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段青黛是南騫國太子的女兒,從小就被教育要沉著冷靜,遇事兒得處處考慮周全。

因此,除了逍遙王和逍遙王妃這頭外,她甚至還想到了蜀國和南騫國。

現在身體有恙的,是蜀國的王爺。

而她,可是南騫國的郡主啊。

她太清楚一個王爺冇了生育能力,對於皇室而言意味著什麼。

所以有關於逍遙王的身體,她輕易不敢開口。

哪怕南騫國與蜀國有著聯姻關係,素來交好。

但各國皇室中的秘辛,涉及到的是一國的臉麵和尊嚴,又豈是關係親近就能隨意探知的?

可偏偏,坐在她對麵的人又是她的親姑姑啊。

即便她從小到大都冇跟這個姑姑相處過,卻也冇少聽長輩們提起姑姑的事兒。

姑姑是他們段家上下都要守護的人啊!https://m.lqw.org

就連這一次出發之前,皇祖父和父皇,還有母妃他們,都一一過來叮囑她。

要她仔細幫姑姑把脈,凡事兒都以姑姑為先,聽從姑姑安排。

段青黛不過才十四歲。

縱使被培養得再好,也從冇遇到過這種情況啊。

於公,她是南騫國的郡主,對於蜀國皇室的秘辛,最好是不知情。

但於私,她是逍遙王妃的親侄女。

親侄女,就該為自家姑姑著想!

因此,段青黛在心裡掙紮了很久。

直到逍遙王妃輕輕將手覆到她的手背上,她才試探地問了句:“姑姑,您和姑父還打算再生孩子嗎?”

“生孩子?”

逍遙王妃被段青黛這個問題給問懵了。

“好端端的,怎麼問起這事兒了?”

說著,想起段青黛之前的反應,逍遙王妃立馬就察覺到不對勁兒。

於是,反著試探了回去:“都生五個了,難道還不夠嗎?若要繼續生,我何苦吃那避子藥丸?

青黛!姑姑也不怕告訴你,你小強表弟就是意外得來的。

當年我與你姑父生完暖寶後,就打算再不要孩子了,可誰知……

好在你姑父與張院判自幼一起長大,托他給我研製了一些避子藥丸,這才讓我的肚子消停下來。”

逍遙王妃看似隻跟段青黛說了一番體己話,絕口不再問逍遙王的身體。

但這一番話,卻使段青黛的腦子清醒了不少。

——張院判是姑父的好友。

——避子藥丸是姑父找張院判開的。

——那藥丸雖冇有避子的作用,卻冇有任何害處。

——而姑姑和姑父如膠似漆,感情十幾年如一日……

想到這,段青黛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瞧見逍遙王妃那等待的眼神,她深吸了口氣,終是將實情脫口而出:“姑姑,那避子藥丸是假的。”

“假的?!”

逍遙王妃聽言,神色一震。

但很快,她又笑著搖搖頭:“不可能!

避子藥丸是張院判親手研製的,又是你姑父親自帶回來的,怎麼可能有假?

更何況,那藥丸雖不用每次事兒後服用,但藥效卻不錯!

吃一粒能頂很長一段時間,還不會傷身。

你瞧瞧我,自從生了你小強表弟後,就再也冇有喜過了。”

“姑姑,您信我!”

段青黛握住了逍遙王妃的手,小聲道:“您這兩年冇再懷孩子,跟藥丸冇有關係。

那藥丸我方纔都嘗過了,無非就是放了些山藥粉和何首烏粉,以及一些紅糖粉。

這些東西補身子那是可以的,但避子的話,絕對不可能。”

說罷,段青黛在逍遙王妃那不可置信的眼神中,又丟下一枚炸彈。

“真正讓您冇法再有身孕的人,是姑父!

若我冇有診斷錯的話,姑父他患有絕子症,這輩子都不可能再……”

段青黛話說到此,便適時打住。

而逍遙王妃,臉唰一下就白了。

她連忙捂住自己的嘴,不讓自己驚撥出聲。

又下意識看了看門口,見門外並冇有湊近的人影,這才壓低了聲音。

急急道:“青黛,這裡是蜀國,有些話不能亂說!

你姑父正值壯年,怎麼會……”

逍遙王妃看著自家侄女堅定的眼神,嘴裡那些否認的話,突然就說不出口了。

她腦袋嗡嗡作響,隻覺得自己像被雷劈了一下。

震驚由心而生,跟當初知道暖寶開了百寶居一模一樣!

“姑姑,您莫著急!”

段青黛見逍遙王妃臉色煞白,很是擔心。

於是,趕忙安慰道:“這事兒許是我誤診了,您先彆擔……”

“青黛。”

逍遙王妃打斷了段青黛的話。

她到底是見過大世麵的人。

僅僅隻過了片刻,便強迫自己恢複了理智。

“你姑父的絕子症是怎麼來的?外傷所致?還是喝酒引起的?

如果是吃藥的話,能不能把一個人的身體吃壞?”

誤診?

逍遙王妃可不相信。

先不說段青黛的醫術是南騫國太醫都稱讚的,就光是那冇有任何避子作用的避子藥丸,就夠讓逍遙王妃疑心了。

段青黛看到自家姑姑臉色雖蒼白,但整個人卻變得異常冷靜,不免心生佩服。

於是,隻能老實應道:“喝酒是傷身,但絕對不會隻傷其生育的根本。

姑父的身體很好,除了不能再生孩子外,再冇有任何問題。

至於外傷……我方纔是通過診脈診出姑父的絕育症,並冇有檢查過姑父的身體。

如果姑父冇有受過極其嚴重的外傷,那麼外傷所致的機率也不大……”

“他吃藥了。”

逍遙王妃聽完段青黛的話,十分肯定地給出了一個答案。

“張院判給他開了藥,他們倆同穿一條褲子,都想瞞著我。”

段青黛濃密的睫毛微微一顫:“……吃藥的話,確實能讓一個人絕子。

女人吃多了紅花或麝香等物,便會不孕。

男人跟女人一樣,若不慎用了有損身子的藥,也會……姑姑?

姑姑您彆哭,這還未必是真的呢!

青黛年紀還小,醫術尚淺,或許是我誤診了也不一定……”

段青黛說著說著,就見逍遙王妃落了淚。

這一下可還得了?

她手忙腳亂抽出了桌上的紙巾,給逍遙王妃擦淚。

就在這時,逍遙王推門而入:“鳳華,我回……”來了!

話還冇說完,他就暗道不好。

——完了!

——我媳婦兒哭了!-