒挺美的。

自家的番薯冇了,就從張院判這裡拿。

但張院判早就看透了逍遙王,哪裡還會讓他如願?https://m.lqw.org

不等逍遙王開口要番薯呢,張院判就已經把人往外趕了。

“走走走,你趕緊回去吧,我得命人關大門了!”

“關門作甚?我還有事情要跟你……”

“不不不,你冇有事兒了!”

張院判無情地打斷逍遙王的話:“求你了,看在咱們從小一起長大的份上,你多為我考慮考慮。

你家媳婦兒脾氣不好,要知道我給你配了藥,指不定還得來我家放火呢。

你趕緊回去哄媳婦兒吧,彆讓她禍殃魚池!

畢竟你大兒媳婦還冇出嫁啊,你說是不是?”

“我呸!”

逍遙王差點冇給張院判吐一口唾沫。

“誰家媳婦兒脾氣不好?你家媳婦兒脾氣纔不好!”

“王爺說誰呢?”

突然,一道溫柔的嗓音從後頭傳來。

逍遙王循聲望去。

——孃的!

——老張他媳婦兒怎麼來了?

“冇,我和老張說你脾氣好,溫柔賢惠,讓他好好待你,莫做了對不起你的事兒!”

言畢,又回頭瞪了張院判一眼:“我回去了,你好自為之吧!”

張院判:“……”

——快走快走。

——誰好自為之還不知道呢。

送走了‘番薯劫匪’,張院判心裡正高興呢。

他笑嗬嗬看向自家媳婦兒張雅茹:“夫人,你怎麼來……”

“你做了什麼對不起我的事兒?”

張雅茹死死盯著張院判,話都冇讓人家說完。

“逍遙王方纔的話是什麼意思?好端端的,他為何要你好好待我?”

張院判:“”

——魏祁,好你個忘恩負義的東西。

“夫人,冇那回事兒,你彆聽信讒言!”

“哪回事兒?你倒是給我說清楚!”

張雅茹平時確實溫柔賢惠,但卻不是任人拿捏的性子。

尤其是這禦夫之道,她還特地跟逍遙王妃請教過呢。

“姓張的,你莫不是嫌我年紀大了,不如外頭的小妖精可人?

我倒說呢,怎麼你最近老出去喝酒,一回來身上都是酒味兒,零用錢也總是不夠用!

想來是去了哪個盤絲洞,被小妖精給迷住了吧?”

“冇有冇有,我哪裡敢啊!”

“不敢?”

張雅茹直接上手揪耳朵:“那就是心裡頭想著咯?”

“不不不,我不想!絕對不想!夫人,你快鬆手,我冤枉啊!”

“冤枉?嗬……”

女人氣頭上時,可聽不進那麼多。

“你要是冤枉的,方纔逍遙王怎麼還跟你生氣了呢?

你彆以為我不知道你跟逍遙王之間的關係!

兩個人從小一起長大,又一起在上書房讀書,好得都能同穿一條褲子。

你罵他是狗子,說他長得像麅子,他都不會與你生氣。

肯定是你在外頭惹了什麼事兒,讓他認為你行差踏錯了,他纔會過來勸你!

否則,他堂堂一國王爺,吃飽了撐著纔對我說那番話!”

“他就是吃飽了撐著嘛……”

“你還狡辯!”

“我冇有……”

“你還頂嘴!”

“……”

張院判雙手投降,雙唇緊閉。

——魏祁!

——好好的王爺你不當,非要當根攪屎棍。

——你給我等著!

……

逍遙王給好兄弟埋了一顆雷後,便腳底抹油跑了。

離開張府之前,他不是冇有聽到張院判的求饒聲。

但要讓他回去拆自己的台?不可能!

——嗬。

——誰讓你說我媳婦兒脾氣不好。

逍遙王跳上馬車,讓車伕趕緊回王府。

路上看到有賣糖人兒的,又買了幾個糖人兒。

銀子嘛,他冇有。

所以就讓車伕給墊上了。

——青黛啊青黛,你姑父窮,冇銀子給你買好貴重物品。

——就這糖人兒也挺好吃的,你暖寶妹妹就愛吃,你將就將就吧。

一路上,逍遙王都在盤算著,該如何跟段青黛開口?

——老張的猜測是對的嗎?

——青黛真的診出來的?

——彆到時候她什麼都不知道,我卻先不打自招!

——可如果我不抓住機會,萬一她真知道了這件事兒,還跟鳳華說了怎麼辦?

逍遙王都要頭疼死了!

他糾結了一路,就薅了一路的頭髮。

完全不知道,早在他離開逍遙王府的那一刻,段青黛就被逍遙王妃拉到一旁動之以情,曉之以理了。

“說吧,你姑父已經出去了,冇有什麼話是不能說的。”

段青黛假裝聽不懂:“姑姑,您這是什麼意思啊?我方纔不是都已經……”

“還知道我是你姑姑呢?”

逍遙王妃輕輕拍了拍段青黛的頭:“也不想想,我既是你姑姑,還能不清楚你心裡有事兒?”

說著,為避免有些話被旁人聽去,逍遙王妃又遣退了屋裡的所有人。

“青黛,你老實告訴我,你姑父的身體究竟怎麼了?”

“姑姑,我……”

“休想再找理由瞞我!”

逍遙王妃嚴肅道:“我是你姑姑,你當站在我這一邊的。

我遠嫁到蜀國,你姑父就是我的依靠!

倘若他有了什麼好歹兒,你可讓我怎麼辦?

你慕華表哥還冇成親,思華表弟連親都冇定!

傾華表弟性子不穩,暖寶表妹和小強表弟年紀又這樣小……”

“姑姑,您彆說了,先讓我想一想。”

段青黛的心有些亂。

一開始,她還以為是逍遙王想讓逍遙王妃再生孩子,所以那避子藥丸才毫無藥效。

可給逍遙王把脈過後,她才發現自己的想法是錯的。

蜀國的逍遙王,她的親姑父,居然不能生孩子!

這事兒她該怎麼處理?

——姑父的身體是一早就壞了,還是生完小強後才壞的?

——如果是一早就有毛病,那姑姑生的那五個孩子是誰的?

——如果是最近一兩年纔出的事兒,怎麼就能這麼巧?

——姑父對自己的身體,知道幾分?

——蜀國的太醫對姑父的身體,又知道幾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